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近況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本站內容,這是基本禮儀唷(^-^)

人注意到另一個人的存在,總是有其原因。自己為何被有村竜太朗這個人所吸引?大家或許都曾如此自問。這問題的解答因人而異,且會隨著時間流逝、自己的年齡與人生歷練不同,而有所改變。

不止一次我問自己,為何在意名為有村竜太朗的個體?

照片醞釀出的獨特氛圍、圖畫般的文字意境、以及演唱會上才得以窺見的律動瘋狂,當然是此人吸引我的原因,但不僅是如此。對於「藝人」這般遠在天邊的存在,自己從來沒辦法維持太久的熱情,因為我一向需要對方給予對等的關愛,才有辦法持續付出熱情。因此,在成為海月前便一直讓名叫Plastic Tree的樂團住在內心一個角落、讓怎麼看都奇怪的主唱佔據潛意識一個位置,必定有什麼特殊原因。而且是外表以外的原因。

原因為何?
對有村那種並非戀愛幻想的情感,究竟來自何處?

是有村(因為崇拜楠本さん筆下人物而刻意營造的)獨特的氛圍,那似人非人黑暗妖精般的感覺嗎?否,我朝內心自問的聲音搖頭。喜歡擁有獨特氣質的人,但僅僅是喜歡,不足以構成那種奇怪的情感。喜歡歸喜歡,也不會崇拜到想變成那樣,因為每個人與生俱來的氛圍不同,自己老早就知道跟妖精系、edgy、不食人間煙火這些形容詞一生無緣。所以最吸引我的並非有村偏向英倫、在日本自成一格的打扮和談吐,而是另有他因。

是什麼呢?

被Plastic Tree狠狠打中是1998年的夏天,在竹下通(現在已關門)的實體唱片行。1997便在雜誌上注意到打扮跟其他團完全不對盤的他們(是,外表還是有些作用的),但礙於學生經費有限,當時又無網路分享這麼方便的資源,一直無法接觸他們的音樂;直到1998家族旅遊去了東京,在唱片行看到剛發行的Puppet Show初回盤,不知為何就買了下來。明明自己連訪問都讀不懂,對這團毫無概念的呀。

現在想來,或許冥冥中早有注定。看不懂歌詞卻被樂曲與歌聲裡難以言喻的東西緊緊抓住,這張伴我走了許多年的CD,至今仍是本人最喜愛的專輯之一;給涉獵西洋音樂的朋友聽了,他說喜歡這風格不妨聽聽radiohead、portishead,於是開啟了我(不怎麼寬廣的)西洋樂團之路,這麼說是那位朋友和Plastic Tree為我介紹了嶄新的世界呢。此為題外話。

之後持續繼續聽著Plastic Tree,但直到2007年台灣live之前都處在事不關己的漠然。漠然之中有村的某種氛圍依舊困擾著我,並非「想守護他」「想被他守護」「想與他交往」之類的幻想,而是更深層、更基本的某種東西。

發出這樣聲音的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我為了什麼在意起這個人呢。

對現在的我來說一清二楚、當時恍然大悟的答案,在看了live之後明朗化。不管做什麼樣打扮、換什麼髮型髮色、唱瘋狂的歌還是溫柔的歌,都不曾動搖的,是有村的強大。那是不因他所扮演的角色而改變,本質上的強大。


名為有村竜太...郎...朗的強大存在。


而一直希望變強的自己,本能地捕捉那份強大,在意著且有些盲目地崇拜著(雖然總是告訴自己要冷靜下來)。自己並不是有村的什麼人,並不知道多年來他身上發生何事,但挑戰難過悲傷,是絕對少不了。人生總少不了這些。在那之中即使遭受挫折、即使瀕臨崩潰,仍然以一貫特立獨行方式走過來的,便是這個被我們開玩笑叫做渣、稱作牛、叫做少女又叫做叔叔...有著許許多多稱呼,不願讓人看清真面目又總是不小心稍微露餡的傢伙。

人們總是下意識注意自己缺乏的東西,或許正因為如此,我總是被有村強大的磁場所吸引。他在人前確實扮演好角色的能力;他藏起自己不願洩露的、釋放自己願意分享的部分,那種收放自如的技巧;以及他深知耽溺於鑽牛角尖與自我傷害的快感,卻對長年中二病沒興趣的帥氣--舉例來說他可以把中二寫成美麗的文字(雖然有時稍嫌媚俗),那些文字還能帶來收入,多麼成熟的處世之道。

那是一種強大。
那是一道光芒。

噢,↑↑這麼說很瞎,我當然知道。但有時真的這麼想,他那強大的心靈會發光,讓人別不開視線又看不清真相。每個人在光芒裡看到不同的期望,有想變得文藝的人,想變得時尚的人,很有趣的是有更多想變成「特別」「憂鬱文青」「妖精」的人。有村的光芒吸引了尋求認同的人,或者說搖滾樂團、甚至藝術家都是如此,他們藉由作品抒發理念,人們透過作品尋找認同。

而我在意這個人,因為在意自己。在意他的強大,因為自己期待變得更強。
如同去年一樣,有村這個客體永遠承載了許許多多期許和願望,甚至慾望。

當然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真相。即便如此還是可以用(自以為)很深很深的情感,很多很多的崇拜,去聆聽,去感受,去明白。明白自己為何移不開眼,明白自己為何崇拜。


今天我也悄悄地盼望著,「                                  」。

37歲的你,have a good year。


----


後記:沒寫作欲的時候靈感女神會來衝撞,真坐下來想寫的時候她又飄然而去,於是久久無法動筆。寫完覺得意猶未盡又不知從何補充,便這麼PO上來了,時間已是7號凌晨。

本次感想(?)是獨白風格,沒有給有村的感謝或給海月的鼓勵,純粹自我分析。發現自己對有村的感覺年年在變,也一點都沒變,表示自己的改變還不夠,還要加油。會有哪一天我不再憧憬他的強大,而是能以對等的心情欣賞嗎?不知道,努力吧。

努力。

這句話,給自己。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江
  • 原本在找歌詞翻譯的,怎知看到這篇文章,除了點頭,我也不知道該說些甚麼。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存在?重要,也不是很重要,總之他的歌牽動了我藏在最裡面最纖細的部分,然後看你的獨白之後,又更加確定了。
  • 謝謝你願意看這篇落落長的獨白。
    說不定,你也在他的光芒中,看見了自己的想望與憧憬。
    是一個我們選擇成為重要存在、的存在。(笑)

    冬音 於 2010/11/17 12:32 回覆

  • chanchuntohk
  • 我很認同你的說話!!!真的不知有村竜太朗有著怎樣的過去!!我常常覺得他一直在懷念著一個人 很專一的感覺 他的歌聲一直帶著掛念 回想和動人!!很喜歡他這特別的氣質!
  • 也許有不為人知的過去,也許只是個平凡人,但他確實散發一種特別的氛圍。
    很高興你也欣賞這個人=)

    冬音 於 2011/01/02 08: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