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本有紙的氣息,文字有寫手的記憶。
我的文字裡並沒有當代文青的咖啡香和愛用CONVERSE的陳舊。
因為不是長在這年代啊,望著窗外的黑框眼鏡、格子襯衫和帆布鞋,這麼想著。

我的青春。

青春是就算愛美也只買得起護唇膏的年代,開架化妝品尚未藏起每一張童顏。
手工框和髮蠟並未如颱風侵略小島那樣橫掃千軍,青春是青春痘和廉價染髮劑。
青春有舊時代髮禁和服裝管制禁慾的味道,現下以為那種規制下的衿持別有風味。
星巴克在當時還是初生之犢,青春的我們舔著鋁箔包或者人文咖啡館的飲料,

心照不宣尋找介於成人與學生之間那種、自以為成熟的味道。

我的青春沒有很多東西。
我的青春有很多屬於時代的共同記憶。

看著窗外被眼鏡取代了身份的一群,我這麼想。
放冷的廉價早餐紅茶有了嚐不出的甜蜜。

青春的味道。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