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東尼史塔克不能說的偶像崇拜

 

  他承認,邀請所有復仇者住進史塔克大宅,有那麼一部分是為了掩蓋就近接觸美國隊長的私慾。

 

  當然還有很多其他的部份,比方大家一起行動方便、跟布魯斯當宅男同好方便、培養感情方便什麼的。他甚至願意大方承認這些有個性的復仇者吸引著自己,只要不叫他在任何靈長類或神族或外星人(呃,基本上就是任何人)面前說出口就好。越有個性的人在一起越需要磨合,這點東尼不會不知道,但史塔克大宅為每個人保留足夠的空間,樣樣不缺的資源,加上時不時發生的磨合--動手動腳甚至動槍動刀,而不是只有嘴炮--使得復仇者們很快度過一開始的尷尬,成為以奇妙相處模式的室友。

 

  於是他們理解了超級英雄室友們不為大眾所知的面貌。

 

  比方說,你永遠不知道克林特何時會一躍而下,因為他似乎在每個天花板上築了鳥窩。
  比方說,娜塔莎無論何時都妝容完美,即使是他們大半夜出勤的時候。
  比方說,布魯斯瘋狂地愛著各式廚藝節目。
  比方說,索爾其實還是有文藝氣息的,他會幫電視節目上的芭蕾舞劇配唱。
  比方說,東尼...好吧東尼.史塔克的一切都讓室友們頭疼,以至於沒有什麼令他們特別訝異。
  比方說,史蒂夫雖然無比懷舊,學習新事物的速度比任何人都快。

 

  比方說,史蒂夫能夠非常伶牙俐齒,前提是你正好踩在他忍耐的邊緣。
  比方說,一旦你越過了史蒂夫的忍耐線,他會完全陷入絕對零度的沉默。
  比方說,怒氣消退的那一霎那,史蒂夫總是不自覺伸手想要摸摸對方的頭,又覺得不禮貌似地立刻收回去。
  比方說,只要史蒂夫沒在生氣,他是如此尊重並體貼他人,願意傾聽所有人如滔滔江水源源不絕的各種話題,從東尼的網路論到克林特的甜餅乾百科全書。

 

  比方說,只要拿起素描簿,史蒂夫的眼睛總發出難以言喻的光芒。
  比方說,清早由健身房走出來的史蒂夫,道早安的聲音確實添了幾分清新的性感。

 

  比方說......

 

  見過史蒂夫越多模樣,東尼就越為他神魂顛倒。撇除偶像崇拜,東尼.史塔克確確實實迷上了史蒂夫.羅傑斯這個男人。只要史蒂夫做出任何要求,或者不做任何要求、只消表示他有某個意願,甚至只需東尼單方面認為史蒂夫想做某事、只是因為種種矜持禮節說不出口,史塔克總裁大人就會立刻馬上主動全自動達成那件事。

 

  一切就是這麼發生的,因為東尼想完成一個史蒂夫沒有說出口的願望。

 

  好,繞了半天總算回到原點,也就是東尼.他媽的天才.史塔克縈繞腦海的疑問。

 

  現在他媽的是什麼情況?

 

  東尼正在努力搞清楚。他發現自己腰際按著一只大手,總是肌肉酸痛的肩膀上按著另一只,兩處都不停傳來雙手主人比紐約夏季更高的溫度,間接使得自己衣服下的皮膚,也變得如紐約夏日一般潮濕。遠遠地傳來不太友善的吼叫,東尼聽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心跳劇烈、皮膚發燙,胸前的反應爐好像要爆炸一樣。

 

  OK,現在的情況是,我被一個人扶著腰按著肩膀。
  好了,好了,好了,到底什麼情況?

 

  自己在做什麼,或者說在被做什麼?等等等等,或許該先問:這裡是哪裡?
  東尼努力回想事情發生的經過,卻發現那顆知道如何在沙漠廢墟中,用一堆廢料做出鋼鐵人初代裝甲的腦袋,居然跟灌了漿糊沒兩樣,什麼都想不起來。這可不該發生在東尼.史塔克身上,僅存的理智告訴他,一定有什麼事情不對。

 

  眨了眨眼,面前一堵髒污的紅磚牆,一雙撐在牆上的手...自己的手。終於發現一樣熟悉的事物,東尼鬆了口氣。所以他是撐著一堵(應該屬於紐約某條暗巷的)牆壁彎腰站著,幹甚麼呢?喔對,還有那雙熱燙的手又是怎麼回事?哎唷,為什麼他的嘴裡直冒酸氣?下意識抹了抹嘴巴,發現不知何時滴出來的口水弄髒了衣服,他在衣擺上抹了抹手背。昏暗中看不清顏色,但觸感表明自己穿著棉料T-shirt。

 

  所以自己剛剛在從事某種休閒活動,而且不是在需要穿襯衫打領帶的場合。慢慢開始運轉的超級腦袋尋線思考,耳朵卻聽見不友善的聲音逐漸逼近,叫囂著紐約人熟悉的各式髒字。東尼本能地想抬頭尋找聲音來源,忽然肩膀上那隻手迅速移動到後頸,不由分說把他固定在彎腰的姿勢。在東尼想起身回頭大罵的霎那,那雙手的主人全身貼到了東尼背上,一個熟悉的嗓音焦急地說了--

 

  「不要動」

 

  瞬間他腦子都炸開了。

 

  媽---啊---救---命---

 

  那聲音如此貼近,在他耳邊帶來一陣暖意,東尼一陣顫慄,好像有誰把交流電接在他頭上。
  他可是一輩子不會忘記這聲音。

 

  居然是史蒂夫......!!!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