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D!WIMPS!來啦!我!去聽演唱會!了啊!(°ω°(。_。 (°ω°(。_。(°ω°(。_。(°ω°

↑ 昨天的寫照。

上次聽演唱會已是去年……的RADWIMPS,今年第一次(或許最後一次)也是RADWIMPS,該不會RAD變成我每年的唯一吧(((^-;^;)));;。工作一忙什麼都顧不上,也沒follow到什麼團,請各位親朋好友看到什麼消息順便叫我一聲吧OAQ~~~

RAD台灣live的消息五月釋出,六月託朋友的福買到票,接著就是


持續的工作忙碌└(T_T;)┘


轉眼到了演唱會當日,同行友人表示6點多到現場電話聯絡,於是我6點離開辦公室,7點半到會場。週五下班時間+下雨造成的堵塞真不是蓋的……。感謝兩位友人不離不棄等我到最後嗚嗚嗚嗚。・゚・(ノД`)・゚・。

匆匆上樓到ATT SHOWBOX,上一次來這裡是LUNA SEA演唱會。這次8樓留給工作人員,觀眾聚集在7樓舞池,工作疲憊的我們待在後方空位,沒去擠前面努力一下能跑到樂手視線範圍的激戰區。第二次看RAD,依舊感嘆觀眾組成之多元:常聽樂團的,打扮日系的,進場仍堅持不脫帽的潮人,人群中應該還隱藏了嵐飯(NINO在廣播中放過RAD的曲子)。後面是幾位休閒打扮的男生,前面是時尚打扮的情侶(帽子)、更前面是個子很高的潮男(帽子),我們把包包放在腳邊,從人群縫隙看舞台。

暗轉,尖叫,樂手登場,氣氛高昂。

雖是後方位置但看得很清楚,桑原背著吉他的模樣、武田情緒高漲的模樣、穿著白上衣醒目的野田。後面前面都有人叫著洋次郎,其他人只是吼著。最喜歡演唱會由黑暗中開場的氣氛,從山雨欲來的騷動瞬間變為大爆炸的狂放。而對我來說,開場的過程是羽化,破繭而出的亢奮同時帶著莫名的恐懼,每回演唱會最享受的瞬間之一,便是這種吊橋效應般的亢奮(抖M……?)

前奏一下,野田開始吼叫,

第一首歌就DADA是要逼死誰啦XDDDDDDDDDDDDDDDDDDD

剛剛查歐洲歌單才發現第一首都是DADA,但毫無準備去聽的時候真的會被嚇到。剛還說享受破繭而出的恐懼興奮,開場DADA根本強迫初生小鹿全速狂奔啊!XDDDDDDDDDDD

但我很開心,開場就全速奔跑,甩頭甩手甩得不亦樂乎,台上的野田也開始狂魔亂舞。喜歡用全身表現情緒的歌者,這方面野田跟有村有異曲同工之妙,大大的骨頭、白白的皮膚、戲劇性的肢體語言,從台下遠遠地就能看見,用嗓音、用汗溼的頭髮、用修長的手臂、用難以言喻的動作,把觀眾拉進演奏者用樂音造出的漩渦。

DADA結束野田照例「よくできました」,不管你自認是小鹿還是暴民、是阿宅還是文青,還是像我一樣什麼都吃、貪心的雜食動物,都會在這曲之後被收服吧(神奇寶貝?)

以下歌單感謝宇宙電波 UNIPA分享


DADA
ギミギミック
DARMA GRAND PRIX.
05410-(ん)
遠恋
トレモロ
アイアンバイブル
tummy
実況中継
おしゃかしゃま
ます。
ふたりごと
いいんですか?
ラストバージン
君と羊と青
会心の一撃

[一安]

最大公約数
有心論

[二安]
五月の蝿


海外巡迴歌單通常都是精選輯,這次也不意外地網羅許多膾炙人口的名曲,包括讓我初識RAD的「有心論」。這次很多較為光明的曲子,後面幾個男生一直說「說好的黑暗曲呢XD」。其實我也喜歡致鬱系狂暴曲(比方開場的DADA),不過不管哪種風格,RAD的現場魅力就是能緊抓住第一到最後一排的觀眾,讓人搖擺、讓人揮手、讓人甩頭、讓人沈醉。洋次郎……我是說野田(一直無法固定對他的稱呼)……總之他的一舉一動都深具感染力,不管是難以言喻的舞蹈、「おしゃかしゃま」指揮樂器大小聲的動作(但觀眾的掌聲沒配合指示就是XD)、還是「君と羊と青」的帶動唱,總能適時挑起觀眾情緒。依稀記得一個俏皮(?)的橋段:野田……好吧洋次郎在「君と羊と青」帶動唱的時候,先唱慣常曲調,接著唱了一段跟平常不同、高低起伏的音調,唱完停下來看我們的反應,結果觀眾馬上順理成章照他的示範高聲唱,此時總覺得洋次郎露出了


咦━(ŎдŎ;)━!?


的表情十分可愛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台下都笑了嗚嗚嗚嗚嗚嗚(依舊盲目)。接著他繼續帶動唱,從一個音4拍、到一個音8拍,大家都很順利跟上,我跟前面另一個人不知不覺伸出手指數拍子,總之那段帶動唱真的好可愛。

說到可愛,穿插在曲間的MC也非常可愛。這次80%的招呼由武田負責,開頭超過10句的全中文太厲害,雖然只是簡單的問候,但記憶外國語長句要花多少心力啊!「我們回來了」、「很高興回來台灣」、「我們會盡全力表演」、「請多多指教」etc. etc...雖然語氣很bot可愛但實在太厲害!據說歐洲場也是一切交給武田,這人到底多有語言天份XDD  而且他真的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一開始就在旁邊滿臉問號「?」加放空的野田有一次問武田:

野「你說了什麼?」(台下笑)
武「我說謝謝啊。」
野「光說謝謝應該不至於氣氛熱烈成這樣吧?」(台下大笑)
武「XDDD(用日文大略解釋剛剛說的中文)」

不過接近尾聲時野田說了一段日文,然後對武田說「你翻譯吧(言って)」,武田只能「謝謝!」,引起哄堂大笑XDDDD

懂中文的bot武田太可愛,放空的野田野太可愛(盲目)。野田的問候簡短、日英交雜,我很喜歡很喜歡聽他雙語所以開心。後面他問觀眾應該用英文還是用日文說話?台下此起彼落喊叫,野田表示:

「聽不出來該用哪一種00006.gif  」

「那我用日文說,有聽不懂的朋友請大家幫忙翻譯唷。 

然後感嘆台灣懂日文的人真多XDDD 雖然也想聽他的英文不過前面說過一兩句,聽到就滿足了。可能台灣人比較會記英文歌詞,05410-(ん)的時候台下大合唱,不過也可能是前面很多飯把RAD的歌記得滾瓜爛熟、DVD也看過不知多少遍,該和聲、該合唱、該舉手一應俱全,現場氣氛從頭熱烈到尾,安可的もしも大合唱超好聽,RAD歌迷歌聲真美妙。

啊,美妙的除了現場演出跟觀眾熱情,還有野田那張嘴。……那張嘴真的……雖然聽到他說「愛してる」非常震驚,「我愛台妹」非常爆笑,不過最可怕的並非甜言蜜語,而是他頂著那張波瀾不驚的臉,用迂迴言詞堆疊的、讓聽者渾身酥麻的陳述。引用我媽的話,這叫會撒(ㄙㄞ/)嬌(ㄋㄞ)


「今天是巡迴最後一場,也是我覺得時間過得最快的一場,大概是因為在這裡最開心吧~」

「每次來……雖然我只來了二次,但大家像在歡迎我們回家一樣,真的很高興。」



下次來的時候,可以跟大家說『我回來了*』嗎?

(*ただいま,日本人回家時的招呼語,這句話隱含的意思就是『可以把這裡當成我家嗎』。)



那張嘴真的太可怕……………………00032.gif 

雖知他一定跟每個地方都說這種話,聽起來還是很受用啊(這麼好哄)。


正篇收在「会心の一撃」,接著是去年開始在台灣也成慣例的「もしも」,大家合唱這首的副歌取代喊安可。不知唱了幾遍之後他們出來了,收下觀眾給的簽名毯,洋次郎很合作地身上,又適時補了一槍:


「這話只能在這裡說,」台上的男人操著一貫冷冷卻甜甜的嗓音:「在日本就聽說,台灣女生是亞洲最可愛的(尖叫破天花板)。」

「啊,這話可不能寫到推特上喔。」


!!!!!!(但尖叫)

旁邊友人戲謔地說,他嘴還是這麼甜;我戲謔地回答,也不想想這些歌詞都誰寫的。但我們都很開心地拍手大笑、不時尖叫,安可是與MC一般甜蜜的「最大公約數」,我們用掌聲跟歌聲加入淹沒全場的熱烈。再接著是我初遇RAD的歌曲「有心論」,那首關於愛帶來的改變、愛造就的世界、愛隨著心跳不滅的歌曲。啊抱歉我一直分心看那被簽名毛巾及吉他背帶纏成一團的洋次郎,心想他活像剛洗完澡直接上台,或者漢尼拔在沉默的羔羊被五花大綁的模樣。唱完他們又消失到後台,燈光緩緩亮了。


又暗了。

又亮了。

然後又暗了又亮了又暗了又亮了XD


燈光師在提醒我們還不能放棄對吧!!!在我觀察舞台上工作人員是否把吉他收起來的時候,燈就這麼明滅,觀眾都福至心靈(?)繼續留在現場。最後拗不過大家,四人又出現在舞台上。


你們很任性耶(¬_¬)」(わがままだね)


對ㄅ起啦XDDDDDDDDD 很難得才能來看演唱會嘛讓大家任性一下XDDDDDDDDDDDDD 為了滿足大家的任性,他們唱了最後一首歌:「五月蝿い」。僕はきみを許さない--是一首由愛生恨,充滿惡意,充滿狂氣的歌曲。後面的男生非常興奮,他們殷切盼望的黑暗曲來了;而我只是在閃爍的燈光中、被燈光切割的黑暗中跳躍、揮拳、叫囂。最後燈光終於大亮,他們離開,留下滿室飄散的塵埃、熱氣、與歡快。

哪,會緊記你們說過要再來的約定唷。

因為,我們很任性嘛(笑)。


-------------

 

啊對了太久沒寫文章,請大家原諒我辭不達意。這天辭不達意的精髓、讓兩位同行友人滿頭問號的發言,是我對「いいんですか?」的評語:


我「結婚的時候好想讓他牽著我的手走紅毯喔。」

友「蛤????????????????


對不起我只是想表達他唱這首歌,尤其唱「いいんですよ」這句的時候,充滿慈愛光輝罷了。(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