作者近況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本站內容,這是基本禮儀唷(^-^)

前言:

 

 

===========================

以下正文,腐,CP讓你猜,不適者請即刻離開。

===========================

 

 

「啊」 

視角突然改變的感覺,不管在節目上經歷過多少次,還是很難習慣,他心想。後頭部撞在地上的感覺雖然不是毫無經驗,但只有節目或彩排出點小意外才會遇到,他可一點都不想適應。 

總之,此時此刻,他被壓在客廳的地上。 

然而被壓在地上前一秒,他還在打電動。

是已經發售一陣子的角色扮演遊戲,他已經破過兩次關,現在進行到第三次挑戰的一半。他是個興趣廣泛的人,每隔一段時間會在不同領域徘徊,但電玩這個興趣,從來沒離開過他的清單。廣泛涉獵的同時,他也是個對喜歡的事物專一的人,喜歡的遊戲當然也不例外。所以不論最近他又開發了什麼新的興趣,各式掌上型遊樂器還是絕不離身。不管這陣子又買了什麼新遊戲,總是有好些發售一陣子的經典,時不時在映照出那雙專注眼神的螢幕上閃現。 

不過此刻他看不見遊戲螢幕反射自己眼睛的畫面,因為被推倒在客廳地上的同時,他手中的遊戲機也落到搆不著的地方了。比起頭跟背撞上地板有點痛,他更在意的是機器有沒有摔壞?碰撞聲很輕微,因為他是靠近地板才放手的,大概不會壞吧。螢幕有沒有刮傷?嗯,有貼保護貼應該還好吧。 

「...不痛吧?還好嗎?」 

那個人從上面看著他,背著客廳的頂燈,茶色頭髮只有邊緣看得出色彩,其餘部份連同臉龐,都藏在陰影裡。看不清表情,但語氣帶著歉意。

 「...嗯」 

他無意識嘟起了嘴,輕輕點頭。拜託,要抱歉就別把人推倒在客廳地上好嗎?不過正因為是那個人,所以才有這種沒頭沒尾的爆衝舉動吧。自己明明在打電動,那個人在看電視,怎麼一秒鐘變成這種情況啊。 

「...可以嗎?」
「...可以什麼?」 

那個人依舊背光看著他,弱弱地吐出一個問句。其實根本不用反問也知道什麼,只是他忍不住要回嘴,用一種明知故問的語氣。果不其然那個人歪了歪嘴,很小聲很小聲地咋舌,視線從自己臉上移了開。 

「...喂」 

那個人的臉從自己視線範圍中消失,他也沒有低頭或起身重新四目相交繼續對話的意思,只是發出一聲短促而不滿的聲響。對方將額頭埋入他的肩窩,他感覺溫熱的鼻息吐在鎖骨上,溼潤的,喚起皮下神經一陣騷動。 

「到底是怎麼樣啊,喂」 

他問,但那個人沒有說話,只是將他的上衣更往上推,暴露在空氣中的是他很久沒長肌肉的腹部,和未經發育一樣單薄的胸膛。溫熱的氣息緩緩下移,他感覺對方的另一隻手也往下滑,隔著長褲觸碰他的生殖器。 

「...喂」 

他眼神沒離開天花板,吐出一個單音,音調和溫度都稍嫌低了點。那個人下移的手倏地停住,還留在他上半身的手離開了衣服,落到他平滑的皮膚上,隔著肌理和肋骨,隨著他的胸膛起伏。 

「......」 

對方沒有起身的意思,吐息依舊貼著他的身體,兩隻手一上一下滑到他軟綿綿的腰側,固定住他的身子,用臉頰磨蹭他懶得鍛鍊而線條日漸走樣、只有在演唱會期間會瘦下來的腹部。 

「洗澡」 

他還是看著頂燈,打了一夜電玩的眼睛因為持續注視光源更為酸澀。抱著自己的人搖搖頭,頭髮掃過他的腹部,他沒有低下眼睛去看,但知道那個人的頭髮在這燈光下會是什麼顏色。他看過很多次,即使閉上眼睛也能清楚描繪鮮明的色彩。 

「不用了,不會做到最後的...可以嗎?」 

那個人又搖頭,染過的髮尾戳得他又痛又癢,忍不住伸手按住對方。接著他讓手停在那個人頭頂上幾秒,移動手指讓髮絲落進指間,接著整隻手往下、離開、回到頭上、再往下。 

沉默地,他緩慢而輕柔地撫摸那個人的後腦杓。 

腰上的指尖又收緊了些,他感覺那個人重重吸了一口氣,像是啜泣一樣的聲音。 

然後他閉上了眼睛,過於明亮的光線將他空白的視界染成一片難以言喻的色澤,然而他看得見那個人的髮色,修長的手指,甚至他不願被自己看到的表情。 

那個人的手逐漸離開他的腰,繼續往下。呼吸開始紊亂前他無聲地嘆了口氣,把一切的一切,不管是在客廳發展成這情況、還是沒關機的電玩摔在地上不撿,全都歸因於自己懶惰成習。 

 

不去提起,他一直一直撫摸著那個人後腦的手,幾乎可以稱得上溫柔的力氣。

 

(完)

 

===========================

我 居 然 淪 陷 了 啊 囧 (很重要所以說了兩次)

從出道看他們到現在,從來也沒帶過一點腐的眼光,昨天忽然就跌倒了。

在寫誰應該很明顯吧...XD

那個電動不離身的人,對所有的人撒嬌,對一切擺出不在乎的態勢,卻只在那個人面前肆無忌憚地惡口,豪不保留地任性。不管腐不腐,這已經說明了許多:有些人,是特別的存在。

不要提醒我現在應該是衝The Avengers本的時候,嗯。也不要提醒我朋友報了明年2月的場,可以提供位置賣J禁本...(逃到天邊)

觀於那個被稱為柴的男人,還可以大書特書。但今天懶了,別吧。

不知為何,想到他就有一絲莫名的惆悵。理由?就說懶了呀,下、次、吧。

See you next time.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楓情
  • 是相二.......嗎?XD
  • 一秒就被發現了XDD

    冬音 於 2012/09/14 14:57 回覆

  • 楓情
  • 因為我非常喜歡這一對>////<
  • 我也是(艸)但能不能寫出更多就靠靈感了...oyz

    冬音 於 2012/09/15 11: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