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近況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本站內容,這是基本禮儀唷(^-^)

老樣子,前言很長。應該說文章很長。

高中開始聽V-ROCK、碰J-POP、接觸傑尼斯,參加過日本藝人在台灣舉行的演唱會,卻一直沒到日本看過任何live。今年Plastic Tree舉行首張專輯Strange Fruit發行十五週年演唱會「追懷公演」,意外促成冬音初次的日本演唱會行。

消息公布時我雀躍不已。不曾親身經歷Strange Fruit的年代,但對於入門專輯乃1998年Puppet Show的我而言,早期Plastic Tree代表獨一無二的青春,那個中二病開到筡靡、走在路上隨便腦子都撞到詩情畫意的年代。

比起向大眾宣示人氣度的武道館,更想去原本只打算在小型live house舉辦、同樂氣氛濃厚的追懷公演。無奈不曾遠征的我不知如何挪出(或者說硬擠出)時間,為了一場live跑一趟日本預算上也有些吃緊,只好悻悻然作罷。

消息公布一晃眼就到四月底,忽然公司這邊來了急件要去美國一趟。五月四號到美國、八號回來,咦,跟追懷公演重疊?如果把行程擠一擠或許能去大阪或名古屋…?!當下腦袋全放空只閃過這個念頭(苦笑)。包括Fan Club會員限定的前夜祭、後夜祭共有五場,但我的會員不是以自己名字加入,就算抽到會員限定也沒辦法入場,於是以7號的大阪場為目標。那就變成要4號到美國、7號到日本…也就是說6號就要離開美國!空中飛人也不是這樣當吧?!

行程怎麼排都不可能,於是改參加3號東京JCB HALL的第一場。FC抽選、公開售票都早就結束,唯一能買到門票的只剩日本yahoo拍賣,便一邊弄機票敲行程一邊逛拍賣。原本打算用兩萬日圓左右買一張arena(指跟舞台同一平面的位子)前幾排的票,結果一張門票標到兩萬八日幣時我放棄了=_= 最後得到第二バルコニー(若將舞台當一樓,相當於三樓)上手第三排,不太滿意但可以接受的位子。

機票訂好、旅館訂好、門票直接請賣方寄到旅館,匆匆忙忙辦好各種手續整理行李,三日便往東京出發了~:D

五點起床搭國光號到機場、早上八點的飛機,到成田出關已經過中午,把第二天到美國要用的大件行李存在寄物櫃,接著搭成田EXPREE到東京、轉一站到旅館所在的神田、check in。票早已安全到達旅館,第一次看到演唱會門票,感動~

 100516-1.JPG 

這次是全席指定(沒有搖滾區的意思),JCB HALL的舞台在地下室,第二バルコニー相當於地下一樓。幫票拍了照留念就出發往場地所在的水道橋,出了水道橋車站立刻看到バンギャ打扮的女生,果然大型演唱會場地很好找,跟著打扮對的人走就可以了(笑)。 

JCBホール是東京巨蛋的一部份,當天有棒球比賽因此很多人。到的時候差不多五點,已經要開始整隊,就乖乖去排隊。排到一半忽然覺得眼前有兩張眼熟的面孔,竟然是軟花跟ZOE!沒打電話竟然就遇到了,好開心好開心~(顯示為轉圈)

可是忘了拍照(囧)

兩人說等等才要進場,便約好散場再見。反正都劃位,不用那麼早排沒關係…我是第一次來所以想看看場地。進去之後就是周邊攤位,很可愛的貓印草莓鑰匙圈已經賣完了=3= 買了自己和大娟的場刊、一件團T(東京的是黑底銀色花樣)、質料不好但滿好看而且超大的包包,結完帳把所有東西都塞進包裡就往地下室。

 100516-2.JPG

↑走廊上閉錄電視的影像。

根據官網資料,JCBホール可容納三千人,觀眾席與舞台最遠的距離是三十公尺。我是不知道三十公尺究竟什麼感覺啦,不過比起在小巨蛋看傑尼斯是近多了…(或者比起朋友在東京巨蛋看傑尼斯orz)。第二バルカニー可以看到整個舞台,舞台上的人大概有三公分高吧呃,抱歉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形容了;; 空調不強,隔壁的海月說大概都這樣,大家high起來連三樓都滿熱的程度。另一邊是個男生,他說自己第二次看Plastic Treelive,手機桌面是竜太朗的大臉。嗯,有村果然很多男海月,這個男生全場唯一喊過的團員名字果然就是竜太朗(笑)。 

舞台大家應該已經在網路上看過照片,正中央垂著很大一片白色布幕,上面有黑色應該是樹枝的圖案,還有一盞吊燈,隨著燈光映照出漂亮的影子。雖是三千人的場地卻有一種小型pub/live house的感覺,應該是他們刻意營造的。

五點入場預計六點開場,實際約遲了二十分鐘吧。開場前放的音樂都很酷,舞曲風啦~電影配樂等等的風格都有。等了好一陣子開始滿場白煙,早聽說他們的舞台一向如此,不過連三樓都有煙霧也太厲害了吧?!BGM不是一貫的only shallow而是陰冷的女聲曲,唱著「I am all your dreams come true」…超酷!隨著燈光黯淡煙霧瀰漫配樂激昂,團員逐一入場,此起彼落的呼喊聲紛紛響起,我聽到好大聲的有村死音(笑)。

感謝k,找到了開場樂!這首超酷!!!是Daisy Chainsaw的"Hope your dreams come true"。




xxxx

 

啊啊,開始了。

舞台上的他們是現在的他們,亦或十五年前的幻影?

 

服裝是場刊上那套,隱隱約約看得出在重新詮釋十五年前的Strange Fruit。太朗帶著高帽子、脖子上綁蝴蝶結,最引人注意的是露了一截白晰的小腿。隊長的花襯衫十分可愛,五分褲下面是黑白條紋襪子;毛色很淺的啃啃馬上坐到後面,退場時才發現他穿的是花褲子。唯一沒露腿的是羊毛假髮中山明,寬褲子意外很襯他的身版,晃來晃去扭來扭去的時候褲子會跟著搖擺,新潮又可愛www

還來不及細細品味舞台氣氛,BGM驟然而止三個鼓點一下───媽啊是psycho garden!大家都慌了吧怎麼第一首就下這個?!原本都是終場前失心瘋用的歌啊!沒辦法只好瞬間馬力全開拼命high(爆笑)。正正也力馬high起來,兩腳一開蹲得老低馬上開始甩頭,一點也沒有三X歲的樣子…(快住口)。 

團員全體都很進入狀況,明明只是第一首,不止正正甩頭模式全開,中山明的Psycho garden吼叫也狀況絕佳;破裂合音上漂浮著有村乍聽之下毫無生氣的嗓音,躁進的樂器與隨時可能扭曲的主唱,我心想這就是了,十五年前就是這樣吧,幼年有村的惡夢與少年有村的不穩定,混合著長谷川正的英倫斯文變態,那樣令人不安、毒性的微妙平衡 

Strange fruits -奇妙な果実- 15周年・追懐公演
SE:Daisy Chainsaw "Hope Your Dreams Come True"

1.
サイコガーデン
2.twice
3.
クリーム
4.rusty
5.
銀ノ針
6.
変化

旧メンバーからのメッセージ「SHINより、奇妙な果実収録を振り返って」 

続.Strange fruits -奇妙な果実- 15周年・追懐公演
SE
My Bloody Valentine "only shallow"

1.1999
2.
テトリス
3.
眠れる森
4.
ヘイト・レッド、ディップ・イット
5.cell
6.
イロゴト
7.
蒼い鳥
8.
スライド
9.May Day
10.
クローゼットチャイルド

encore
1.
メイク(奇妙な果実ボーナストラック) 
2.Ghost
3.
エンジェルダスト

 

Psycho garden完了接twice,看來是打算按照專輯曲順演奏了。Twice完是第一次MC,不知為何開口打招呼的是正正@口@ 難道十五年前竜太朗是不講話的?嗯~不知為何。正正提到現場應該很多人不知道十五年前的GIO(某live house)是什麼樣的地方,希望能讓大家感受一下,所以現場氣氛果然是特別營造的:)第一次MC只有正正說話,簡單招呼打完就進下一首歌。 
 

「竜太朗――――

「アキラ!」

「那麼我們進下一首歌021」

「噗喫wwwwwww」

 

長谷川正你個抖S…wwwwww 

然後是CREAM。這種安可曲在前半場連發的感覺真是超詭異!本來有一點點期待CREAM能不能看到有村騷擾中山明的畫面,不過要是真這樣也服務過頭了(笑)。接著幾首是適合靜聽的曲子,Rusty連著銀針、再接到変化中間沒有停頓,舞台閃爍的燈光多是紅橙、藍紫色調,那白色布幕、黑色樹枝、搖曳吊燈在這兩種色調下襯托著團員全心投入的身影,尤其不時忘我轉圈的有村,有一回燈光漸暗時他戴高帽子的剪影讓我倒抽一口氣。

銀の針~変化的地方以啃啃的鼓和正正的BASS過場,氣氛一下子陰冷,有村就在台上旁若無人地踏步、轉圈。之前老覺得他過場的動作很做作,這次卻沒那種刻意;應該不是初次在日本看現場的激動蒙蔽了我的眼睛,而是他徹底進入了Strange Fruit那潮濕冷冽的氛圍。変化前半飄盪著山雨欲來風滿樓的不安,中盤漸快漸強,終於轉為有村與正兩人嘶吼的狂亂。曲終有村破裂的嘶吼伴著漸慢扭曲的吉他,最後以雜音效果作結。拍手之後舞台暗轉,

 

「本日的表演到此告一段落…」

「喂!!!XDDDDDDDDDDDDDDDDDDDDD

 

這樣就結束的話大家會衝上去喊退錢吧www 安可喊了幾分鐘看到staff在台上擺了一張桌子兩張椅子,桌上還有一瓶花,接著響起日本有名談話節目「徹子的房間」的音樂,現場觀眾都大笑。燈光打在桌椅上,大螢幕開始跑一個金髮視覺系的照片,然後放了一段談話,是Strange Fruit時代的鼓手SHIN的感想(訪問者:中山明)。不時會出現很吵的笑聲,分不出那是SHIN還是阿明…好像是阿明?XD

 

「(前略)…當時大家教了我很多事情,一起玩音樂,有時住在團員家,有時候他們會借我錢,受到大家很多的照顧XD」

(大笑)

「Strange Fruit的回憶…只記得有很多開心的事情。不開心的事情都忘記了。」

「KEN KEN,Plastic Tree全是些怪咖吧(阿明+全場觀眾大笑)。不過大家都是好人啦。途中大概會覺得『這些人到底是怎樣啊』(現場大笑不止),嗯我想一定會,不過只要過了這關,就可以成為能一直交往下去的朋友,嗯,加油唷XD」

 

SHIN超好笑www
對談完了之後開始放爵士風的BGM,全場又大笑,因為完全搞不懂他們想表達什麼wwww

 

「接著的表演將從以前的十張專輯每張選一首歌」

(開心歡呼)

「…有許多歌很久沒演奏了,多少覺得有點不安…」

(大笑)

「有任何感想、意見的話……請各位觀眾藏在心裡就好」

(大笑wwww)

 

然後是一聲開幕鈴,經典開場Only Shallow出現,團員沒換衣服又到了台上,只有竜太朗把帽子跟蝴蝶結摘掉了;很奇妙的是,這樣就使他從十五年前的「Ryutarou」變成了現在的「有村竜太朗」。

下半場的曲順是新專輯往舊專輯回溯。一直很想聽1999的現場,不得不說高音部分有村都唱上去有些嚇到我。中盤輪唱的部分是正正&有村,正正的聲音果然很扁,在這種不需吼叫的曲子會被有村的聲音壓下去(當然他麥克風應該也調比較小聲)。接著是テトリス,這首已經聽慣了,不知為何JCB的觀眾並沒有跟著喊開頭的はい?然後是MC,有村終於講話了,類似這樣:

 

「やぁ」

「どうも、プラスティックトゥリーです。」

(呀,我們是Plastic Tree。)

 

「ここからタイムトラベル?スリップ?タイムストリップ?ストリップ?してきます。」

(從現在開始我們要進行時間旅行(time travel)? 時間跳躍(time slip)?計時(time strip)脫衣舞?(strip)?)

 

(大笑)

 

用計時(time strip)連到脫衣舞(strip)真是太讚了有村www

一首一首倒退往更早的專輯,ネガとポジ唱的是眠れる森。2007年的歌,感覺好像沒多久,又好像已經過了很久…這幾年發生很多事情,聽著不覺感慨良多。眠れる森完畢大家拍手,接著是シャンデリア的曲子…hate red, dip it。又是這種突然跳到安可曲的模式!有村的煽動也是安可模式!不過大家也習慣了,馬上跟著起鬨亂跳。這次的舞蹈(?)比以前收斂,沒有以往大動作的跳躍式武打風格,就是瘋狂地轉圈圈轉圈圈。令人開心的是音準真的相當不錯,每次live最令人擔心的就是有村音準扭曲(其次是中山明演奏崩壞)。

不過唱到hello, hello, hello的時候一直很想聽「你好你好你好」…。 

シャンデリア完畢是CELL的曲子,結果前奏一下我以為自己會聾掉中山明你有必要把吉他開這麼大聲嗎?!那支還是你最吵的武器之一啊!是Les Paul啊!主唱的聲音被你蓋住了啊!XDDD 即便是「CELL」,本專輯最喜歡的歌,還是被那轟天吉他給嚇到了。從未想過會在live聽到這首,還是加快版本,雖然音響不太平衡不過心情很high所以一切沒問題(比OK手勢)。 

CELL完再度MC,煽動之後是シロクロクロニカル的曲:イロゴト。2008野台開唱唱過一次,這回音準真是好多了啊~(感動)。然後是トロイメライ的蒼い鳥,青鳥去年在台灣感動了一次,這回並沒有特殊的感觸,但還是喜歡中盤激昂的地方。唯一感慨的是此為ブチ時代的第一張專輯,讓人無法不想他。 

接著MC,太朗講一講問大家要聽誰說話?「アキラ~~~」,然後講一講換叫中山明煽動。明:「你們還記得嗎?還記得嗎?還記得嗎!那首讓你們跟著high的曲子!MUSIC START!」àスライド。中山明煽動的語氣好好笑啊真是的(摀臉)

據說許多海月看到有村拿吉他就曉得下一首是スライド了我還沒那麼厲害(笑)。大家跟著前奏鼓聲吶喊,有村繼續他擅長的流氓煽動,然後接曲子。スライド(專輯PARADE)之後是Puppet Show的曲子…May Day!我愛這首歌!煩人的中山明亂彈&扭曲的有村吼叫都很美好。接著直接上hide and seek的closet child,也太懷念!本篇就在有村令人頭皮發麻的高音(此為稱讚)、中山明陶醉的吉他、正正低頭狂刷中告一段落。

然後是長達十分鐘的鼓譟時間,安可呼聲中團員們換上團T回到舞台。此時不知為何,中山明戴上了牛皮紙正袋!眼睛還是發亮的藍色燈!MC也是戴著正袋說的,要把紙袋稍微拉上來嘴才能湊到麥克風XDDDDD 阿明提到跟肯肯一起看了很久以前的錄影帶,「為什麼會有那種東西啊!把他刪除啦!=口=」「加入Plastic Tree真是太好了!」à這句感動很多人,但是他語氣超搞笑。

 

「接著換誰呢?」

「ただし~~~」

「(小聲)不是正吧~~」

「肯肯~~~www」

「嗯嗯大家真聽話」

 

ちょっwww有村www
請不要操縱觀眾好嗎www 

於是輪到肯肯,有村送他一句「頑張って」(笑)。老是不懂肯肯的MC要表達什麼,他大概也不懂自己在說啥,觀眾在台下一直偷笑www 最後在(裝)可愛之下結束肯肯的部分。 

有村:「接下來換我來說吧」 

「可以叫我的名字嗎?」

「竜太朗―――!!!」

「大家這麼聽話真是太好了021」

「當初只是因為喜歡樂團所以努力,根本沒想到可以像現在這樣,在這樣的場地辦這樣的活動。當時真的沒想過…。真的很謝謝大家!」

 

有村,一個人獨佔大家的掌聲!真狡猾!XDD

 

「接下來是~?」

「ただし―――!!」

「那麼有請超級隊長~金髮很瘦的ただし!」à喂!!!

 

隊長可愛的口誤:

「(前略)當時真的沒想到可以持續五十五年…」

「等等www 他剛剛說五十五年嗎www」

 

不過隊長沒發現就算了www 

接著是Strange Fruit的隱藏軌「MAKE」。很吵的歌,有村全曲都用擴音器,根本聽不懂他在唱啥(當初歌詞本也沒這首)…反正很熱鬧很high就好(笑)。看Zy.的訪談本來這首也是live上吵氣氛的歌,後來作了Psycho garden,FAKE就逐漸失去出場機會了。MAKE唱完是工商服務時間, 

「來說件未來的事情。我昨天被蚊子咬了…來說未來的事情吧(笑)」 

表示七月發單曲、八月武道館, 

「雖然是十三號星期五,還是中元節…(喔喔~XD),可是武道館必定會很棒,請跟祖先一起來參加~」à中元節是祖先從那個世界回來的日子所以www

 

接著繼續煽動,

 

「還想聽嗎?」

「想~~~」

「那大家用力喊『想聽』。十、九、八…」

「wwwwwwwwwww」

「(自己也笑了)嗯,從十倒數還是太長。從三可以嗎?」

「好www」

「開始了唷。三、二、一、零~」

「「「「還想聽!!!!!!・)・)・)」」」」

 

於是開始了Ghost,有村high起來吼叫非常恐怖。Ghost就是老樣子(哪樣子???),這場有村很投入所以聽起來非常過癮。最後一首是Angel dus,不同於Ghost的BASS製造震撼低音來搖頭,Angel dust是早期自high式的神經質搖頭,佐以live加速效果,兩首搖頭歌兩種風格。 

Angle dust最後有村讓大家手牽手一起跳,非常樂團風格的收尾。四人左來右往地謝幕,正正跑到右邊的時候肯肯也跑過來,在人家臉頰上啾了一下!這小孩真是的!XDDDDD 退場時正正跟太朗勾肩搭背,感情很好地回到了後台,live在賓主盡歡的氣氛中結束。

 

喔對了,開始演奏時中山明就把他的發光正袋拿掉了(笑)。

 

散場以後在外頭見到了華語圈好幾位海月,大家都覺得這次演出很精彩。早知道這麼好看,出到三萬都要去搶arena區的票!(馬後砲無用/笑)老實說我對Plastic Tree的現場穩定度沒信心,放棄那張票的一個原因是:擔心高價買下好位子演唱會本身卻不夠精彩,期待過高反徒增遺憾…。 

事實證明他們行的嘛!やればできるじゃん!雖然有時演奏真的亂七八糟(毆)看完在場外跟華語圈海月們碰頭,大家都很開心;mixiameba也好多人在說,這場真是出乎意料地好看。這樣不就讓人想繼續支持了嗎!籠絡人心的可惡老頭們!(笑) 

帶著出乎意料的興奮,在夜晚十一點的神田商店街啜飲拉麵湯,疲倦卻滿足。第二天就去了美國出差,得到很多人的幫助;回來沒多久卻接到最後一間學校的拒絕信,當下我放聲痛哭,感覺心裡被狠狠捅了一下。五月三號至今(16號)兩週不到,生活是雲霄飛車等級的震盪。寫著report的此刻,想起昨日的拒絕紅了眼眶,想著JCB一夜破涕為笑;無論如何,這兩週發生的一切我打算都用文字記錄下來,教自己不會忘。 

不能忘。

得到了什麼,失去了什麼,失去之後發現了什麼。

那麼在JCB追懷公演我發現了什麼?呃…發現自己還是溺愛著Plastic Tree(毫不意外)。或者說,溺愛著有村?即使嫌他嫌得再凶,一進場子就無法不看著他,這就是溺愛吧…。


xxxx


關於我溺愛的這群老頭們,感想大概是這樣的。

 

中山明如此適合寬版長褲,這點真的始料未及。Plastic Tree全團身材纖細(某人偶爾會例外),服裝師很懂如何修飾正正那樣的少年身板,更為嬌小的肯肯也很好打扮,但中山明不知為何常遇到微妙的服裝…。因為他上半身動作多,看live影片老覺得微妙地不平衡,換上寬褲子即使打貓貓拳,也不會有下半身弱不禁風的感覺(喂)。不過他的泡麵頭這次過份乾燥,真的很像經吹風整燙過的SD娃假髮…。

肯肯的金髮沒想像中恐怖,可能只遠觀的緣故(近看應該真的是個小牛郎…)。對他的印象沒太大改變,不過已經能專心欣賞live,不再處處與Buchi作比較。這是好事;不管我再怎麼喜歡Buchi的鼓,他離開是不爭的事實。若懂得欣賞現在的Plastic Tree、同時支持Buchi,便能得到雙倍樂趣,能多點開心有何不好?肯肯,以後也請繼續娛樂姊姊們吧:D 

正正對不起,除了開場跟MC之外都沒在看你(掩面)。但是開場psycho garden一下馬上蹲低開腳的隊長實在太有魄力了!明明是花襯衫+五分褲+條紋襪此種萌系打扮卻如此有魄力的非正正(39)莫屬。MC時他說的話一向最官方,卻聽得出感慨萬千,想想這個低調極端自我中心的團,真的沒料到能走到這一步吧?站在裝扮成CLUB GIO(該團發源地)的JCB HALL舞台,十五年來理應操過最多心的隊長,千頭萬緒就這麼從語調裡流露出來。 


至於有村
竜太朗,他今天很美好。 

喜歡老團是很可怕的。音樂作這麼多年,江郎才盡不是什麼新聞;大夥也有點年紀,隨時解散/活動休止也不稀奇。每次參加live都抱著這是最後一次巡迴的覺悟──很多日本海月作如是想;而冬音身為海外FAN,更是抱持每次live都可能是最後一次的心情,在一個晚上要散發所有熱情,不想留下遺憾。 

Plastic Tree每次台灣live都很投入,這點從團員們的表情可知一二,身為FAN的我非常感謝他們。在日本巡迴表現卻不穩定,尤其這幾年常常看到資深海月在日記上抒發不滿。身為FAN怕的其實不是歌手表現不佳,也不是銷售量不好,而是自己失去當初喜歡的熱情;而有村日益下滑的歌唱力,讓我一直害怕自己也有一天走上退擔的道路…。 


但2010年5月3號這天,有村竜太朗很美好。

今天的Plastic Tree很美好。

 

不是沒有音準問題,不是沒有演奏瑕疵,但台上台下徹底投入的氣氛令人動容。我承認這樣的誇讚因為摻雜私情而顯得不太客觀,但,為何要求live report如實驗報告般”客觀”?感想本就是充滿情緒性語言的文章,旨在紀錄聽眾的感受,並試圖傳達無可替代的心情和現場氛圍。有村唱著,他的雙手以一種難以形容的姿勢張開,一邊是正旁若無人的姿態,一邊是中山明渾然忘我的模樣,而後頭的KEN KEN如此投入,以一種不同於十五年前的方式敲出熟悉的鼓點。

 

使我受到了感動。

 

原來我真的認識了他們十年。那轉著圈的詭異有村,那難以捉摸的瘋狂表現,是我高中時代不經意瞥見,就再也忘不了的模樣。平時笑話他做作、嫌棄他心機,然而舞台上一舉手一投足牽動我心情的,仍然是他。忘不了他無所謂也無所畏懼地轉圈──不是近來MUCC起乩風格的高抬腿,只是聳著肩膀歪著頭,他的世界濃縮成小小一個圈子,卻讓你的心緒跟著轉啊轉,轉啊轉地忘了自己。忘不了他背著一片紅光的影子──像是兒時夢中出現的怪物,凝視著不禁感到害怕,害怕黑色的影子會突然張牙舞爪、吞噬你於某個沒有出口的夢境。

 

喔,當然也忘不了他那件背光會透出身體線條的透明上衣…(馬上被揍)

 

退場時他大喊了「皆大好き!」

我們也很喜歡你,很喜歡你們。所以我們會加油,你們也要加油,好嗎?

塑膠樹是不會枯萎的樹木,但請別踏上塑膠的毀滅之路──侵蝕風化。

 

我寫下這一夜,不願記憶在時間中消逝如滾滾黃沙。

高帽子的Ryutaou,長瀏海的竜太朗,紅色燈光打在身上,他拖著腳步轉圈、轉圈、轉圈、轉圈、轉圈。

 

 

轉圈轉圈轉圈。







 

不會忘記──────。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拉拉
  • 這也太美好(拭淚)

    如果要組先一起跟我去參加我應該會先被毆爛吧XDDDDDDDDD
    佈景想必現場一定更加的美麗!
    某人被暗暗開槍了(大笑),好啦你會是永遠的少年身型(39)歲,不管穿短褲配花襯衫然後穿條紋襪都很讓人招架不住的斯文變態。
    這場大家的狀況看似都很好呢!能夠看到這場真的很幸福。
    喜歡冬音的文字敘述,可以彌補一點點缺憾了!
    操縱觀眾的某A村真是..................................
    阿明的泡麵頭也很讓人期待,不曉得能不能維持到我去的那個時候。
    另外,小牛郎不乖唷~


  • 祖先大概會生氣...XD
    布景其實就是照片上那樣耶,沒有什麼特別,但打光之後顏色很漂亮。
    至於斯文變態(39)不停被開槍我也很訝異...誰叫他穿條紋襪太合適了!
    泡麵頭應該沒問題,那可以撐個一年半載;A村的能言善道也不會有所改變:P
    至於小牛郎,就讓他繼續這樣吧~XDD

    冬音 於 2010/05/17 07:35 回覆

  • k
  • 好喜歡有村的時空跳躍、很適合P團作的事:p
    一直聽著Hope your dreams come true,
    很能想像15年前大概是陰冷又病態得熱情的模樣(笑)
    實在很喜歡這個樂團呢

    不過55年也太看得起我們了!!人類是會老的啊T__T(言下之意隊長是妖(ry
  • 「ぐ~るぐるぐるぐる回るよ~」,邊轉圈有村邊這麼說。
    十五年前他們是更少人知道的一群變態,享受著秘密的舞台吧。

    五十五年...中山明還能彈嗎?(肯肯:應該先擔心我...orz)

    冬音 於 2010/05/18 08:15 回覆

  • 翦薰
  • 為什麼我明明就是坐在電腦前看著repo可是卻很嗨(掩面)

    很喜歡轉圈的太朗,也很喜歡他聳肩的樣子,還有伸出手的氛圍。
    認識這個團雖然還沒多久,可是真的很喜歡。

    不過偶爾也會有擔心會不會才剛喜歡上就會失去,所以拼命的喜歡,用盡全力的喜歡。

    五十五年,他們還能背的起吉他嗎(毆)
    然後操控觀眾的太朗好可愛(笑)(這是溺愛)
  • 你有high的話我就成功了XD

    喜歡是種難以捉摸的東西,誰也不知他何時離開。
    所以在喜歡消失之前,就好好用力享受吧:)
    如果能長達五十五年,即使拿不動吉他,不是也很美好嗎(笑)

    冬音 於 2010/05/18 13:49 回覆

  • 小喬
  • 看完隔天才來留言,當下想的是,這麼美好的他們,根本沒辦法捨去。妳這篇repo讓我更期待接下來所會降臨的一切事情。

    55年.....XDD
    很可愛的口誤,就當作是個承諾收下吧。
    所以我們也要更努力陪著他們到那時啊,放在心裡會心一笑的55年。

    啊,真是羨慕妳能看到那個Ryutarou。(笑)
    不禁開始猜測,如果是我在現場,會淚流滿面,抑或是緊摀著發燙的心口無法言語?
  •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很難說,只希望是好事。
    他們願意55年拋頭露面,我們也能55年不離不棄,對吧(笑)
    所以要有追隨55年的實力才好,大家加油!

    那個Ryutarou對你拋媚眼了(沒有)
    下一次,我們一起去感動,一起去被他弄哭吧。

    冬音 於 2010/05/21 10:39 回覆

  • saki
  • 看完莫名的感動
    有股現在就好想聽他的聲音的衝動
    啊~
    久違了
  • 想聽的時候聽,不想聽的時候放下CD,這樣很好。
    每一次重新想起,就會有新的甜蜜。
    久違了。

    冬音 於 2010/05/21 10:40 回覆

  • M't
  • 冬音 你好! (鞠躬)
    感謝你每篇演唱會的report
    很寫實又細膩
    就像 真的看了場演唱會
    而他們也真的就在眼前

    今年初 從一首"不純物"
    開啟了 瘋狂的開始
    追朔以前到近期的作品
    鼓手 更換後的微妙變化
    塑膠樹 一直 維持著奇妙的平衡點

    很認同 你對於fan跟歌手間的想法
    在喜歡的時候 就盡情的去享受吧!
    希望 我能一直喜歡他們
    而 他們也會一直是我喜歡的那個Plastic Tree

    某天 我一定 能親眼看見
    在台上演奏的塑膠樹 和 不停轉著圈的 龍太朗

    抱歉 打擾了 : )

  • 你好,歡迎來玩:)

    Plastic Tree是個持續變化中維持著本質的團,你可以慢慢挖掘他們的趣味。
    而喜歡是一種具有保存期限的情緒,我們只能希望期限一直延長,喜歡一直持續。

    有一天你會看到的,轉著圈的他:)
    歡迎再來玩。

    冬音 於 2010/06/15 13:30 回覆

  • 訪客
  • 您好~
    我從月世界回來後意外的發現這個地方的
    現在有空就會過來潛水翻翻文

    這篇REPO寫得好棒好棒
    很喜歡您的文字 細細的很容易就會被刺到(笑)
    看這篇文時是又哭又笑的
    感動是莫名的不斷湧出
    好喜歡好謝謝(羞掩)

    突然得這樣出現 打擾了不好意思
    希望以後有機會能夠做交流喔:)

    然後沒有留下名子是怕會害羞///
    不好意思///
  • 你好你好,謝謝你參觀留言=)
    寫REPO時總希望能把現場感受到的呈現給大家,煽情了點還請見諒(笑)
    以後有機會再來玩唷~

    冬音 於 2011/01/16 21:03 回覆

  • 訪客
  • 原本只是看著歌詞
    後來就忍不住晃來感想這裡了(苦笑

    真的很喜歡看飯們打的live report
    都會一再被大家的情緒給刺到
    因為同感或感動之類的留下眼淚或大笑

    冬音的文好細膩
    好像看著看著我也參予了那些live


    說實話
    如我這般沒耐性的人其實很沒把握能追隨他們多久
    可是現在的我
    真的真的打從心底的慶幸遇見他們
    甚至到如今已經是生命的一部分了(苦笑

    live上有村的音依舊飄移的詭異
    還有莫名奇妙突然的音響轟炸
    令人不解的地方實在太多

    可是一切真的覺的由衷的感謝呢


    以上,
    (我好像打了很多奇怪的文字耶.....呵呵...)
  • 落到心底深處的東西,就會一直留在那裡。
    或許,他們就是這樣的存在吧:)

    冬音 於 2012/04/07 10: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