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者聯盟同人
.東尼.史塔克&史蒂夫.羅傑斯,友情以上(?)
.電玩宅出沒注意

 

 

【想像力】

 

 

  復仇者們住在同一棟房子,不代表他們必須時時刻刻膩在一起。畢竟這些人孤僻的孤僻、怪異的怪異,全都尊重彼此的私人空間,況且東尼還給了每個人遠大於基本需求的空間和設備。

  不過也不代表他們不喜歡跟跟其他復仇者相處。一個人的孤僻和怪異部份來自於天性,部份來自於遭遇,復仇者們或多或少有些不願再提又揮之不去的過往傷痛,丟不開的影子一樣糾纏不清。

  或許因為獨處容易想起過去,復仇者們雖不承認,卻都挺喜歡那些不用出任務、在大宅裡像一群正在放假的普通人一樣閒晃得時間。比方說三三兩兩晃進廚房的早餐時間,圍著拳擊場下注的自主訓練(考森探員來訪的時候自動休市),或者打球、逛街這些時下一般人會做的事情。

  比方說他們的電影夜,桌上總有很多很多爆米花,跟喝到打飽嗝的可樂。這種中產階級嗜好死有錢人東尼基本上是看電視學來的,布魯斯有大學生跟同事教導他這些,娜塔沙跟克林特某中意義上從作中學--他們都出過必須扮成普通人的任務。史蒂夫的流行娛樂知識雖然晚了大家七十年,不過最近他正如火如荼地趕進度。他最近開始懂得欣賞識骨尋蹤裡頭的人際關係了,雖然詭異程度不下超級罪犯的屍體總是讓史蒂夫頻頻皺眉。

  噢,還有他們的最新娛樂:電視遊樂器。

  當一個團隊裡有兩個高智商科學份子,猜測裡頭至少會有一名電玩愛好者並不為過。復仇者聯盟呢,恰好有兩個。幾乎一見面就自認為科學搭檔的東尼和布魯斯,在發現彼此都對電視遊樂器樂此不疲之後,他們開始在科學實驗之夜間穿插電玩之夜。然後電玩之夜開始延長,變成了電玩熬夜,接著順利成章變成,嗯,電玩通霄夜。接著是很多個電玩通霄夜。

  其他人意外發現科學家們躲在試驗室打電動,是因為裡面傳來驚天動地的叫罵聲,聲音大到美國隊長認定出了實驗意外,要求JARVIS開門讓他們進去。

  「發生何事?!」
  「史塔克!博士!一切都還好嗎?!」
  「...我看他們好得很,隊長。」

  結果發現東尼跟布魯斯正在完快打旋風x鐵拳*。兩人完全不在意後頭一臉嚴峻的復仇者,互相攻擊叫囂(不過布魯斯仍舊十分紳士),直到娜塔莎直接切斷電源。

  (顧名思義,快打旋風x鐵拳的格鬥遊戲,CAPCOM出的。筆者正在玩超級英雄xCAPCOM,挺好玩的)

 

  「Fxxk!我的進度!」
  「啊...」

  東尼幾乎抱頭痛哭(你懂的,進度什麼的瞬間歸零),然後有點擔心地看向布魯斯,發現後者沒有浩克化的跡象,鬆了一口氣。

  「我相信兩位只是在玩電視遊樂器,羅傑斯先生。」JARVIS比平常更冷靜地解釋,但所有人發誓他們聽見了一抹愉快。
  「馬後炮!」東尼繼續哀悼他一去不復返的遊戲進度。
  「搞什麼,你們幾歲啊!躲在房間偷打電動!給我拿來!」克林特誇張地睜大眼睛,搶過把手又被娜塔莎一掌擊落。

 

  「我們不是有意打擾兩位的休閒娛樂,不過...你們這幾天似乎花了太多精力在這上面,兩位不覺得嗎?」

  尊重他人同時注重健康的史蒂夫,臉上同時寫著「抱歉」和「這必須停止」...還有一點點「這究竟是什麼東西」。索爾對電玩一竅不通,克林特比手畫腳解釋給他聽,他最後結論「是一種可以和方盒互動的魔法」,大家也懶得糾正。


  「噢,不過就是個電玩!」東尼輕挑眉毛,對上史蒂夫瞇起的眼睛後噘嘴。
  「好吧史塔克,我們確實是玩得過份了點。」布魯斯一貫溫和地苦笑,搔搔一頭捲髮,「六小時的對戰遊戲?」

 

  之前他們已經打了好幾輪戰國BASARA 3,天知道花了多少時間。

 

  「這必須停止,」史蒂夫說了出來,「或者至少必須改變。」

 

  結果復仇者大宅的非成文共同生活公約便多了一條,「打電動必須在客廳,或其他同居人肉眼能及之處」,以便任何人發現兩個電玩宅過份沈迷遊戲的時候,可以提醒他們、阻止他們、用枕頭丟東尼、或者乾脆踢掉電源。

 

  於是電玩迷把電玩搬到了客廳,在不用出任務又非電影夜的晚上,靠著那套可容納復仇者全員的大沙發,繼續他們的電玩之夜。本來就喜歡各種玩具的克林特很快成為電玩之夜不定期成員,接著出乎意料是娜塔莎,熟練把手操作的速度跟戰鬥時玩槍的速度沒兩樣。湊足四人他們開始玩HALO,或是馬力歐賽車--這造成索爾的加入,丟香蕉皮似乎特別引起阿思加德人的興趣,他總是在拋擲或躲避香蕉皮時大呼小叫笑得開心。

 

  唯一不加入戰局的是史蒂夫。他告訴大家自己不擅長操控任何機械或電子產品,在東尼跟克林特強迫他玩鍊金術士托托莉的時候,史蒂夫舉出他弄壞過至少五隻手機、曾經使一台戰鬥機墜毀的事蹟而抵抗成功(雖然後者完全是為了拯救世界,而且玩鍊金術士系列其實不太可能弄壞電子產品)。

 

  史蒂夫總是靠在沙發角落看大家打電動。不打並不代表他覺得無趣:一些作畫精美、劇情扎實的角色扮演遊戲讓他有看電影的感覺,而那些主角揮舞著武器衝鋒陷陣的遊戲,華麗的招式甚至讓史蒂夫覺得實戰派得上用場,還跟克林特在練習場親身比劃過。而史蒂夫最喜歡看大家過於認真又那麼放鬆的表情,他甚至帶素描簿參加電玩之夜,畫下夥伴們難得一見的表情。

 

  這天他們玩的是一個單人遊戲,只有東尼手上握著把手。比較晚到的克林特跟索爾看到東尼獨佔電視遊樂器,一個抗議一個打算離開,是布魯斯再三遊說這個遊戲值得一看,並且保證一段時間之後會開始馬力歐賽車,兩人才坐了下來。

 

  「塔莎,你能像那樣打鬥嗎?」

  克林特一邊吃小甜餅,一邊指著超大畫面上華麗跳躍、一身黑衣的女性角色。娜塔莎仔細端詳了一段時間說,

  「如果史塔克給我那樣的槍就可以。」

  畫面上女主角用裝備在鞋跟上的雙管手槍,往四周散射子彈的同時跳舞一般移動,黑色長髮隨著他的身形飄逸,華美而豔麗。

  「如果我們可以解決動力來源的問題,當然可以」


  東尼眼睛不離螢幕,耳朵還是聽進了四周的對話。這裡「我們」想當然爾指的是班納博士,布魯斯點點頭。

  「但是他發射子彈用的是魔力,或者說子彈本身就是魔法,」布魯斯立刻陷入高科技電玩宅特有的「科學思考一切電玩設定」狀態,「這種能源恐怕連東尼的反應堆都無法替代。」
  「也是,目前還無法做出能實體化成各種物質的能源,」東尼持續操縱女主角劈開一只身體中央長著大臉的怪物,「不過我可以給你做套COSPLAY裝,既然你們都喜歡黑色,而且嘿,都具有拷問人的絕招。」

 

 =>大家猜到了吧?是BAYONETTA大姐~XD

 

  怪物被主角的高跟鞋踢進一只鐵處女,在裡頭發出生命即將終了的慘叫,那聲音讓史蒂夫皺眉。史蒂夫暗自想像娜塔莎打扮成主角的模樣,他手上的鉛筆在素描本上塗塗抹抹,出現了線條簡單構圖,嗯,光就外表絕對沒問題。紙面上的美麗刺客一身黑,手上扣著華麗的雙管槍,嘴角勾起一個畫面上女主角那樣的微笑。說不定像東尼說的,內在多少也有些相似。他們都適合黑色緊身皮衣,打鬥起來快很準,動作又華麗。

  「那你就該去COS那個謎樣的角色啊,」克林特插嘴,「跟BAYO姊對幹的那個」
  「你說JEANNE?」東尼挑眉,沒有反駁課林特提的是女性角色這點,「我看起來像金髮碧眼的樣子嗎?真要挑扮LUKA還差不多,他是黑髮褐色皮膚又花花公子」

 

=>JEANNE
=>左:LUKA

 

  「嘿,你可是紅色耶,」克林特攤手,「而且你實在矮到沒辦法扮成LUKA,認了吧。你就穿一身紅,戴個金色假髮,跟塔莎扮的BAYONETTA站在一起,我教你擺姿勢,畫面保證撩人」

  史蒂芬模糊回憶著他們對話中的紅衣角色,不自覺又放縱想像力,筆下模擬東尼穿著類似衣服,當然是改成男生版的模樣,出乎意料還不難看。東尼某些時候的鞋跟確實也有那麼高--這句話他當然不會說出來。


  「去你的肥鳥」

 

  東尼用眼角餘光怒視克林特一眼,又立刻盯著畫面。頭目戰即將結束,女主角出聲喊了某句咒語,忽然身上的黑色衣物變成一陣黑煙往上衝,在畫面上方形成一隻黑色怪物,把剛才戰鬥的對象吞了進去。

 

=>像這樣

 

  史蒂夫張大了嘴,不懂為何衣服會突然消失,女主角立刻呈現一種...衣不蔽體的狀態,雖然三點不露,完美的曲線卻一覽無遺。克林特響亮地吹了聲口哨,娜塔莎頭也不回丟過去一個枕頭。

  「敢想像你就死。」
  「什...那是什麼?!」

 

  畫面上的戰鬥已經結束,女主角恢復一身黑衣,但史蒂夫顯然尚為從震驚中恢復。虛構的女主角突然幾乎全裸又立刻恢復原狀,帶來的震撼似乎比對抗超級罪犯和外星人還巨大。

  「那是BAYONETTA的魔法。」東尼一邊存檔一邊漫不經心地回答,準備退片讓索爾玩賽車。
  「魔法...?」嘴巴還是閤不上,史蒂夫鸚鵡學舌地重複東尼的話。
  「他的衣服就是他的頭髮,剛剛那是召喚跟他簽訂契約的魔人協助攻擊,這時候BAYO姊就會有點...涼快,你看到了。」

 

  說完東尼回頭看沙發上的史蒂夫,發現後者滿臉通紅。

  「嘿,史蒂夫,你還好吧?這遊戲裡頭過多的裸路,跟拿天使開刀凌虐這回事,是不是讓你不太高興?」

  史蒂夫一直以一種舊時代的方式表示對女性的尊重,此時東尼有些後悔讓他看這種某種意義上的成人遊戲,哪怕史蒂夫早已經成人。加上這款遊戲充滿濃厚歌德風,東尼擔心處處有違史蒂夫的信仰。

  「不是...那些都是很精緻的美術,我不覺得受到冒犯什麼的...只是...」
  「只是?」

  由於史蒂夫用手按著額角而且彎下腰,東尼不自覺跪在沙發前面,努力想看史蒂夫的表情。藍眼睛對上寫著疑問的褐色眼珠,當史蒂夫發現東尼近在咫尺,忽然發出一聲低吼,從沙發上蹦了起來。

  「哇啊?!」
  「哇喔!?」

  原本跪著的東尼現在往後倒去,壓到正在挑選馬力歐賽車的克林特;索爾眼明手快扶住兩人。

  「史蒂夫吾友,何事驚惶?」
  「呃,沒事...我想去喝點東西」

  邊說著史蒂夫幾乎是落荒而逃地快步走向廚房,素描本夾在腋下。即使心不在焉四倍聽力還是接收到克林特「幫我拿包小餅乾」的請求,他朝後方揮揮手表示答應。由於沒有回頭,史蒂夫沒看見東尼用摸不著頭腦的表情盯著他的背影,直到史蒂夫消失在走廊盡頭。

 

 「他是怎麼了???」

 

  史蒂夫到最後幾乎是用跑的到了廚房,開冰箱拿出冰牛奶開始灌,也忘了用杯子。他知道自己滿臉通紅而且渾身發燙,因為...因為他管不住的旺盛想像力剛剛任性了一番。


  不,不是娜塔莎扮成BAYONETTA然後接近全裸的模樣。

 

  而是...他忍不住想到...那麼戰鬥方式跟BAYONETTA極為相似的JEANNE,也會類似的招式嗎?於是腦中的畫面變成了身穿紅衣高跟鞋的...的東尼.史塔克,他的衣服是他的頭髮,而當他召喚不知道什麼鬼東西的怪物時,那身鮮紅色衣服就會...

 

  「天啊,噢天啊!噢老天啊...」

 

  史蒂夫沮喪地搓亂了頭髮。

  

  當他回過神來,素描本上已經出現了想像力和繪畫能力合作的結果。

 

  他打死都不會給任何人看素描本上,那張身穿紅衣的東尼半裸的想像圖。

 

 

(完)

 

1. 最近在玩BAYONETT,that's why。真的。
2. 誰來畫個JEANNE東尼給我吧...(艸)
3. 一開始想用Extremis裝甲,金色貼身褪去感覺跟BAYO姐有異曲同工之妙,但Extremis發生在英雄內戰之後,那就不可能大家一起和樂融融打電動了...所以改成隊長的想像哈哈哈哈對不起史蒂夫我讓你腦補了(艸)
4. 科學家組合很宅,把他們想成The Big-Bang Theory裡面那群人就行(爆)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