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地,live上被忽略的四分鐘,卻成了電腦前睜睜泛淚的四分鐘。

究竟為何。

 

好きだから

好きだから

大好きだから

 

そんな貴方が、貴方のそんな所が

 

大好きで

 

 

 

大嫌いだから。

 

 

似乎在Replay之後,他們的新歌第一次聽都處於無感狀態。雖說我總是這樣,不管什麼歌很少第一次就覺得好聽,但連對本命團都無法發揮盲目稱讚技能,這樣身為FAN是不是有點偷懶?或者正是因為喜歡,對他們的要求也更高?高中起就有一首歌要盡量將每種樂器聽一遍的習慣,這麼多年下來雖沒變成音樂通,卻無法以單一角度看待一首歌了。

歌詞是否深入心坎,吉他效果器營造什麼感覺,bass line的強度如何,鼓點在哪裡製造驚喜...要聽一遍又一遍。多少覺得既然樂手花許多精神製作,自己也要仔細欣賞的想法,不過大抵是性格使然。喜歡的東西想保存很久、看很多次,書本如此、音樂亦然;所以一首歌如果不能讓我開心很多次,或者不能開心很久,那麼對我來說,就少了點保存的價值。

對於喜歡的團,更希望他們出自己能開心很久的歌。當然不管多喜歡的團,要求「每一首歌」都達到這標準,根本不可能。如果每一首歌都這樣,多少表示每一首歌"都一樣",這也不是FAN所樂見的情形。

只是我已經好一陣子,沒有被一首他們的新歌這樣感動了。

所以,

 

 

 

中山明快來安慰我(大錯)

 

 

 

乍聽之下POP且光亮的曲調,合音和吉他卻隱隱含著未知的不安;衝勁十足的旋律是時光的洪流,流向未來,永不止息的力道、從不等待誰的速度。轉啊轉的PV,讓人回想起九零年代:Plastic Tree在一片炫目金屬色彩中,默默地讓一個角落暗沈;在四處叫囂的激動中,靜靜囈語不完整的故事。而我在灰暗中看見光芒,在光芒中看見混沌,一如未來給我的感受。

未來色,渾濁的顏色。

有時羨慕認為未來是鮮明色彩,或者純淨白色的人;鮮明代表預想著明確的未來,潔白則是相信未來的無限可能。而我,跟唱這首歌的人類似,覺得未來因為太多不確定性/太多可能性,顏色是難以言喻的渾濁。尤其跟十年前相比幾乎毫無長進的自己,實在很難對未來有太極端的美好憧憬。

不,並非悲觀,我只是不想做太過確切的預想。
悲觀的人可能會認為未來是一片漆黑。
也並非不相信無限可能,只是我的畫布底色不是一片白。
就像用繪圖軟體開新檔案,我認為「未來」這張圖的底色並不是「白」。

因為相信無限可能,所以對未來的預想是「不確定」--渾濁的調色盤。
但這渾濁的色彩,必定塗在一塊原有的畫布上。
將這些預想的色彩都拿掉,我開的畫布是什麼顏色呢?

也許,是村上龍那本我沒讀過的標題所言,

限りなく透明に近いブルー

接近無限透明的藍。不,不一定是藍,是無限透明吧。也許我對未來的預想,比純白要更無邊無際;因為透明是連象限都還沒標上的空間,經由標示可以延伸到無限。 這樣的我,也許比相信純白畫布的人更羅曼蒂克?(笑)

 

接近無限透明的、未來色。

 

 

みらいいろ。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