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近況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本站內容,這是基本禮儀唷(^-^)

剛考完一個煩煩的考試,為了提振心情,來貼一下之前翻譯好的interview(為何英文?)。

《白金數據》宣傳期NINO封面雜誌多到根本可以開小型書展,全買的話總額超過三萬日幣(!),

雖然沒有全收不過也帶了14、15本有吧,想慢慢挑一些自己比較喜歡的來翻。

第一本是這個:TV GUIDE PERSON vol.6

 

130822

 

 

↑就是這本。親友說封面拍得令人不想買所以他沒買(爆笑)!

 

--------

 

十幾歲時經歷了現場的嚴格…是很寶貴的經驗呀。

 


被熟悉他的人形容為「孩子氣」、「好像寵物一樣」的同時,也得到「纖細,時常思考困難的事情」這樣的評價。筆者與二宮和也已經是他十七歲以來的老交情了,也有同樣的看法。當時在週刊「TV GUIDE」連載策劃的烤肉和煙火活動中,發出歡快笑聲的他,如果聽見戲劇相關的問題,有時會投以讓人無法直視的真摯眼光。究竟哪個才是真正的NINO--?最新演出的電影中,飾演擁有神樂龍平與Ryu雙重人格的天才科學家,而本次我們試著尋找NINO過去在訪談中不曾訴說的內心世界。

 

--除了去年的24小時電視特別劇「乘著輪椅飛翔」之外,也演了不少電視劇,不過已經一陣子沒出現在大螢幕了呢。

「『GANTZ』系列之後已經過了兩年了吧。如果把嵐一起演出的『ピカ☆ンチLIFE IS HARD HAPPY』算進去,這次的作品剛好是第十部電影。」

--從你被稱為「永遠的十七歲」那時開始,差不多以一年一部的步調演出電影呢。老實說還想看到更多作品就是了。

「就算被說是永遠的十七歲,我也老大不小了唷?已經沒辦法演穿學生制服的角色了。」

--(笑),倒也不用拘泥於制服啊。

「不要叫我這麼拼命工作嘛(笑)。」

--說到制服,睽違十年重看你第一次單獨主演的「青之炎」,給人的印象變了很多。

「怎麼樣的改變?」

--老實說,當時最感興趣的是蜷川幸雄導演會如何對待主演的偶像,並沒有正視你的演技。

「那部作品…雖然我自己這麼說有點奇怪,不過雖然披著偶像電影的外皮,但實際上並不是那麼一回事。那是個燈光技師、工作人員都對偶像很苛刻的年代。在自己只有十幾歲的時候,就浸淫在以導演為首的人們「不懂得演戲的傢伙幹嘛來現場」如此嚴格的對待,以及能夠與對現場投注無比熱情的大人們相處,這些經驗後來成為很重要的能量。能夠待在那樣的現場,我運氣非常好呢。」

--完美詮釋了抱持心靈黑暗的殺人者悲悽的一面。被刑警追捕而逐漸憔悴這點,跟這次的「白金數據」算是共通點吧?

「是啊。這次一邊演出一邊思考了很多事情。是個以大友導演為首,大家一起思考的現場。豐川先生、鈴木保奈美小姐…演員也能一同發言的現場是很寶貴的,不是只有其他人在想,而是大家會積極發言的現場呢。」

--從一些已經發售的雜誌訪問看來,似乎很多地方經過再三討論,最後一幕好像也花了很多心思?為了不破梗所以不聊詳情就是。

「嗯。打個比方,剛剛提到的「青之炎」,是瞬間去理解蜷川導演說的話,然後把腦中的印象具體表現出來的感覺。當時的我具有十幾歲的人特有的那種…搖搖欲墜、脆弱而夢幻的…只有那個年齡才能散發出來的氛圍(笑)。如果到現在保有那種感覺的話,就有點奇怪了啦。十年的時間裡得到許多東西,而隨著年齡增長,多少也失去了『什麼都不做就會自然散發出來』的部份。就算撇開自身這樣的變化不談,「白金數據」中我飾演的原本就是個複雜的角色,所以跟導演聊了很多。嘛,詳情請大家看另一本有談到的雜誌吧(笑)。」

--(笑)。所以「青之炎」裡頭展現的狂氣,和片尾哀戚的表情,是從當時的自己身上自然散發出來的?

「嗯…我覺得是自然散發出來的。不過,當時並沒有被什麼事物逼迫,或者為了什麼事情煩惱。在同年齡的人之中,我算是很不引人注意的。因為好惡分明,會刻意不去接近自己不擅長的事物,或者不喜歡的人。不覺得生氣或者人家對你生氣,感覺都很討厭嗎?(笑)」

--與其那樣,不如自己遠離麻煩嗎?

「比方說,要是出門就會看到令自己煩躁的人,乾脆不出門之類的(笑)。工作的時候也是,並不是因為不喜歡現場,而是因為不想對無法做得好的自己生氣,所以努力在結束的時候,就爽快地把作品忘掉。當然(對工作表現)會自我反省,不過一直讓自己不要生氣。」

--年輕一代的演員,滿常出現無法好好分隔角色和私生活的情形,把角色給帶進了生活,NINO好像沒有這種情況吧?

「(思考)…沒有吧?」

--「ハンドグ!(半個醫生)」那齣戲的後半,看你好像有點辛苦的樣子。

「啊,因為我飾演的ノブ發生事故了呢,那個外景現場…很冷啊(笑)。(除了這個角色之外)我很少演不良少年、有特殊背景之類的角色,通常都被要求表現出平凡的樣子。不過啊,把角色帶進日常生活不是很累嗎?越深沉的角色越疲倦啊。應該有些人是刻意把自己沉浸在角色裡,不過我不是那種類型。」

--是因為從14歲開始演戲(「越過天城」特別劇),自然練就了脫離角色的功夫嗎?

「那倒不是,而是覺得把角色帶回家很可怕。說不定自己其實很容易煩躁啊,說不定一沉浸在角色裡就無法脫離啊…因為這樣的可能性很可怕,所以事先拉起了封鎖線吧。是我想太多嗎?」

似乎可以理解,又無法明白。就跟他的外表一樣,這種「不祥」的部份難道就是二宮和也的魅力所在?要是如此,令人難以捉摸這一點,不就證明他有擁有身為演員的無上才華嗎--。

 


盡了全力,才能看見的風景就在那兒。

 


神樂龍平=Ryu兩個人格。平常的自己與工作中的自己、十幾歲的自己與二十幾歲的自己、演員與偶像、深入探討的話性格迥異的兩個自己…二宮和也是否意識到這樣的多面性?

 

 

「除了這些以外,還有更多的自己存在吧。只是如果不發展到『人格』這麼嚴重的情況,應該不會搞成龍平和Ryu這麼大的事件啦(笑)。每天見到的人令人吃驚的多啊,跟家人或者跟工作相關的人在一起,前輩或後輩,嵐以及其他人…雖然不像Ryu那樣在特定時間會轉換,但能夠很自然地區分各種自己。不是只有我,我想大家多多少少都會的。」

--同樣是工作,現在接受採訪的感覺,跟上電視的感覺也不一樣。

「就是說啊。現在雖然是這個樣子(縮在椅子上)(笑),但進了攝影棚、進電視台穿上漂亮的服裝,沐浴在燈光下,背脊也會挺得更直…無法避免地就變成那樣了。」

--讓我想起有一回,像現在這樣輕鬆的採訪之後幾個小時,NINO在演唱會上唱了「秘密」。

「讓你覺得『咦咦?!」這樣嗎(笑)?」

--雖然不是(Pocky餅乾)電視廣告裡的「魔鬼NINO」,不過確實覺得「這個人是惡魔」(笑)。

「(這種切換)已經變成自己的一部分了啊。對我來說這很普通,也不會覺得討厭。雖然沒開口問過,不過我想大家都是這樣吧。就像在公司工作的人,不會特別去意識自己是上班族一樣,(偶像)是我們的職業嘛。雖然能認知自己的職業,不過除非像現在這樣特別被問到,否則不會特別去想。也不會有所謂『打開開關』的情況,就是很自然地轉換了。」

--年底這段時間,嵐接受了很多採訪,某一本雜誌裡你回答了「希望能客觀地思考我們的定位和現況」對吧?

「嗯。我是這樣想的。」

--本雜誌上上一回的訪問裡,相葉雅紀さん也說了同樣的話。「我們雖然是嵐,不過嵐是大家所創造出來的」,所以「周遭環境都在改變的情況下,我們必須自己取得平衡」。

「嗯、嗯。這是我們五人都有的認知呢。該怎麼說呢?嗯…因為我們工作的業界是個流動的業界啊。相葉ちゃん這麼想,五人都這麼想。個人的工作也包含在內,大家要一起加油這樣。」

--雖然今年才過了一個月,不過已經掌握到什麼了嗎?

「極端一點的話,希望維持現狀吧。…可能有人覺得這目標太小,不過如果能維持現狀很不得了啊。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要能兼顧品質並且不放棄任何一件事,以這樣的方式維持嵐的現況,我覺得是非常困難的。如果能做到這點,就能夠看見更進一步的景色吧。所以必須客觀地捕捉時時刻刻變化的狀況。根據當時情況下最好的判斷,持續做出結果是非常重要的。」

--你的發言讓人再次感受到嵐這個團體的團結、堅強、溫柔,以及受歡迎的原因。

「這麼說可能有點奇怪,不過就算個人的工作有自己不想做的內容,如果結果對嵐是好的,那麼就應該去做。這個想法大家是一樣的。我們家的人有點奇怪呢(笑)。」

--奇怪…?!不,我倒覺得是非常認真的一群好人啊(笑)。

「因為演唱會上可是受到幾萬人的支持啊,而且每天總有誰在受邀在電視上出現,這種(異常的)情形變成了普通的日子…對我們來說就是很普通地生活著,所以我覺得是五個奇怪的人聚集在一起。」

--確實,已經看你很多年了,覺得你好像(因為太習慣這樣的生活)穿衣服變得土氣了…。

「確實是變土了呀(笑)。雖然以前也有過服裝風格很尖銳的時候,不過那是大家都會經歷的年輕年代啦。」

--在這樣五個普通人裡面,背負著更加「普通」定位的就是NINO了吧。該說是保持平衡的角色嗎。

「嗯、嗯。我也覺得自己很適合調整的角色。」

--被問道「請用一個字代表去年的嵐」,結果相葉さん居然回答「一起」的時候,精確地吐嘈了呢。還說「不過他是個好孩子」(笑)。

「幫他圓場同時吐嘈呢(笑)。」

--CD裡面也是,雖然獨唱部份不多,不過經常都能聽見NINO的聲音呢。

「我就是這樣的人…或者說這樣的體質。覺得很不可思議呢,如果是以嵐的身份,出現在雜誌封面也不覺得奇怪,可是如果只有自己一個,到現在還會覺得哪裡怪怪的。因為我真的不是打頭陣的類型,從以前開始就不是那種個性。也幾乎沒有耍笨的時候。雖然不到內場工作人員的程度,不過比較適合剛剛說的圓場、修正的角色。以電視節目來說,是個『很難以他為主題做總集篇的男人』,因為引人注意的橋段很少(笑)。」

--雖然你這麼說,但是蜷川導演稱讚你為「日本的瑞福菲尼克斯(River Phoeniex)」,名演員豐川悅司也說你「跟『伊甸園之東』的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有相似之處」。

「該說覺得很抱歉嗎…到現在還是覺得,自己處於事情或計畫的中心點很奇怪呢。」

--「來自硫磺島的信」導演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看了「青之炎」的資料檔案,說你「擁有稀有的才能」。

「大概我受爺爺歡迎吧(笑)。嘛,自己也是有些目標的。如果用棒球來比喻演員的工作,雖然不會第一個被指名,但希望能夠被四個左右的球團以第二順位指名。」

--投手的話不是先發,而是中繼投手?

「是吧。我覺得自己一路下來,都是以『如果有他在可以幫上忙』的立場,受到很多人的照顧…。並沒有絕對的武器,也沒有技壓群雄的經歷,但是如果在場就能派上用場。我的目標是成為讓人覺得『如果有二宮在的話,比賽就能更安定』,這樣『懂得算計的投手』。不是以高速球帶領比賽走勢,而是用變化球不經意地支持著作品。剛才聊到嵐的曲子也是這樣。在嵐裡頭已經有明確的定位了,所以不會覺得有違和感。」

--話題再拉回剛剛提過的「多面性」,所以嵐是能讓二宮和也展現本質的存在嗎?

「嗯。五人聚在一起的時候,表現出的是最普通的自己。雖然什麼叫普通也很難說啦…某種意義上是沒有關聯的一群人,卻又跟家人非常接近,能夠安心地展現自己。」

--如此這般並不打頭陣的二宮さん,有什麼自己想做的工作嗎?

「深夜節目吧…。以前『真夜中的嵐」不是常做嗎?觀眾把家裡鑰匙寄過來,我們擅自跑去人家家裡之類的(笑)。不是自己一個也沒關係,那樣有點亂七八糟的節目,讓嵐的兩三個人一起,再做一次也很有趣啊。」

--順道一提,相葉さん也說了一樣的話。

「啊啊,是嗎(!)。想的事情一樣呢。這種(想法能夠互通的)感覺很有嵐的風格,所以我們才能放手做各自的工作。不管家裡的誰做了什麼,最後都會回饋到嵐本身。」

--如果畫出嵐的雷達圖,會是個平衡感很好的五角形。

「但反過來說,團體沒有明確的最強武器。由五人之中最沒有特色的我來說這話也有點怪就是了(笑)。比方說有歌唱也有舞蹈,有演戲也有談話能力,但沒有一項特別突出。不過接到了『NHK紅白歌合戰』的主持工作,因為並不是誰都能做的工作,覺得非常榮幸呢。『說到嵐會想到什麼?』的答案不明確這點,是我們的弱點,也是我們的強項。」

--怎麼講話跟製作人一樣(笑)。

「嵐的運氣很好啊,包括與人相遇和緣份那些。也真的要感謝歌迷們。某個時點開始有人說『喜歡感情很好的嵐』、『喜歡總是看起來很開心的五人』呢。確實我們感情很好,自己也都很喜歡嵐,不過目前為止大家開始支持偶像的契機,幾乎都是因為『很帥氣』吧?在這樣的情況下,出現了『因為感情好』這樣的聲音,包括演唱會在內,我們的客層拓展開了。」

--從「Love so sweet」發售開始,經歷五大巨蛋、亞洲巡迴,07~08年成了躍進的一年。

「真的,開始聽我們的人飛越性地成長,所以我們也以大家想要聽的東西為中心。」

--工作以外,你個人想做什麼呢?以前有說過在寫舞台劇本,應該很多人想看。

「那倒是沒有打算。確實以前寫過舞台劇本,也想過要實際演出,現在覺得有嵐的活動就足夠了。音樂也是,雖然會為了嵐的專輯寫歌,但此時此刻沒有想出個人作品的意願。至少不是現在。說實話,21、22歲的時候有想過就是了。」

--現在要能回饋給嵐的事情才會做?

「是啊。況且『白金數據』的時候,讓我提出許多自己的意見,『24小時電視』也各方面參與了…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已經達成一部份的夢想。」

--長久以來都以「忠實遵守導演、節目指示」為宗旨的你,這幾年似乎開始有些想法上的變化。

「可能是想留下些什麼吧?一定是會這麼想的年紀到了(笑)。確實是想留下些東西,不過並不是在中心位置,而是想以內場的角色做看看呢。將近30歲的現在,回首以前的工作,自己的工作方式確實有所變化。以前都在正式拍攝前兩三天拿到劇本,因為時間等等的關係,只記自己的台詞。為了不給大家添麻煩,至少自己的部份要做好…一路這樣下來,現在可能心境上比較有餘裕了。雖然知道要花功夫花時間,做起來也很辛苦,但既然要做,就要做想看的、想聽的東西,想要做出好的作品。」

--那麼如果現在接到好萊塢的邀請,你會下什麼樣的決定?

「嗯…如果要被綁在那邊三個月,我想我會選擇嵐的活動吧。因為對現在的我來說是很重要的。」

 

 

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該說他沒有慾望還是什麼呢…。但,雖然只是非常小的一部分,這就是二宮和也吧。即使擁有天賦之才,卻是為了嵐、為了周遭。縱使文中提到「難以做總集篇」,哪天還是希望能看到這個人的「精選集」。當然,是以二宮和也=ニノ的身份出現。

 

----

 

非常喜歡的一篇訪談。

 

如同記者所言,以前一直表示「遵照導演要求演出」的二宮,開始有了變化,或者開始願意談論他的變化。

聊到演戲,聊到奇蹟一般的青之炎,聊到個性,聊到嵐,聊到未來。甚至聊到他自己。

不喜歡談論自己的這個人,或許並不如他所說的那樣「對自己沒興趣」,而是「對自己以外的事物更有興趣」。

 

我們對自己有興趣嗎?不知道,每個人看法不同。

但,會點進來看這篇訪問的你,至少對「二宮和也」這個存在有興趣吧?

那麼至少此時此刻,筆者大膽猜測,你對此人的興趣,大於對自己的興趣。

或許他也是這樣,像我翻譯、像你讀文章這樣,對喜愛的事物投注許多的興趣。

 

誰也不知道別人的想法。誰也不知道真正的二宮和也。

只是,就像演戲吸引著他,他吸引著我們。

就是這麼單純,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初釩
  •   很喜歡冬音的總結噢XDDDDDDDDDDD

      其實我自己平常在浮想和觀察的時候,有時會覺得「特別喜歡NINO的人」,似乎有著一個算是共同的特色,就是對於觀察周遭的興趣大於審視自己的興趣,或著是說,貪看和分析外界時同時就是他們忠於自己的時刻。更進一步,傾向於對某些事物下結論來建構自我標幟的狀況,也會發生wwwwwww

      像是這樣的感想不時飄過我的腦袋呢。XD
  •   糟糕有種本性被看到的感覺(艸)

      像我這種糟糕的(?)宮擔確實有觀察/窺視/分析/妄想的興趣,體現自我的同時也得到很多資訊,個人覺得是不錯的習慣:p 只是很容易被說「變態」或者「想太多」……(爆)。當然也知道標籤不等於實質(或者只等於部份實質),所以會想認識有興趣的對象,或者無法認識的就頻繁更新標籤w

      隨時歡迎感想!\(^o^)/

    冬音 於 2013/09/07 09:36 回覆

  • 貓貓
  • 版主好~第一次來這裡,看了幾篇文章,非常喜歡呢^^
    好深刻的話題啊,對自己或是對外界更有興趣,這我從來沒想過呢......
    看NINO的訪談常常會有一種「這孩子(?)其實真的很普通」的感覺,
    讓我想起有次有人問他關於演技的事情,
    他回答「不要太顯眼,這樣一來為了劇情,觀眾自然會去尋找你」。
    在以嵐洗腦朋友時偶爾會被說他們也沒有很帥,
    說實在的對他們的第一印象也並沒有很帥這一點,
    甚至我第一次看MV的時候,只對NINO沒有特別的印象(但是現在卻是N擔(笑
    但就是因為這樣才讓人倍感親切,讓人能夠去發現他們內在的美好吧!
    飯上嵐才了解到內在才是外表最大的加分!!!(笑)

    順帶一提,看到「不是能穿制服的年紀了」讓我笑好久(炸
    前陣子拿了一張在弱勝裡他穿制服和幼年柚子玩丟球的截圖給不認識嵐的同學看,
    同學竟然以為他十三歲XDDDDDD
    (十三是有點誇張啦,但是真的很厲害wwwwww)
  • 13wwwwwwwwwwww
    嗨你好,謝謝你來玩&很高興你喜歡:)

    NINO跟相葉chan簡直是「不留下一點印象」專業戶,大家對他們的第一印象必定會少其中一個人XDDD
    但每個人個性不同,專長也不同,越看越有味道,看來能在演藝圈繼續走很長一段路吧。
    不過13歲wwwwwwwwwwwwww(是要笑幾次)

    冬音 於 2015/05/20 15:2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