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近況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本站內容,這是基本禮儀唷(^-^)

本篇&上一篇的標題幾乎完全一樣啊wwwwwwwww

*影片多,喜歡的快存以免被刪
*廢話多,條列式感想在最下面
*文青冬音失聯^┌^

----

 

因為週一要上班,原本並沒有連續兩日參戰的打算,週六(26號)晚上看完奔回家、週日要趕車南下。週日中午飯前想回憶一下昨晚,搜著噗浪上SLAVE們的心得,忽然一股無名火起。

 

(今天應該會唱不同的曲子啊)
(最後一天,Sugizo會拿出手機或相機,跟SLAVE們合影吧)
(Neo Studio比Zepp系列live house還小呢,以後不會再有這種機會了)

 

被我灌輸不少樂團&傑尼斯知識(笑)的媽媽正在煮飯,我想了想說,

 

「媽,LUNA SEA今天晚上還有一場,你可以去看」
「我一個人去看幹嘛,對他們的熱情沒有你那麼高啊」

 

那,如果我也去,媽媽會跟著去看囉?於是越來越想去27號的live。反正票不會賣完吧?

 

「那我明天請假,你跟我一起去好不好?」
「......你自己考慮啊」

 

咦咦沒有反對!意思是開口邀的話媽媽會陪我去!( ゚Д゚) !

於是因為昨日live、生理將近精神不濟、快要感冒頭暈腦脹的我,與自己的良心、未完成的工作、對主人的熱情搏鬥了許久,終於在下午三點半決定參加晚上的live。歷經瞬時退車票、確認尚有剩餘入場券(謝謝人在會場的宗打電話告知結果!)、倒床昏迷一小時養精蓄銳、奔到通化街買票+簡單用晚餐,我拉著很潮的老媽到了Neo Studio。昨天爬起來無窮無盡的安全梯,經過一天變得有點熟悉。五人在樓上等呢,這麼想著,興奮也隨著樓層攀升。昨天還那麼冷靜、那麼事不關己的呢,現在怎麼小心臟少女懷春似地砰砰跳?只能說食髓知味吧(笑)。

一樣的場子,一樣的樓梯,朋友說人好像比昨天少,我到的時候看起來好像比昨天多,或者比昨天亢奮--或者那是我心情的寫照?端點買到的票號是1298、1299,如果官方帶到現場的票也賣光,那今天進來了將近1300人,聽起來不少,實際上以LUNA SEA的地位,能在這麼小的場子看live簡直是奇蹟。

昨天在樓梯上站得膝蓋疼,今天在欄杆角落徘徊了一陣,旁邊男生好心讓我到欄杆旁,耶!!!有欄杆了!!!不僅可以放外套、讓腰和腳稍事休息,而且要折*可以折!(爆)旁邊是兩個穿著短袖tout T的日本SLAVE,稍微聊了一下,他們問我是誰的SLAVE?

「Sugizo...」
「啊~Sugizo嗎~」
「可是昨天我都在看J耶究竟為什麼www」
「因為他很帥吧www」

後來證明他們兩個應該都是J SLAVE,一個短髮很爽快的大姐、另一個是嬌小皮膚白皙、瞳色很淡的長髮美人。嗯?你問我為什麼這麼注意人家?冬音喜歡看美女啊XDDDDD

*折:折り畳み,live上跟著拍子把上半身以鞠躬90度的方式往前擺動的動作。通常用在低音很重的曲子。

開場前我和媽媽就分開了,他到正中央的位置,我為了腰和腳著想留在欄杆。真的是心情影響吧,我頗舒服地靠在鋪好的外套上,看了一眼旁邊談笑的日飯、後面打扮入時的年輕夫妻,有預感會是十分愉快的一夜。

 

預感並沒有錯。

----

1/27 setlist:

1.IN FUTURE 
2.Dejavu 
3.G. 
4.END OF SORROW 
5.TRUE BLUE 
6.Rouge

(器材故障場停)

7.gravity 
8.Providience 
9.NO PAIN 
10.The End of the Dream 
11.Storm 
12.DESIRE 
13.ROSIER 
14.TONIGHT

encore

1.I for You 
2.Believe 
3.wish

4.Precious...

---- 

1.IN FUTURE 

也是我會興奮到快失禁的曲子(笑)。比起昨天的FATE,IN FUTURE更有衝勁、更容易暴走,從前奏開始場子突然就熱了起來。前奏、快速的歌詞、間奏、獨奏,全都帶著不容分說的力道,中間觀眾齊喊「RUDE BOY!」很過癮。不過因為附近有日飯,一開始Ryu那聲「Irritated night!」我肆無忌憚地喊了諧音イケテナイ...XDDDD

忘記這首歌在台灣Sugi用的是Flying V還是上面寫著S.K.I.N.的那把吉他...。

2. Dejavu

才第二首歌,Sugi就已經得到五盞以上聚光燈(笑)。幾乎每首歌他都有solo,每次solo光都會全給他,這人還是一樣喜歡成為全場焦點XD

大家一起喊「Dejavu!」很過癮,跟著前奏//間奏甩頭也很過癮。副歌Ryu有讓大家跟著唱,會唱的人還不少:)

3. G.
4. END OF SORROW 

OH PLEASE, HELP ME GOD!

這兩首出自個人很愛的專輯「STYLE」,不過後者聽太多遍所以稍事休息,精力全給了G.。開始沒多久那陣警報似的吉他高音,把情緒瞬間拉到高點;前奏一下我就會自動跟著甩頭,而且可以甩整首,太好甩了啊(艸)不過Sugi的麥克風好像有點微妙,副歌幫Ryu和聲的地方聽不太清楚...前排的觀眾說這次很多地方音場有問題,台上常有人面色不善,不過後面只看到他們面對觀眾的表情,還好都很開心:)"OH God, help us oh God"的地方J的低音聽起來真的很過癮U///U

5. TRUE BLUE

 

前面的「噹、噹、噹噹噹噹噹」非常好揮拳!口白「TRUE!BLUE!」大家都跟著喊,後頭的潮男應該是個深度FAN,會唱的歌很多而且歌喉相當不錯,「壊れそうな程~狂いそうな程♪」的地方他唱得超開心啊!XDDD  雖然唱太開懷不時蓋過Ryu的歌聲(......),不過看在他真心誠意&沒有變調&他們夫妻包涵我躁動不停的份上,決定原諒他XDD 

6. ROUGE

這首歌一直給我跟「Sweetes Coma Again」很像的感覺,應該是Sugi部份的關係。新曲不熟比較不好跟,不過這首其實算好甩,反正跟著拍子動就對了,今夜の君を~♪ 那邊還可以折一下呢。不過這首歌的重點是冬音中了「他剛剛看了我這邊!」這種live上才會發生的痛子迷妹魔咒,沒辦法啊J的笑容太可愛了(艸)

ROUGE演奏完台上暗轉,然後...嗯?然後停下來了。接著Ryu走到台前說了類似「I'm sorry」「Please wait, OK?」這樣的英文,加上跑來跑去的工作人員,大家這才發現,器材出問題了!o_0;;; 前面傳來消息是真矢的鼓出問題,呃,鼓?!沒有鼓的話live就不用開了啊!(((囧))) 此時大家一直不停CALL真矢爸爸,真矢原本自己在調整,後來大概沒辦法了就換成staff調整,我跟日飯一面感嘆好不容易場子熱起來又要冷了,一面開玩笑說Ryu、Sugi、Ino會狂怒,一邊擔心live該不會就這樣中斷吧(艸)

等了差不多有20分鐘,五人終於回到台上,伴隨全場觀眾的掌聲、歡呼、叫喚。

Ryu:「Next song, gravity.」

7. gravity

Ryu宣佈歌名時大家那尖叫聲之大啊,台灣人對這首歌有很深的情感。我很認真看Ino的吉他,這是他的歌,穩定緩慢、無限延伸,不過有個疑問是為什麼這首歌他要蹲那麼低彈呢...人本來就沒很高,那把Fender吉他又大隻,蹲低感覺比例超不協調......。還有就是真矢的鼓修好之後變成音場有問題,我這邊聽起來J的BASS超大聲,雖然挺爽快不過隨時有爆音的危險很恐怖...。

8. Providence

希望貴賓席今天沒人在這首歌的時候講話...。有鑑於昨天看到Ryu走紅毯台步爆笑,今天很認真看Sugi的小提琴,還有陰影裡穩穩當當演奏的J和Ino。音場稍微比昨天好一點,Ryu的低音和口白沒被吃掉:)Sugi拉小提琴的模樣還是那麼優美,回家之後老媽直誇獎他的琴藝XDDD 雖然結論是「同一首歌拉這麼多年不好就完蛋了」XDDD

這首歌很美,很美。借用2010台北演唱會時自己的形容:

 

「舞台燈打下、SUGI拿起小提琴之前,背景放出的空間系音效已經讓下頭陣陣鼓譟...等到他緩緩將透明的電子提琴上肩,拉出花俏前奏與那個海鳥鳴泣一般的尾音時,全場汗毛豎立。為什麼,站在舞台另一側觀眾席的我心想,為什麼他如此適合這樣的聲音,為什麼他手一動,四周就成了嚴冬的海景。

INO令人安心的吉他加進、J與真矢穩定地打起節拍,海便安靜了下來,RYU靜靜地唱。

詩人在沙灘上走著、走著。 海鳥與海風經過,鳴叫,刮起風、掀起浪。

I just want to say this.」

 

抱歉我一字不漏複製貼上兩年前自己的repo喔喔喔(被揍)

 

9. NO PAIN

前奏下來我大吃一驚,NO PAIN是個人沒那麼鍾意的專輯SHINE裡頭,數一數二喜歡的曲子。找不到近期影片,上面是十幾年前的XDDD

也是非常Ino的中板深沈曲,中盤「赤いドレス、赤い靴」那裡總是聽得我頭皮發麻。可惜的是Neo Studio做不出讓Ryu的聲音充滿全場的效果...。

 

10. The End of the Dream

這首完全是拿來開心的曲子吧,前奏so歡快而且立刻就接吼叫XD 我自己是邊揮拳邊甩頭,中間稍微折了一下,後面的潮男開玩笑說他老婆給我撞到內傷XDD  不我沒有撞到人他是開玩笑的!XDDD

 

11. Storm

另一首台灣人很愛而我自己還好的曲子,不過這首歌always很開心:)

12. DESIRE

開頭真矢的鼓點驟雨般落下,我開始覺得不太對,這...這是不是有點快?最近的DESIRE都這麼快嗎?比上面的影片感覺更快!看他老人家笑容滿面,台上刷弦那幾個則是有點拼命了XD 前面還說單曲聽到膩,結果因為真ちゃん情緒和技巧以及速度都全開,聽再多遍還是玩得so開心~SHADOWS OF MY LOVE~

 

13. ROSIER

昨天覺得J摔麥架有點含蓄(雖然已經砸爛了一盞燈),今天則摔得很MAN、很狂野、很激情,據說砸了東西又掉下來弄倒水是嗎...;;;;;; 

然後今天大家合唱副歌的速度必須跟上真矢的鼓,後面的男生居然完全沒咬舌!果然是深度飯!

 

14. TONIGHT

前面high起來的真矢繼續爆衝,這首Ino跟J也爆衝,反正就是個失控XD 前奏下來之前後頭的男生就猜是TONIGHT,前頭的男生又告白了XDDD  整首歌我不停雙手交替揮拳+左右腳輪流打拍子+不時甩頭,旁邊又有死忠日FAN,換得J哥哥開心地往左側看,不過脖子手臂膝蓋都快廢了XDDD;;;;;;;;;;; 加上中間煽動的部份挺長,完全就是不讓人活啊XDrz

----

 

接著的安可照舊凌亂,不過有了昨天LOVE SONG啦啦啦的經驗,今天的啦啦啦很快就帶起來了:) 重新上台的五人有四個穿著黑色tout T,Ino穿自己的黑色T,謝天謝地蘇蘇沒有再換那件不能看的白色衣服(((^-^))) 阿J在短袖T外面罩了件黑色開襟上衣,他是手臂有贅肉還是怕感冒啊?最近也太惜肉如金了吧!

15. I for you
16. Believe

慢著,我找到了神秘的東西... (ŎдŎ;)

I for you大概是他們知名度最高的曲子,不過如果不是因為給hide兄的紀念曲,我恐怕不想再聽了聽太多次了啊啊啊啊囧rz  

Believe則是PV令人印象深刻(笑),哪怕是多年以後的現在,聽到這首歌我還是會想到某人如出水芙蓉的畫面...(爆)來來大家看一下芙蓉出水&不要問我Ryu的頭髮出了啥事那時他就是個妹妹頭XDDDDDD

 

17. WISH

前奏的噹~噹噹=>「I WISH!ヽ(゚∀゚)ノ」的時候好期待會噴sperm彩帶啊但是都沒噴!只有2000在中山足球場噴過一次吧?

18. Precious...

Wish唱完要謝幕了,但觀眾完全沒給自己歇息的時間,在樂聲止息的那一秒開始鼓譟、尖叫、拍手、流淚,燈光已經全亮,而場子的熱度甚至比演奏時還高。Ryu和Ino、J商量了一下,走回舞台正中央表示再唱一首,弦樂器默默背起吉他&貝斯。我後面的男生不可置信地說「還有喔?!」,我笑著心想「二安就是要誠心!要死纏爛打!要非常有愛!」(笑)

「今は、声を、枯らし、続け」的地方盡全力揮著拳頭,想不到終場了自己還有這樣的力氣,那是種不顧一切的力量,想把說不出口的都傳達給台上的他們。啊,跟歌詞說的一樣,把自己搞得聲嘶力竭了呢(笑)。後面的喔喔喔~大家也拼了命在唱,很開心、很大聲,他們在台上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謝幕時很多可愛的情況...釣魚啦~丟pick啦~丟鼓棒啦~丟毛巾啦~前排為了接毛巾差點全倒啦(笑)~反正就是很開心。Sugi照例拿出手機還相機跟大家合照,幾乎在最後的我很努力往鏡頭擠不過絕對擠不進去啦XDDDD 很開心地拍照、尖叫,最後台上的五人手拉起手。旁邊的兩個日飯牽手,靠這邊的那位問我「如果可以的話我們牽手吧」,於是牽著可愛女生的小手(笑),與台上的他們一起用力地跳。Ryu大聲說了謝謝,其他四人不用麥克風說著謝謝。我旁邊的女生大哭起來。

一些感想&互動記不清楚順序,條列寫在下面:)

 

全體

.相較之下昨天觀眾似乎比較冷靜,開場之後幾乎都在原位,今天一開場就看到下面觀眾全往前去了(笑)朋友說被擠到了第三排^^;;

.附近有個男生聲如洪鐘,不管是叫團員名字、還是用英文對J告白(J!I LOVE YOU!),台上絕對聽得一清二楚,加上J又喜歡巡察他的領域(=面對舞台的左手邊),今天J跟左側有好多互動。

.後面的正中央除了怕擋到人不太能舉手,視野似乎相當好,看完媽媽挺滿意的樣子,評價是「現場很強」「Ryuichi真的很會唱」「Sugizo的小提琴很厲害」,還有「他們五個都長得很不錯」XDDDD 

.安可時帶起LOVE SONG啦啦啦、live上在前面拼命帶拍子的原來是朋友www  辛苦了啊手都沒放下!>D<;;;

 

Ryuichi

.今天穿一身黑,修飾效果比昨天更好。聽前面的朋友說他有畫眼線?後面完全看不到妝容細節啦XDD

.這天好像掉了?摔了?一次還兩次麥克風,我這邊看不出來不小心還是對音場不爽o_0;;  不過面向觀眾時是天使!雖然鼓故障時就算看不清楚,也知道他一定一臉殺氣...XD;;

.「かかって来い!」「行くぞ!」「もっともっと行くぞ!」「お前ら全員飛ばしていくぞ!」

.「台灣!」「大家一起high!」

.昨天聽說親Sugi,今天Sugi親他?我確定前面幾首歌他就有跑去摟人家脖子:P

.拿到觀眾傳上去的布條,發現一個人無法順利展開,call了Sugi還是誰來協助的樣子很可愛~

 

Sugizo

.褲子...褲子上的洞好多...褲子上的洞好多好多...腿超白超細...前排真的不會長針眼嗎?XDDDD

.高速ヘッドバン神技依舊,他頭髮長度甩頭恰恰好,開腳+下腰+刷和弦+甩頭很漂亮。

.也是前幾首歌,間奏的時候他跑去鼓座旁邊的音箱照鏡子XDDD  一點都沒變啊這愛美的狐狸!

.安可的時候在左側背向台下扭屁股。連我都很傷勢慘重(?),前排真的沒有長針眼嗎?!(艸)

.團員介紹的時候他彈了一小節吉他,是某首英文老歌,記得旋律忘記歌名,後補。

.SLAVE有專門做一塊布條給他,上面有「反核」字樣,此為Sugi的重要理念之一。不過兩天我都很晚到,沒簽到任何布條oyz

.這人之前不是雙腳骨折嗎...為什麼他可以活跳跳...而且那腿的纖細度,看來是沒有石膏!我怎麼不覺得骨折這麼容易好o_0

 

Inoran

.眼罩萌。第一天我們還在開玩笑說他哪裡學來這種萌招,結果他Tweet說自己是受傷了...怎麼回事?!囧 頓時非常擔心,不過看現場還是照樣萌,萌到天邊了(艸)

.第二天他很high,聽到台下吼他名字就會笑得不可一世(笑)。什麼天使、妖精、蘭花都是浮雲,井上跑這人基本上就是個明神,惹他不得XDDD

.團員介紹的時候他肉聲回應了台下。肉聲!!!好像說了「雖然我一隻眼睛看不見但是(ry」...?

.跟Sugi遊玩的鏡頭很多,蹲著互彈啦~相視而笑啦~玩對方的樂器啦,最離譜的是互相摸屁屁...這www 些www 人www 印象最深刻是有一次Ino跑到上手摸了Sugi一下,然後立刻跑走,Sugi回頭笑看一眼繼續彈,結果Ino馬上又跑回來摸了第二次,Sugi一臉「嗯嗯還來!?」吃驚的表情,然後兩人都笑開了。這www 些www 人www

 

真矢

.他的鼓座應該有墊高吧?只要視線往鼓座移,就會看到真矢爸爸揮汗如雨、臉上認真又開心的表情:)

.打鼓的時候左手上臂貼著耳側伸直、手持鼓棒垂到身後,接著全力打下去的樣子太。帥。了。真ちゃん我愛你(艸)

為什麼沒有鼓SOLO?!(# ゚Д゚) <火!

 

 

J

為什麼沒有BASS SOLO!?(# ゚Д゚) <火!

.從後排看很帥很可愛啊,不過前面的朋友說他那鬍渣根本就是山賊XD(大爆笑)

.謝幕的時候吧?J接過台下一塊布條,結果攤開來上面大大寫著「真矢」XDDD 他楞了一秒很無辜又無奈的樣子,我們豪不客氣大笑了XDDD 最後J笑著拿去披在真矢身上:)

.這場J很收斂,不像Ino或Sugi玩弄其他人(笑),不過有人來糾纏他老人家一定奉陪啦。應該是有被Ino壓背XD

.左側(日語稱"下手")本來就是J的領域,很用力叫他、很用力甩頭、很用力揮拳的話,他通常都會看到,然後報以老大的笑容。老~~~大~~~的笑容!牙齒超閃!

.團員介紹的時候搖搖手表示觀眾叫得不夠大聲那表情超欠打XDDD

.前面的朋友說他們在ROSIER的時候狂甩頭,甩完抬起頭還暈暈的,就看到J跟他們比了一個大大的讚(゚∀゚)b 可惡他好可愛又好煩www  小心我們以後都牽手ヘッドバン或者開花攻擊他喔www

 

(接下來開了某個開關)

 

 怎麼說,除了「帥氣」「可愛」,這次看到他的笑容,感受最深的應該是「安心感」。2007的一夜限定之後,我看了他2010的solo、LUNA SEA台灣live、東京巨蛋黑服限定,solo的他是團裡的大孩子;南港展覽館的他是個韓流STAR(笑);黑服限定的他帶著壓抑的暴戾,一如那個以狂為名的樂團。黑服限定情況特殊,其餘時候J都是帶著笑的,多年以來不管是齒列不整習慣遮臉的時候、還是整過牙齒廣告般燦爛,個人以為笑容一向是J的特色。

 然而2013年1月27日的他,他同樣帶著燦爛的笑容,給我的印象卻不是「少年一般」或者「孩子氣」。

 終幕之後SLAVE從未散去,奇蹟似地盼到了2007年的一夜,又奇蹟似地盼到2012年REBOOT,心碎一地的疼痛與彷彿升天的喜悅,極端的情緒落差讓SLAVE疑神疑鬼,隨時擔心哪天又要被重摔落地。雖然我們應該還是會痴痴地等、等到主人回來(畢竟有過前例,除非他們說了重話再不聚首,否則大家勢必會等吧),但...再也不想重來一回那種痛。那種讓從未百分之百中二的我,寫下「大家都死了,就不會結束」這種病台詞的痛,再也不想感受了=皿=

 從今以後一直一起?不會再次終幕?不,他們從未承諾什麼。因為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他們選擇了不開口--也許是「大人」的狡猾,也許是曾經失去的懼怕,他們和我們都一樣。SLAVE疑神疑鬼到什麼程度?當我看到「The End of the Dream」幾個英文字出現在LUNA SEA官方網站的時候,腦中閃過「解散」與「再開」兩種可能,因為「夢的終結」或許是美夢的終點,也可能是現實的開端。事實證明是後者,LUNA SEA的新曲、新專輯、新巡迴不再是夢想,我們在武道館、在Zepp、在台灣看到了他們。但我們又擔心起下一步,新專輯ok嗎?新專輯之後呢?巡迴之後呢?

 想太多啊,人家會說,我們自己這麼覺得。這不正是個必須「享受當下」的例子嗎?

 J在台上笑著,當然也並未告訴我們什麼。那是一種讓人安心的微笑:讓人覺得他在台上是安心的,台上的人使他覺得安心;因為他們都安心,身為SLAVE的我們也安心。那是一種包容一切,包括自己與他人的微笑。不是聖母謝謝,雖然他老是帶著瑪利亞項鍊跟瑪利亞音箱。 看著那樣的笑容,明白了縈繞心頭的憂慮都是枉然。他們安心地笑著、彈著、敲著、唱著,我們所需要做的,只是揮舞雙手、喊出聲音、盡情甩頭,向台上的他們拋出無上的熱情。那是開心,是感動,是狂熱,是感謝,是對於此時此刻與身邊的人、台上的人享受同樣事物這個奇蹟,所產生的無線感慨。

 J笑著,我想著,想著很多很多,又什麼都沒在想。

 就這麼開心得想流淚。

 當然這種明明情況不明但台上一笑台下就快哭的情況還有個形容叫「被呼隆過去」,不過就別提了wwwwwww

 

 看完這兩場冬音都要變成J SLAVE了(笑)。回家之後把這事跟在日本的親友說,他表示在日本live上看到的J,也是這副令人安心的模樣。

 J在手機日記上的一段話,徵得提供者同意的話想來翻譯。原來,在台下覺得他笑容無比安心、感蓋萬千的我們,與他心有靈犀呢ヽ(●´∀`●)ノ(是你想太多)

 

 .

 .

 .

 .

 .

 .

 

 總之就是這樣(哪樣?!)

 寫完上面一串想太多的感想,忽然沒了力氣(苦笑)。週一拖著疲憊的身軀南下,週二一到公司就被丟了震撼彈,不爽之中掏出那塊花了300塊買的小鏡子,忽然很想哭。Live上得到的力量,這麼快就派上用場了啊...想抱怨之時就想到那個大大的笑容,把無建設性的話吞了回去。是啊,他們從30變成40成長了許多,我也不能再是以往幼稚的自己了。於是甩甩頭,挺胸繼續過日子;於是每回拿出小鏡子,就會想起1/27看到的笑容。

 

 就是這樣啊。

 所以這是一篇痛子SLAVE被主人摸頭的故事,完wwwwwwwwwwwwww(喂!)

 

----

 

應該是寫完了啦!真有想到什麼再敘!(゚∀゚)(゚∀゚)(゚∀゚)(゚∀゚)(゚∀゚)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aren
  • 最近回娘家整理東西,把LUNA SEA的專輯拿回家重新聽了一遍
    上網看了黒服限定GIG的影片,好震撼,好感動!
    自從他們解散之後我就沒有發漏他們的消息了
    還是喜歡五個人在一起的LUNA SEA
    聽著歌想起高中時期的瘋狂歲月,自己跟朋友跑去日本看演唱會
    曾經有的熱血與感動都回來了
    然後很懊惱的今年他們來台北我沒跟到 QQ
    是說根本不知道有這件事,哎~
    希望下次他們來的時候能去聽 ^^
  • 黑服限定很幸運能去現場,那份震撼大概永難忘懷。
    五人還是那樣的五人,雖然孩子氣的部份沒變,但是更強大了。
    很開心高中時期有他們(看來我們年齡相仿/笑),也很高興現在有他們。
    希望下次你也能一起去聽台灣演唱會!>w<

    冬音 於 2013/05/24 12: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