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開始再次對ダウト發廚,十月連假去日本前一直調查有沒有相關活動或live,就這麼巧遇到新專輯發售活動期間,卯起來衝。一開始考慮的是10/6大阪Like an Edison(視覺系CD專門店)的talk+合照活動,但活動當天剛好要從京都移動到東京,先到大阪參加完活動再到東京有點麻煩,而且大阪的入場券似乎已經沒了,後來決定參加10/8在東京的out store活動。在店裡舉辦的活動叫in-store event,店外舉辦的活動就叫out-store event,從字面意義很好理解,但內容其實也沒差很多啊,比起用會場區分,還是習慣用握手會啊~簽名會等活動形式來區分XD

第一次到日本參加live之外的活動,留個紀錄紀念o(*^▽^*)o

 

xxxx

進場前

這次ダウト在10月8日、9日連續兩天,於「牛込箪笥区民ホール」out-store event。查了一下應該是新宿區的區民活動中心之一,雖然是新宿區但箪笥町完全不是觀光旅遊區,還好可以直接搭都營大江戶線到「牛込神楽坂」,出A1出口就到了。從地鐵站上樓梯立刻看到已經沒有人的告別式會場XDD!果然是區民活動中心XDDD!一樓警衛叔叔親切跟我點頭,我前後一段距離走著的都是來參加幫嘎,一群稍微吵雜的女生進到已經沒什麼人的活動中心感覺超怪啦XDDDDD

活動流程如下:凡在現場購買新專輯《傳統藝能》會場限定CD(日幣4,000),買一張可以拿到一張談話活動入場券(有入場人數限制,發完為止),跟一張可以跟其中一位團員合照的合照券,合照團員隨機抽選。我到的時候入場券已經沒了,但反正要買CD呀,就買了自己+朋友共2張,抽到的合照團員是幸樹&直人。其實我是幸樹心,但9月聽完live開始想連玲夏一起擔,沒抽到玲夏其實有點失望,但直人基本上很難交換出去,左顧右盼現場想交換的日本嘎們很多人也都拿著直人,想說大概是跟玲夏沒緣吧……結果就看到一個白種人妹子拿著玲夏( ゚Д゚)

「請問你想換誰?」
「幸樹さん」
「……(思考)……那我跟你換」
「真的可以嗎!( ゚Д゚)」
「(趕快拿去不然我馬上會後悔!!!)」

所以我出賣了自己的本命……換來另一個本命XDDDDD 因為9月live的時候跟幸樹拍過了,想說來跟好像也要變成本命的玲夏拍一下嘛:P 後來在推特上看到一個白人妹子幸樹心,應該就是當天那位。幸樹跟玲夏的拍照卷似乎幾乎不會有人拿出來交換,抽到幸樹這個好籌碼,又剛好遇到拿玲夏出來的人,我就把這當作老天的暗示,順理成章連玲夏一起擔了:P 但沒法跟幸樹拍還是有點遺憾,想了一下又跑去再買了一張CD……這次是威吹葛格XD 回頭看去年跟朋友的對話,我一直嚷嚷想從幸樹心變成威吹kids(いぶキッズ,威吹的歌迷),這次抽到他不敢拿去換了,也是一種緣份嘛!嗯?為什麼沒買5張試試手氣?因為下午在西新宿買了一堆CD已經沒錢了,而且5張真的太多啦!XD

本來邀請在台灣live認識的海月(Plastic Tree歌迷)一起來out-store event,後來他有事無法參加,一個人有點無聊於是跟旁邊日飯搭訕,他們也我一樣沒拿到活動入場券,只能等活動結束再進去拍照。我們還在聊看起來人沒那麼多啊(失禮),忽然就看到幸樹Tweet說「因為有人拿了不只一張入場卷(所以目前入場人數少於原訂上限),如果有辦法容納現場全部沒入場卷的人,就會讓大家進去,請不要放棄希望喔!」。我們「看吧沒那多人嘛XDDDD」(三個人都很壞XD),結果真的讓會場外沒入場券的人都進去了。一進去發現真的是體育館,後方有階梯式的椅子,但歌迷沒椅子坐只能站在籃球場上……等等台灣live的時候也是這樣,大家以為有座位其實得站著。仔細一想活動時間是晚上,收拾椅子得花上一段時間,超過借用時間不是要罰鍰就是會被罵,只能站著也很正常啦。

 

團員談話

雜談

1、大家站著聊天等開場,一開場好像有音樂?還是大家鼓掌?就看著小光從舞台左側走出來……但是後面誰也沒有XDDD 小光一臉驚愕回頭,台下都笑了,其他四人才老神在在晃出來。

2、主持人是安定的幸樹,活動結束之前他還說「ㄟ~以上是ダウト的各位,今天謝謝大家的參加~」,態勢跟台詞完全是專業主持人,台下&其他四人都爆笑XD 

3、威吹自我介紹的時候麥克風沒聲音,直人還是小光立刻遞上自己的麥。威吹「抽到下下籤了^-^」

4、小光一慌張or說錯話,威吹就會有點故意但很溫柔地說「沒關係的^-^」,吉他兄弟好可愛:D

5、玲夏老師(?)與家長幸樹(?)

玲夏「(前面忘記在說什麼)大家做得到嗎?」
觀眾「……はい」
玲夏「回話聲音要夠大!」
觀眾「はい!」
玲夏「回話聲音要夠大,而且要簡短!」
觀眾「はい!!!」

玲夏看起來還是有點不滿意,幸樹出來打圓場:「這些孩子可以做得更好的,live上他們會表現很好的!XD」 後來輪到幸樹,忘了他問什麼大家就很有精神地說「はい!」,幸樹:「這些孩子學得很快的:D」,非常像學校老師跟家長的對話XDDD

關於場地

玲夏「這個場地啊~我們很久以前借過一次吧?」
幸樹「嗯,借過一次」
玲夏「那時候被罵得很慘吧?」
幸樹「因為超時太多的關係」
玲夏「那為什麼這次還要借給我們……?」
幸樹「XDDDDD」
歌迷「XDDDDD」

關於金色衣服

小光「這套衣服某種意義上是最後一次穿了」
幸樹「不是『某種意義上』,而是真的最後一次唷。」
小光「^-^」
幸樹「可能你會在萬聖節變妝的時候穿吧^-^」

第一回「問問威吹san大會!」(by 幸樹)

玲夏「你家房租多少?:D」
威吹「……跟玲夏san的房租差不多:D」
玲夏「嗯因為我們住超近wwwww」

幸樹「威吹san的薪水多少錢」
威吹「跟各位一樣wwww」

直人「你爸爸的名字是什麼?」
威吹「你問這個是能幹嘛XDDD」

沒有一個問題有意義XDDDDD

 

關於會場限定版CD

前面提到的會場限定版CD,是只在這兩次out-store event跟演唱會現場販售的《傳統藝能》「會場限定海賊盤」,內容是專輯歌曲+專輯新錄曲的演奏版,以及厚厚一本包含歌詞、照片、訪問的A5寫真集。活動前一天ダウト在大阪參加活動的時候,玲夏的推就提到他們「在大阪的旅館做家庭代工」,背景是一堆CD,我想說不會吧???結果活動這天幸樹證實那2,000張會場限定版CD是他們五個人自己包裝的……(((^-^)))
 

幸樹「因為是手工包裝,歌詞本是紙的嘛,難免會割到手,所以有一些染血的……就當成特殊版本吧^-^」
(歌迷笑+悲鳴)
小光「是我的^-;^;;」
幸樹「大概有三張左右?」
小光「大概五張^-;^;;;」

幸樹「你是什麼血型?」
小光「A型。所以A型的歌迷碰到(我的血)的話沒關係^-^」
全員「???誰碰到都沒關係吧???XD」

玲夏「我滿擅長這種工作的,一直在想怎樣的流程最有效率。」
直人「這人(指玲夏)一直在碎碎唸『生產效率生產效率』XD」
玲夏「在我看來,幸樹、威吹的效率很好。」
幸樹「喔喔!:D」
玲夏「其他兩個人……我要是老闆的話,馬上fire掉。」
眾人「XDDDDDDDDDDDDDDDDDDD」
小光「可是,吃香蕉的時候就算要吃三根,也不會三根一次剝完吧?」
幸樹「你到底在講什麼?!o_0」
小光「吃香蕉的時候不會全部剝吧?會剝一根吃一根吧?」
幸樹「啊~~~(理解)」
小光「會不新鮮嘛」
直人「老闆,這個打工仔頂嘴。」
幸樹「會喔會有這種嗆老闆的打工仔XD」
小光「這瞬間我就被解僱了XD」
 

我想他是要說「平常做事不會把流程拆解成好幾個部份,會從頭到尾做完」,比方包裝CD會打開塑膠殼→放入CD再關上→打開紙殼→把CD殼跟歌詞本一起放進紙殼→放入塑膠袋封好,但是五個人形成生產線的話,會把這些步驟拆開分給五個人。

。。。。。。雖然大家說得很好笑但歌迷都要哭了好嗎囧

友人云「這根本同人大手在活動前的家庭代工時間」,連數量都是大手一次出刊的本數。問題在於要處理行政事物、要開車、要開live還要自己包裝CD這真的太刻苦……在第十年回到這種地下樂團時代的刻苦狀態OQ 自從知道他們要開免費的全國巡迴,就覺得這些人已經到了背水一戰的情況,現在又得知人員跟經費拮据到得自己搞家庭代工……母性(?)都湧上來了。

這就扯到演唱會週邊,如果演唱會門票用來支應演出本身,週邊就是額外收入吧?所以看演唱會的時候如果有餘裕,多少會買一兩樣週邊支援喜歡的歌手,這也是為什麼我非常在意週邊設計,因為不想買不喜歡的東西啊!XDDD 東西太醜的話就算是本命我也買不下去啊!^q^ 日本視覺系樂團現在常有「滿額加贈與團員合照機會」服務,偶爾會看到歌迷抱怨「為什麼要那麼多錢才能合照」,覺得有點本末倒置,拍照是為了促進週邊銷售,不是商品本體呀。當然我也懂想要跟喜歡的歌手拍紀念照心情啦,製作方就是利用這種心理需求才推出合照服務的嘛XD 只能說價格設定真的是門學問,太高歌迷會覺得你們都只服務有錢的客人,太低太多人要拍照會增加時間成本與消耗團員體力……生意難做啊(苦笑)。

 

合照

今天的服裝是全曲live以及台灣live穿的那套金色服裝,次日(10/9)是新專輯的超華麗和風服裝,有點遺憾沒機會拍。

因為場地有時間限制,這天沒有Q&A,團員聊完就直接開始準備合照。上個月台北場合照的情形會被看得一清二楚,日本這場一樣在舞台前拍,但有用屏風檔起來,稍微保護大家的隱私;屏風後面放一張長桌,快到自己的時候可以把東西放在上面。靠近長桌偶爾可以聽見團員跟歌迷對話,幸樹因為聲音最大,在很旁邊有時都聽得見他說話:P 照相時間分兩段,先同時拍直人、威吹、幸樹,接著是玲夏跟小光,我依序跟直人、威吹、玲夏拍了合照。大致流程是打招呼→拍照→握手談話等照片洗出來→拿照片說掰掰。

直人

安定的帥哥,真的就是個帥哥@_@ 先跟帥哥握手,接著使出臺灣人起手式「我從臺灣來的」,日本人回覆固定式「哇~謝謝你~」,我「請務必再來台灣」,然後和樂融融比YEAH拍照,一點脫稿演出都沒XDDD 看了照片發現直人一隻手輕輕搭在我肩膀上,但拍的時候沒什麼感覺,對我來說直人是可以很自然進入安全距離的人,也許是因為他笑起來非常真誠吧:)

威吹

美聲嗚嗚嗚嗚,為什麼這麼美聲(((^-^))) 跟直人一模一樣的步驟走一遍,但是直人溫柔的笑感覺有點朦朧有點累,威吹的微笑卻能看到他直直望進你的眼睛,大概是彩色隱形眼鏡顏色不同的關係吧(破壞氣氛XD)。他的聲音真的很好聽(第二次),明明只是說聲「ありがとう」,卻會先沉浸在他的聲音裡一兩秒,才聽懂他說什麼。我依舊告訴他「會在台灣等你們」,威吹回答「我們會努力,希望能夠成行(行けるように頑張ります)」,呼應幸樹之前說的「不是每年都順理成章可以來台灣」,忽然感受現實嚴峻有點鼻酸……。

威吹這兩年其實比較肉,整個人白白嫩嫩的,頭跟臉也不是特別小(喂),就跟照片長得一模一樣。他不會主動搭肩膀,但頭靠得很近,據說如果你敢提出特殊要求他通常會接受,但進場前有招牌寫說不能指定姿勢,就沒特別要求了。下次有機會想一起比個愛心呢(老梗!笑)。9月握手的時候就記得威吹手很溫暖,今天再次確認,不只很溫暖還很嫩,握起來非常舒服。

此時幸樹在隔壁排,等候威吹的時候時不時聽到他的聲音,而且他太高了不會被屏風遮住,看了很多次背影,彌補此次無法跟他合照的缺憾(笑)。三人拍完換場,我去排玲夏的隊伍,結果一直聽到屏風後頭傳來「YEAH~~~」「HEY~~~」的聲音,很明顯是情緒高漲的玲夏,我「??????」。論到我的時候拐過去屏風後面一看,玲夏舉起雙手在那邊滿面笑容等著跟來客higi five……剛剛的YEAH原來是這樣來的XDDD 被他的情緒牽引我也過去跟他high five了XDDDD

玲夏

使出老招「我是從台灣來的~」,玲夏很有智慧地回應「真的嗎?謝謝(中文)!:D」,他還記得這句中文啊太好了!其實這人腦子很好啊我說真的……。邊進行以上對話邊讓staff拍照,玲夏很快靠過來搭我肩膀,跟直人不聲不響完全不同,玲夏靠過來實在很難忽視,因為他超香的!!!他香水超香的!!!是桃子的味道!!!雖然知道他有很多香水、依據心情換香水,但沒想到他也會擦這麼甜的味道,很妖豔啊:P 因為變成玲夏MANIA了,等待照片洗出來的時間很自然開始跟他垃圾話攀談;

我「在台灣的時候我送了小小兵的杯子當禮物:)」
玲「那你今天有帶小小兵來嗎?:D」

喂!XDDDDDDDDD(內心吐嘈)
想要的話自己去買!XDDDDDDDDDDDDD

我「沒有耶XDDDDDDDD」
玲「居然沒有嗎!XDDDDDDDDDDD」
我「因為日本的商品一定比台灣多啊!」
玲「不不,台灣比較多。」
我「好啦我會找看看啦XDDDDDDDD]

想要的話自己去買啦!XDDDDDDDDD(第二次)

玲「你明天也會來嗎?」
我「明天我一早要回國了」
玲「這樣啊~那回去的路上要小心喔~」
我「好的,接下來的免費巡迴也請你們要注意身體喔~」

然後從玲夏手上接下照片,單手high touch之後掰掰~就離開會場了。出來才發現沒拍握手券,留念希望下次還有機會參加活動囉:)

xxxx

 

寫下來重看一遍覺得,玲夏……真是非常擅長籠絡人心啊!這下真的要同團擔兩個了……(((^q^))) 

原本想著靠這兩個月live跟活動吸收的能量撐過年末忙季,結果差不多一週就燃燒殆盡,有點理解一些歌迷live中毒的原因了……去看live→腎上腺素爆衝很開心→希望快樂的情緒延續→上班很累→快樂情緒很快消耗掉→好想再去live感受腎上腺素激增的快感→中毒狀態。不過沒有那麼多想看的live,也沒那麼多時間跟預算,只好像這樣回味去過的活動,累的時候重讀幾次喚醒記憶麻痺自己。

結論:我要加油啊!保持精神跟身體健康!\(^q^)/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