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近況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本站內容,這是基本禮儀唷(^-^)

標題這麼長是怎樣啦!XDDDD

這篇是2011.10.12 Buchi = ササブチヒロシ(ex. Plastic Tree-->這樣寫最多人知道是誰吧)邀請朋友們在台灣開的慶生演唱會感想文(長!)。在這圈子待了20年的Buchi,帶來的「朋友」從新生代V系到超大牌業界名人,陣仗非常驚人。且看此次來表演的陣容:

●ぶちおさんセッション(台湾編) 

Vo.樹威(ex-Vidoll)
Gt.HIRO(ex-La'cryma christi.Libraian)
Gt.aie(deadman.the studs.the god and death stars)
Ba.リウ(ex-メトロノーム、ADAPTER。)
Dr.ササブチ ヒロシ(ex-Plastic Tree. http://www.sasabuchi-hiroshi.net/)
Dr.Sakura(Creature Creature・・・エンダ・・・いっぱい)

●Silverbus (台湾) 

Vo/G.李承軒/ リーチェンシュエン
Dr.鄭凱同/ ゼンカイトン
Ba.飯田辰徳/ イイダタツノリ

●東京酒吐座

Gt.渡辺 清美(殻、acid android)
Gt.Vo.YUKI(Presence of soul)
Gt.Yoshi(Presence of soul)
Ba.the k(101A)
Dr.ササブチ ヒロシ

●サムライダイナマイト 

Vo.加納摩天楼(有名人.munimuni)
Gt.HIRO
Gt.aie 
Ba.TETSU→Toshi(改名されました!)(munimuni) 
Dr.ササブチ ヒロシ

 

有沒有看到一些讓你覺得「ㄟ?!o_0」的名字???尤其是打鼓的人???

對,出現了sakura,那個sakura,就是那個ex. L'arc~en~Ciel的sakura啊!0_O" 這位重量級來賓的名字直到live前不久才公布,雖然我不是虹飯,聽到這如雷貫耳的名字也著實嚇了一跳。不過由於不是虹飯,事前也沒預習來賓名單,老實說直到抵達現場跟朋友聊天,我都不知道除了Buchi跟sakura還會看到誰XDD 趕到會場差不多五點,要去領票排握手會,於是問朋友:

 

我  「等下除了Buchi跟sakura,到底還會看到誰啊」

友A「還有 ex. VIDOLL的樹威」

友B「就是很像OOO的那個XD」(為了當事人名譽所以消音)

友A「吉他手有HIRO」

我  「喔!!!!!!」

 

於是因為HIRO而情緒小小激動了一下...明明是來慶祝Buchi生日的(爆)

領到票順便買東京酒吐座的專輯,上到一樓才知道原來買專輯等下握手會可以順便簽名。問題在於除了Buchi、sakura、HIRO、樹威,其他人完全認不出來啊,這樣握手會有點尷尬吧?!所以當下進去握手的意願坦白說不太高。可是來都來了不握很可惜,況且那位sakura在現場耶,跟sakura握手的機會這輩子能有幾次?超稀有!還是去握吧!所以還是乖乖去排隊了。

工作人員表示握手會延遲15分鐘開始,不過其實遲了快一小時(爆)。樂手們在the WALL舞台前排排坐,呈現這樣:

 

[Buchi] [Toshi] [誰o_o] [YUKI] [誰o_0] [誰O_O] [誰>_<] [樹威] [sakura] [HIRO] [誰>_;<;;]

 

的狀態(毆)。對不起我真的認不出來Orz ...這天在這種「???」的情況下握手的絕對不只我一個,說不定連樂手們都是「???」狀態,因為在日本他們說不定不太舉辦握手會的,你想想sakura這輩份了根本不會舉辦握手會吧!

 

OK其實應該是

 

[Buchi] [Toshi] [清美] [YUKI] [the k] [リウ] [aie] [樹威] [sakura] [HIRO] [加納摩天樓]

 

才對。即使現場「???」氣氛濃厚,每位樂手還是很盡責地跟大家握手寒暄,沒梗好聊就微笑以對(^-^)。我也很盡責地想辦法一路聊到底,鼓起勇氣問氣場很強的sakura、和戴著墨鏡無表情的摩天樓「怎麼這麼早就在喝酒」之類的(笑)。Sakura很有禮貌地跟我說「這一點酒還不算什麼」,摩天樓則是回「台灣啤酒好喝」。其實參加握手會的人數一多(不管是樂手或歌迷),為了控制時間,根本不會有太多空檔讓人閒聊,有時點頭微笑完就得換下一位,不太會有「不認識所以想不到話講」的問題,是我多慮了。

但,出乎意料的空檔還是出現了。

排在我前面的友人與sakura有許多愛恨糾葛(?),於是跟sakura說了很多話。在他講完之前我跟樹威已經寒暄完了(內容是「謝謝你來台灣」「(點頭微笑)」「今天也很帥唷」「沒有沒有」,兩人呈現 ...>(((^-^) /\ (^-^)))<... 的無言狀態。他握手的時候不是擺動手臂,而是擺動手腕,很秀氣且有趣。不過無言相視而笑實在有點尷尬,我努力想找話題,看到樹威的黑色亮面外套,脫口而出:

 

我有一個包包質料跟你的外套一樣耶!(^o^)

 

(相隔一秒)

 

真的唷!(^o^)

 

樹威竟然回答了www 我們到底在在幹嘛wwww

因為場面實在太蠢,入場之後我把這件事告訴朋友,大家都很開心。天啊還好樹威很好心地接話,他如果一臉「沒話找話聊也要有個限度」的表情我就糗了XDDD 只是日後看到那個包就會聯想到樹威吧XDDDD

HIRO桑已經化好妝,眼睛周圍非常黑,飄飄的招牌黑髮綁在後面,皮膚很白很瘦。為什麼我花這麼多字數寫HIRO,因為他是我那個年代的代表人物之一(笑)。 並不是La'cryma Christi的歌迷,但對這個1997年「視覺系四天王」之一的團,經歷過第一次視覺系風潮的我,有一種近似鄉愁的記憶。但由於自己不是該團本命,不曉得該說什麼好;想起有位La'cryma本命的朋友這次不能來,便跟他說起這件事。HIRO聽了很友善地說「那請幫我轉達我的問候」,真是親切!於是揭開了我被HIRO收服的神奇寶貝之路---(???)

 

xxxx

 

明明序號頗前面,入場之後還是閒散地聚在PA台附近聊天。老人如我已經沒力氣去第一排了...雖然對這個決定有一點點後悔,這是後話。Anyway大家聚在PA台旁邊的階梯聊天等待開場,話題限定在某個主題使得我們覺得自己有點不堪(爆)。由於自己擅自定義這場live為生日同樂會,因此毫無緊張感,就是一種大家一起HIGH的興奮期待。平常的live可能台上一有動靜台下便尖叫不停,今天這種情況不多;當然也有可能是我們這群人聊太開了,沒注意台上動靜(毆)。

 

●ぶちおさんセッション(台湾編) 

Vo.樹威(ex-Vidoll) 
Gt.HIRO(ex-La'cryma christi.Libraian) 
Gt.aie(deadman.the studs.the god and death stars) 
Ba.リウ(ex-メトロノーム、ADAPTER。) 
Dr.ササブチ ヒロシ(ex-Plastic Tree. http://www.sasabuchi-hiroshi.net/) 
Dr.Sakura(Creature Creature・・・エンダ・・・いっぱい)

 

開場是Buchi與他愉快的朋友們(其實整場全都是XD),Buchi少爺一出場歡聲雷動,帶著笑意的歡聲。閃亮亮的樹威安定感頗好。下手(左邊)吉他是aie,一般人化妝會有「化了妝認不出來是誰」的問題,樂手正好相反,化了妝才發現原來那個是aie(笑)。不過我的視線一直固定在上手(右邊)吉他,是HIRO桑~~HIRO桑~~HIRO桑~~

 

...是要叫幾次!(^言^)

 

But我整個session都在看他都在叫他(艸)

畢竟這是我第一次親眼看到這位90視覺系偶像之一的吉他手,而且他完全有成為「偶像=受人崇拜的對象」的特質。吉他技巧很好的HIRO,不管彈什麼都游刃有餘,演奏中習慣隨著節拍搖擺甩頭卻沒有一絲刻意,所有動作都一派自然。綁著一把馬尾的中長黑髮柔柔亮亮閃閃動人(飛柔?),甩一甩會掉下來,他就趁著空檔重綁,那姿態好迷人啊...*_* 數一數他在這個session綁了三次頭髮。

 

連綁幾次頭髮我都有數,嗯。
人家都在看sakura我都在看HIRO、之卷 \(^O^)/

 

沒辦法hiro真是太可愛了!樹威唱一唱還去搭hiro的肩,被我嗆說小弟竟敢搭大姊大哥的肩XD  於是隨著我一激動就想前面的主席一直被我掐肩膀www 對不起因為HIRO太可愛了www  這樣受苦受難的主席,一直盯著sakura看的主席,在唱「rsg」的時候還好,「flower」時差不多就快不行了。Sakura敲完flower,自我介紹說十五年沒打這首歌了,是個十五年前視覺系樂團的曲(爆)。接著問Buchi,請用一句英文來形容你現在的心情。Buchi想了一下,是要用英文嗎?然後說了,

「I'm so happy」

緊接著下一首歌,I'm so happy。
主席崩潰了。我趁機抱抱他吃豆腐。←

沒辦法,sakura連打三首L團的曲,台下一堆L飯都激動了呀。我這不是虹飯的只是跟著節奏很high,本命飯心裡絕對有說不完的感動、說不完的感慨吧,尤其是sakura時期的虹飯。此時不禁覺得十年後還能看到LUNA SEA reboot的自己無比幸福...這是題外話了。中間MC的時候sakura提到本日是為了慶祝buchi生日而聚在一起,

「HIRO,C調」>>大哥口吻

「???(開始彈)」>>聽話的小弟

「Happy Birthday to you~~」>>大哥開金口

接著會場合唱生日快樂歌,背景是HIRO聽sakura命令(笑)彈的C調,問題在於怎麼聽都覺得sakura大人帶起的不是C調耶XDDD 整個就跟HIRO的吉他不合XDDD 不過還是很開心地唱完了。在sakura面前大家都是小弟與小小弟與小小小弟,好可愛。 後來sakura與buchi竟然開始雙人solo,而且逐漸往即興solo雙鼓決鬥發展,我在台下感覺興奮的熱流整個湧上喉嚨。

我們好像看到了很不得了的東西,主席如此說。

Solo開始時樹威還站在中間,過一會兒左邊的aie跟リウ發現兩位鼓手要玩,便把樹威叫到一旁。那時匆匆讓出主舞台的樹威,是對前輩抱著無限敬意的小弟弟。而佔據主舞台的,左邊是已成傳說的大老,右邊是銜接新生代與前輩的棟梁,你來我往的鼓聲交織了相隔超越十年的時空。我們在兩人的鼓聲中穿越了,回到各自的青春。

 

我們看到了很不得了的東西。

 

●Silverbus (台湾) 

Vo/G.李承軒/ リーチェンシュエン 
Dr.鄭凱同/ ゼンカイトン 
Ba.飯田辰徳/ イイダタツノリ

 

Sakura跟Buchi鬥鼓的時候銀巴士的團員也跑來看,看一半匆匆回後台,於是我們便猜到下一團是他們。Buchi session結束之後場內的人少了一些,想是去休息等東京酒吐座吧?畢竟不少人是為了Buchi而來,對台灣團或者銀巴這種文青團不見得有興趣。我是反正有團便聽的個性,加上有主席推薦加持,想必不會太不合胃口。

結果銀巴第一首歌竟然是Buch來打鼓!跨國界合作!據Buchi日記說這是他當晚最緊張的一首歌(笑)。Buchi打鼓時銀巴的鼓手凱同站在舞台左側,拿著沙鈴跟鈴鼓搖啊搖的樣子實在太可愛了XDDD 打完一首歌Buchi回後台,換凱同上,開始Silverbus樂音層層堆疊的、爆炸的迷幻。據說這晚音場不是很好,不過已經足夠讓我這個看live不安分的人一路晃到底。除了我和兩三位朋友現場幾乎沒人動,台灣的V系聽眾還沒有「總之聽到能搖的歌就搖」的習慣吧。

 

●東京酒吐座

Gt.渡辺 清美(殻、acid android) 
Gt.Vo.YUKI(Presence of soul) 
Gt.Yoshi(Presence of soul) 
Ba.the k(101A) 
Dr.ササブチ ヒロシ

 

有趣的是,比Silverbus更爆炸一點的東京酒吐座,我卻沒搖得那麼厲害。或許是台上傳來的壓力太重,已經不是隨樂曲搖晃的時候了(笑)。Buchi第一個鼓點下去很重很重、很重,瞬間被聲音充滿腦袋的我很想尖叫,那個鼓點把我的尖叫直接壓回了胃裡、那樣的重。於是東京酒吐座表演的時候我什麼也無法想,什麼也無法做。結束後的想法是,這麼容易被音樂和情境影響的話,哪天現場聽凛として時雨應該會發瘋吧...(笑)

 

●サムライダイナマイト 

Vo.加納摩天楼(有名人.munimuni) 
Gt.HIRO
Gt.aie 
Ba.TETSU→Toshi(改名されました!)(munimuni) 
Dr.ササブチ ヒロシ

 

其實酒吐座聽完我的腳已經到極限了。前面三團每一首歌我都跟著晃跟著跳,即使是無法思考的東京酒吐座時也不例外,兩個多小時下來腳都腫了,坐下休息便不想站起來,跟朋友開玩笑等會聽一首要先回家休養。

燈光一暗、音樂一響還是反射性站了起來,傳入耳中的是竟是古典樂,與冷颼颼的the WALL營造出一種詭異的氣氛,我與主席說「好恐怖」。想也知道Buchi不會帶什麼古典樂團來玩,而且通常越晚出場的團越暴,這壓軸的サムライダイナマイト(武士炸彈XD)自然不可能多麼緩慢悠哉;觀眾期待與古典音樂的反差,形成了我們感覺到的恐怖。

果不其然,在站定位的樂手之後出場的主唱加納摩天樓,相當挺拔的身高穿著一件淺色印花的和服,中等長度的頭髮全部放下來遮住了臉。

...遮住了臉跟女鬼一樣的打扮啊!!!是彩色和服版的貞子啊!!!是恐怖版的岩上達瑯啊!!!達瑯還有著恐怖中耍帥的做作感,摩天樓大人剛出場完全就是恐怖啊XDDD 摩天樓大人的MC很垃圾,用英文說「You are so great」太有趣我大笑XD 開口唱歌是死腔夾雜聽不懂的吼叫,最有趣的莫過於他會擺出在空中畫符(?)的手勢,還會以不知怎麼形容的姿態往上跳躍--

matenrou.jpg

 

嗯,就像這樣,畫完才發現後腳好像有翹起來XDD  總之摩天樓大人就像個恐怖遊戲出現的瘋狂陰陽師,在歌唱的間隔以特有的姿勢舞動。姿態獨特的他歌聲、吼聲十分有傳染力,第二首歌時原本還在叫要回家的我,被迷魂召喚似地直往前跑到激戰區最後面玩耍,瞬間感覺不到剛才的酸痛。完全見識到什麼叫腎上腺素激增...。還好酒吐座之後那段休息時間確實發揮效用,整場看完累歸累至少沒有累垮,否則最後給摩天樓大人這般召喚,可不是要了我半條命嗎...。

雖然從視野開闊的PA台移動到激戰區,位在後方倒也看得很清楚。戴上鮑伯頭假髮、紅唇濃妝的aie一下變得很顯眼,前方一堆人在對aie比愛心。友人說這時候aie人氣爆衝,因為第一個session時很多人根本還沒認出他是aie...XD  hiro原本綁馬尾後來鬆開,他就沒再綁回去,一路甩著又黑又亮的披肩長髮,跟aie兩人背靠背速彈的時候我都快升天了(?)。摩天樓大人也有來找hiro玩耍,不過不像樹威那樣親密接觸,只是稍微跟hiro背靠背。如果摩天樓也去搭hiro的肩讓他共用麥克風我真不知該說什麼才好...XDD

歌曲全部結束謝幕時aie丟很多pick,Buchi丟很多鼓棒,hiro也丟很多pick,更可愛的是他先伸長手把吉他放到觀眾頭上讓大家摸,然後...然後把手抽回去www  於是大家只好幫他撐著吉他好一段時間www 那畫面實在太可愛,hiro跟hiro飯都太可愛了!!!(艸)

hiro.jpg  

 

全部session結束後樂手們聚集到台上再幫Buchi唱一次Happy Birthday,然後一群人慢慢把他包圍在中間。接著hiro首先發難去抬buchi,大家一擁而上把壽星抬起來拋接,場面十分和樂。散場時前一百號可以領紀念海報,門口酒吐座的團員們親手賣著CD,慶生會的氣氛一直持續到觀眾出門,全場就以開心的歡聲開始、開心的笑容作結(附帶肌肉酸痛XD)。

為什麼Buchi會想到台灣開生日party,或許就是因為大家的熱情,讓他願意持續到訪。那是一個充滿回憶、也製造出許多回憶的晚上,將來或許不會再有這樣的夜晚。但我會,我們會一直記得那晚的開心,和大家臉上久久不散的笑容:)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那茲
  • 我現在想到最後摩天樓逼近包圍少爺的畫面還是會抖兩下XDDDDDDDDD
  • 不要讓我想起來XDDDD

    冬音 於 2011/12/29 22: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