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近況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本站內容,這是基本禮儀唷(^-^)

Plastic Tree Asia Tour 2009 台灣★上海 @ Taipei The Wall
(12/24 live report完成~灑花~大家不介意的話當聖誕禮物吧*笑*)

送機Report在此:Plastic Tree 091222 送機

來台之前的問候影片:

嚴格來說,2009並非我的Visual Rock/band年--冬音的興趣固定那幾樣,偏偏不一定哪時候是哪樣,今年大部分時間我的休閒娛樂並不放在VR這塊。誰知時光飛逝到了12月,忽然這 個月份就把整年用樂團畫下了句點:先是當了好爸爸的382,接著是特愛小籠包(錯)的Plastic Tree,然後是昇華至宇宙大愛的杉神Sugizo,三組人馬輪番擠扁大家的荷包、榨乾大家的汗水,並讓大家體認人類情感的特徵:只要願意,你的愛就源源不斷。只要有愛,你(就算荷包空空、腦袋重重、身上冷颼颼)就會願意頂著風雨,去經歷一場場台上台下眼神交錯的、擬似戀愛。

(友:.....你現在是在寫什麼?)(我:.....不知道!00006.gif  )


對不起睡眠不足跑題跑得很嚴重...。以下repo(一如往常地)長,煽情多,砲火猛,食用時無須家長陪伴,備有同仇敵慨之海月同行尤佳。


****


12/19星期六,攝氏11度,雨。
本日戀愛對象:永不枯萎的塑膠樹。

票是早就買好的,由一位複習了曲子突然表示「有電波!」決定同行的友人購票。我們只是小規模三人組,下午兩點先會面的兩人在MOMO PARADISE吃了頓青菜比肉約為1:1的滿足火鍋,與第三人悠哉地見面,買了飲料零食才迎著風雨晃向the wall。不用說,法力無邊的雨神Mr. 正本日依舊威猛(苦笑)。認親大會一如往昔地展開(笑),這次雖然耍低調沒特別約,還是看到不少朋友~~

忘了先搶櫃子,不需要排周邊,我們需要的只是一樓電影院前遮風避雨的空間,與友人在該處火力全開攻擊中山明相談甚歡的時間。
...其實只是不想那麼早去隊伍中吹風淋雨所以先窩在一樓閒磕牙00028.gif(被揍)

聊啊聊有staff過來問我們幾號?為了迅速入場希望我們能去整隊。估計不會這麼早入場,本想再聊久一點,但是staff態度很好,我們也就乖乖去排隊。位 置剛好是後面民宅入口,運氣很好不用上到後面的樓梯。聊天聊得很開心所以時間過得挺快,雨也沒有非常大,不然長時間站在寒流來襲的戶外真有點累。

進場以後本來想站面對PA台右邊的階梯,誰知主辦單位竟然把那方塊圍起來了!只能選擇PA台左邊或者往前。先進來的另外兩位朋友已經站好靠著PA台可以放東 西的位子,我們其中一人加入,我跟另一個朋友決定往前一點點看看,情況不對再退後。等待開場的時間永遠是漫長的,我們一邊聊天一邊卡位,一邊為後頭入場的 四百多人逐漸將現場擠得水洩不通而感到焦慮。Plastic Tree現場的擁擠我是見識過的,一開場若不小心被人流往前推,等會要回到後面PA台就有點麻煩,所以我們一邊等一邊摩肩擦踵地和身邊準備往前衝的海月換 位子,以期開場後仍能留在原位。

乾冰放了兩回,樂器試音,都是虛驚一場。開演前必經的流程讓觀眾愈發躁動,人聲與擁擠之下的頻頻升高體溫 充斥著空氣,我深呼吸,知道即使在後排,等下的激戰也會讓我這自high份子無法喘息。對,我就是那種明明很靠近PA台還是要甩頭的人(笑)。我們繼續聊 天,開場那一剎那我並沒有面向舞台,只知道燈光一滅、全場爆炸一樣噴出吼聲,瞬間自己也控制不住地跟著吼,眼神搜尋昏暗舞台上緩步就定位的四人。

開場了。


****

 

01.うつせみ 

ウ ツセミ時期,這首歌取代了眠れる森成為開場名曲。眠れる森是童話書的第一頁,讀者跟著書頁進入故事中的森林;うつせみ則是讓你身歷其境,穿過漆黑洞穴出現 煙霧瀰漫的場景,你不知道接下來會看到什麼,現場聽著這首歌自己都能嗅出腎上腺素直升。我後方的人群開始推擠,前方的人群則更往前衝,我努力讓自己留在原 地,身前一步的朋友則受不住人群的力道,退到了後方PA台。剎時幾乎所有打算往前的人都到了我前頭,無數的手揮舞著,身高不足的我很難看清全場,於是在人 群中搜尋台上的人影。


因為逆光,台上的人在剪影與對比強烈的圖畫之間變換。後方看不見的角落是初次見面的KEN KEN,左側是綁著個小包頭的正,右側是池到台下都翻肚的明,而我的視線不意外地停在中間--有村龍太朗。他仍舊穿著這幾年很愛的流浪漢式飄 逸上衣,頸子鎖骨肩膀在逆光下依舊亮白,雖不再與第一次參加live一樣被鎖骨萌得要噴鼻血,心跳還是快了一拍。這人,真的很懂怎麼挑起觀眾情緒。黑髮與 臉上的陰影遮住表情,太朗隨著曲子人偶一般舞動著手--他的手依舊很美,這是我當時確確實實的心聲,我對那雙手有很深的執念(笑)。


.........(往上看寫到有村就爆出的147字)............

關於有村(and團員的外貌)還是雜感時再來寫吧,不然一首歌我就花痴完了report也不用寫了orz

02.不純物

那個很像Smells like teen spirit的前奏一下,觀眾很有默契地開始尖叫+開始隨節拍拍手,正正在台上也開始帶著拍。第一次聽不純物是07年的live,那時我連CD都沒聽,情緒無法融入這歡樂的帶動唱,經過兩年則是愛上這可愛動作與該曲歌詞的反差。

開場幾首歌我一直跟旁邊的海月互相感嘆「太朗這場唱得真好!」,感覺這次嗓音很實、轉音的方式有點不一樣,主唱在live才會出現那種現場版的尾音聽起來也很順暢,太朗最近有練過還是他剛好狀況絕佳?阿明方面,從不純物的副歌開始他就shoegazer模式全開,效果器狂踩,今天他老人家絕對自彈自high 得很爽快!

03.テトリス

前奏的破裂吉他音效一下,大家通了電一樣開始狂跳。我可是在PA台前面兩三排、遠離激戰區的啊,竟然看到前面全部人幾乎都在跳...然後(比太朗還威猛地)大家一起喊那聲「はい」。太朗聲線與眾迷妹激吼的反差太有趣,以致於條列感想裡這首歌的副標題就是「大家的はい與太朗的はい」(笑)。阿明的吉他依舊剽悍,效果在前奏副歌的粗糙、間奏的迷幻之間切換,我這愛聽吉他的非常享受v


─MC1

MC時太朗說了些中文,像是「你好」「我們回來了」「好想念你們」,不過據說還是有小抄(大抄?XD)。正感動他學了幾句新詞兒的時候,轟動武林的那句又出來了--

好吃(・・)

好吃(・・)

好吃!(・
・)

接下來只要MC沒梗或是太朗想用中文卻想不出中文,就會說「好吃(・・)」。這句話現在在他心目中應該跟日文的「あの...」、英文的「well...」 效用相當,是很方便沒梗就連發的助詞了。反正迷妹只要聽到他說好吃就會歡呼回應,說不准有村大爺真的誤認為「好吃」一詞在台灣,就跟日本女生指著什麼都說 カワイイ一樣普遍...(扶額)

04.パラノイア

之前看一個海月的report,他很喜歡中盤唱"自問自答"那段歌詞的時候,有村一人分飾兩角、一下看左邊一下看右邊與自己對話的模樣,這次終於有 機會見識了。雖然整場我都只能看到前排團員的上半身,有村的巨大骨骼使得他任何動作都異常醒目(笑)。除了自問自答,還有「パラノイア」的標準動作,有村 做的時候台下也會跟著做,但是台上有村大爺做得很豪邁,台下人擠人只能小小幅度揮舞,後面看過去很像偶像歌手演唱會XDDD

05.パイドパイパー

唉?前奏出來我笑了是為什麼XD 這首不算我的愛曲,不過現場果然就是不一樣,阿明的吉他超池。太朗這首用的也是テトリス那種粗糙的破滅唱法,喉音很明顯,不過高音還是有上去。

06.蒼い鳥

前 奏吉他出來我就瘋了,「蒼い鳥」!收錄這首歌的專輯「トロイメライ」是Buchi加入後第一張專輯,也是阿明在COD磨練之後回來的作品,鼓和吉他都較上 一期Plastic Tree更為強烈銳利,非常對我這重吉他愛好者的胃口。只能說這場阿明的吉他氣場真‧的‧很‧強!距離有點遠看不到明的表情,但所有情緒都在聲音中體現, 伴著太朗前半飄忽中盤嘶吼的嗓子,吉他與效果器製造出暴風雨感覺的音場,我聽著竟然有點想哭。前半感覺與觀眾有點距離的龍太朗聲(這個會寫在另一篇感 想),似乎從這首開始釋放應有的力道。

青鳥,是buchi時期的歌呀。想到這裡更想哭哭。

07.冬の海は遊泳禁止で

情 緒還在青鳥裡沒出來,下一首依舊是吉他狂電的曲子。清楚記得這首太朗拿了吉他,這場他拿吉他的比例比以往高,也許是KEN KEN加入之後必須調整樂器之間的平衡?一開始很輕鬆,中盤中山明用力合唱ねぇ~ねぇ~的模樣和聲音都很戲謔(喂),這些是令人會心一笑的部分。但每次 ねぇ ねぇ之前,前段接中盤的那個空拍、以及接下來漫天蓋地的吉他音效,都整個把我的情緒吃進去...。

太朗在第一拍中盤吉他下去之前,會把吉他頸拉高到肩膀,然後手一撥吉他同時用力壓下去,這動作我看了一次又一次,莫名地無法移開視線。副歌每一個 「で」越唱越用力,最後一段一次又一次又一次的嘶吼力道越來越大,直到嗓音啞著破裂,我只覺得什麼東西很沈重地一直一直往心裡推;想深呼吸平穩情緒,太朗 的破裂音硬是在吐光了肺裡空氣要吸的時候狠狠塞進來...這種被塞滿的感覺持續到曲子又以輕鬆的方式結束。

─MC2

如果不是這裡進了MC,如果接著是一首晦暗情緒強烈的歌,難保我剛剛在冬の海は游泳禁止で被塞滿的胸口,被戳一下會馬上爆開。不過太朗進了MC,而且這裡提到了每場必有的

雨神話題(・・)

塞滿胸口的情緒馬上被沖刷掉了啦喂!XDDD

太朗說了今天也下雨呢~之類的,然後問下雨就會想到?大家有志一同回答「ただし!」,剎時隊長露出了「正正困擾」「正正哭哭」的表情XDDD 有村還說了「あめがわただしです」(雨川正)來婊隊長,隊長困擾XD

08.
サナトリウム

第二次MC很短,阿明照舊沒有開口,不過歌曲開始前好像有看到他跟太朗以眼神示意要繼續唱。友人很怨嘆為什麼前奏阿明沒有彈木吉他卻是放 Mac,我說他大概懶得再帶一隻空心吉他(笑)。接著是海月們好惡參半的新曲「療養院」,我個人喜歡這首勝過B面「パイドパイパー」或上一張「梟」,在台下靜靜諦聽、台上的人靜靜演奏/演唱。好像有聽到有村一聲喘息,也許是我的錯覺?

最後三句「サナトリウムで」太朗沒用麥克風,只見他的唇開了又合,整個人慢慢沈入昏暗的燈光。

現在說到有村嘴巴開闔會讓我感覺非常不堪這件事我們就略過不提了Orz(不要問,很恐怖)


09.

雖然更喜歡サナトリウム,梟的現場倒也是首high歌,竟然還可以甩頭!一直認為這首歌塞太多詞有村會來不及唱,沒想到我錯了,他每個字都唱得很完整XD 唱腔還是破裂唱法與飄忽的結合,阿明在一邊吉他刷得很開心。

10.GEKKO OVERHEAD

跟梟接在一起可能是吉他風格有些類似的關係?阿明好high,這是他的歌。專輯うつせみ中有不少阿明專用吉他曲,這種曲子拿到live上就是讓他 hyper用的!副歌「踊れ ここで舞え」「そして其処で泣け」之後的"GEKKO OVERHEAD"台下有跟著合音,阿明+觀眾合音聽起來比CD狂放多了XD印象中這首歌很快很快,太朗到後來拼命趕加上已經唱了好一陣子,聲音就啞掉了,頓時有一種「喔喔這才是我所認識的有村龍太朗」的感覺(笑)。

-煽り-
11.
ヘットレッド、ディップイット

GEKKO OVERHEAD結束大家已經high起來了,此時中山明竟然跑到欄杆前跟太朗一起亂!有村式流氓吼出現。

「またまた遊びたいよね~」
「ま~たまた遊びたいよね台湾!」
「大家一起high!」

帥氣,鬼氣!煽動大概是我最喜歡的橋段之一,會場熱氣隨吼聲上升的感覺真的很過癮。
場子熱起來,很熱很熱,此時台前的中山明威風八面彈起hate red dip it前奏,彈了很多次,觀眾隨吉他節拍的喊聲越來越大,直到全場情緒凝結成一個滾燙的硬塊。然後就炸鍋了(笑)。正正甩起頭髮不要命似地,前面激戰區嚴重 推擠+甩頭;隊長跑到下手跟阿明背靠背,台下的喧囂更甚了。燈光是紅色,把HELLO~HELLO~HELLO~改成你好的太朗依舊鬼氣逼人,間奏一樣失了魂似地轉圈圈。不管聽幾次這首歌都是在起乩/跳大神(笑)。

12.MAY DAY

瘋了。

每個人心目中都有些特別的曲子,May Day對我就是那個特別--對我來說,May Day就是我第一次認識的Plastic Tree,我所認識的Plastic Tree都凝結在這首歌裡--病態的歌詞,明刺耳的瘋狂吉他,龍太朗既流氓又孩子氣神經質的叫聲,正與明扯著喉嚨有時甚至即興演出的合音,一切的一切。龍 太朗唱一句「May」我們回一句「Day」,雙方都聲嘶力竭的感覺我好喜歡好喜歡;中盤明的吉他solo又快又急又扭曲,太朗跟著鼓聲吼叫,渾身毛細孔都張開的我跟著他們呼喊。

此曲一出我便無法留存任何理性,即使這不是甩頭或推擠最嚴重的曲子,卻總是讓我把心掏了出來。

13.メランコリック

那個...如果說唱這首反而讓我異常冷靜會不會很欠揍?XDDD
May Day是失去理智地玩,這首則是知道大家會一起玩所以玩得很開。老實說我很希望收尾曲可以換一下,這首用太多年了...不過好像也沒有更理想的暴動曲?前奏一下我跟旁邊的海月說「又是這首!XD」,他回答「一咬牙就過去了XD」,這是生小孩嗎...。不過根據去年站第一排的經驗,在激戰區體驗這首歌真的需要超強耐力,很恐怖的呀...。

唱完他們下去了,鞠躬的鞠躬揮手的揮手合掌的合掌。

-EN-

喂,沒這麼早結束對吧。

因為預期會有至少一次encore所以大家很合作地開始喊(笑)。這是三場live最驚人的一次,安可聲從他們消失在幕後立刻想起,直到他們重新出現為止 都沒斷過,而且幾乎沒有漸弱!邊拍手邊覺得他們去後台換衣服喝水總要一點時間,不可能馬上出來,喊安可真的就是表達熱情而已(笑)。

然後四子在尖叫聲中登場,換上台灣版T-shirt,衣領剪開的有村大老爺綁架小貓印一起上台。這人不只一回把貓印擋在臉前幫忙配音,可是講不到兩句就笑場,噴笑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全場都聽見了啦!令人生氣的是我竟然覺得很可愛(黑臉)

「My name is 貓印」

這句應該真的有出現,不是我幻聽(黑臉)

氣氛很好,台上台下笑成一片,跟之前終場的殺伐氣氛迥然不同。太朗玩完了,觀眾想拱其他人說話,於是明海月開始暴動了,Akira Akira叫個不停,最後全場陷入Akira call狀態。於是去年因為池面call龍心大悅今年特地梳妝打扮亮麗登台的中山之狼卡車司機阿明先生,開金口了~~~

每一句之前都撥一次吉他(・・)

「え~日本からやって来たPlastic Treeです」
(ㄝ~我們是日本來的Plastic Tree)

竟然每一句都是用唱的(・・)

台湾はええ所だね~
(台灣是個好所在~)

「まだまだライブをやるよ~」
(今天的live還要繼續下去唷~)

「だけど持ち曲はあまりない~」
(可是我們的歌不太夠~)

「だけどもち曲はあまりない!」
(可是我們的歌不太夠!)

THANK YOU!」

你是波田陽區嗎!!!!!!(・・)(・・)(・・)
台下笑翻過去,據說連台上staff也笑翻過去,本日MVP就這樣讓阿明輕鬆入袋~XD

接下來應該是太朗拿著麥克風問大家鼓手是誰?KEN KEN!是誰?KEN KEN!最後把麥克風交給了KEN KEN。呃,打六個字母太麻煩,請讓我稱呼他為肯肯。遞麥克風給肯肯的時候太朗說了句「けそけそ」(笑)。(冷靜不下來的意思,這裡是拿KEN KEN的名字開玩笑)肯肯真的很小一隻(訪談中他說過自己甚至可以穿女裝M號),直到這時候站起來我有時還得跳躍才能看到他。依稀肯肯說了自己的名字,說這是他第一次海外live,第一次就是到台灣。

「I  love  you(指前面的海月)」
「You, you, you, you, you, you………you!(拼命指所有的海月)」

喔~~~這孩子嘴真的好甜~~~台下都瘋了XD

然後太朗又開始講話,介紹隊長是「Mr. 正!」(雙手比正正)。這梗大概可以在台灣跟中國怎麼玩都玩不爛。大家開始Mr.正 Mr.正連發,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到有點口齒不清,此時正正就說「這時候應該要Mr、正,Mr、正(邊拍手導正我們的拍子)」,所以海月們就很聽話地跟著隊長的拍子,Mr、正,Mr、正、Mr、正這樣下去,整齊畫一有如二次世界大戰的軍隊(爆)。忘記正正又說了啥,好像有一句「正のTはTシャツのT」(Tadashi的T是T-shirt的T)XD

玩到一半突然太朗說一了一聲「ㄟ?」,然後看向前排海月,又看向天花板上的吊燈。「地震?地震?」,我們跟著看果然前排吊燈搖搖晃晃的。The wall在地下室,其實沒什麼感覺到晃,大家都是出了場子接到親人電話才發現地震那麼嚴重…。當下我們正在大笑,因為太朗先是用歌單作勢遮頭,接著躺下把貓印舉起來擋,意思是東西砸下來就靠你頂了兄弟XD 還跟海月們說要是掉下來的話你們要逃走喔,後面的人要讓前面的人逃走喔,整個很歡樂。因為太歡樂了所以知道地震那麼大的時候大家應該都很震驚Orz

接著恢復太朗MC時間。

「ㄟ~接下來我們要發行新專輯了。標題是?」
(多娜多娜~~~)
「嗯嗯,請大家要聽新專輯。待大家把新專輯聽熟了,我們又會再來台灣」
日:アルバムを聞き込んだ時にまた台湾へ来ます。

「上次我們來的時候也是Christmas呢。」(對啊~~)
「Plastic Tree…Christmas tree…(漸小聲)」(台下笑倒)
「來唱一首tree的歌」

此時我心中喊叫不妙,因為Plastic Tree跟tree有關的歌其實──只有一首!




14.リラの樹


啊~~~~~~~~~~!!!

前奏下來的時候心中OS就是這樣,尖叫。唯一聽過這首歌是在黒テント2收錄的經典MC集,大家拱他們唱這首結果太朗遲遲不開口,阿明催他「你快唱啦!」,結果被太朗喊「笨蛋!」加上呼了個熊貓掌(笑)。沒想到這首歌有在台灣出現的一天啊~



為什麼這首歌最後會被藏起來呢?因…因為這首可說是對radiohead的"致敬之作",根本是把人家的曲子拿來重新編曲配詞啊XDDD 這是違反版權的啊XDDDD;;;



此為原版,radiohead的「My Iron Lung」。
版權問題版權問題,這首歌不可能重發的XD

15.Ghost

太朗舉手示意大家跟著拍,他自己很順暢地在台上跳步。Ghost一下隊長的甩頭模式就全開,一下子腳跨超大步頭狂甩!台下也跟著甩。不太記得這首歌的詳細情況,只知道大家很熱烈地又拍又跳又甩直到曲子結束,之後太朗跟明有跟前排的海月們拍手/伸手讓大家拍,阿明笑得很燦爛,我瞬間怨念沒有去擠前面了(笑)。明很難得丟了pick,肯肯的鼓棒剛好丟到我前面一排,在搶那隻鼓棒的時候跌倒了一大群人|||||||||

結束得其實有些倉促,或許我還在熱潮中沒有回神;很想要第二次安可,但大家喊了許久也喊不出來。據說11點該場地還有其他的表演,四子第二天一早又要飛上海,所以很可惜地結束在第15首歌,不然一般他們可以唱到17、18首的,去年唱了19首啊~~人家想要Ghost之後再唱Psycho Garden或リセット或クリーム啦~~(哭著搖晃中山明)


Live就在這已經很累心態上卻只燃燒了90%的情況下,就在有村不用麥克風的問候中結束。大夥在耳鳴中散場,友人說阿明有個pick打到他肩膀,可是我們找了半天都找不到…阿明壞壞!=艸=(遷怒)

出待會等很晚所以我沒等,就回家了。
眼前全是太朗在冬の海は游泳禁止時把吉他頸拉起來又壓下去的畫面,久久不散。
低頭看貓印別針上的Hello, Taiwan字樣,微微地笑了。

又是個開心的夜晚呢,大叔們。
說好了,明年再來唷:)


****


會後雜感:

先說蠍O正正。

這次live上我沒什麼注意他,因為有村本命作祟+阿明的吉他實在太池…(暈眩)偶爾瞄到台上的正正,就看他一如往昔地兇暴,上身與下身呈九十度甩頭是常態,細細的腿跨得老開,不時還要殘酷地煽動觀眾讓他們全往前擠,不可一世地女王。不過女王在後腦杓綁了個可愛到破表的小包包,海月全體都噴鼻血了吧…(囧)

再說新人肯肯。

這樣講有點怪,不過我在live開始之前都不知道自己有那麼想念Buchi…。肯肯沒什麼不好,我與他還在磨合期,只是Buchi的鼓實在太合我胃口了,越聽肯肯的鼓就越覺得聽不到Buchi很可惜…。感覺Buchi的鼓佔pura曲子很大一部份,除了構成曲子的地基,也很多花俏的裝飾;肯肯的鼓比較簡單,占曲子的比重比較小,以往Buchi負責的”裝飾”這次我感覺是阿明負責,導致他吉他力場全開。不過肯肯快的地方可以打很快,果然年輕人就是不一樣,想當初Buchi剛進去也是快到把其他人給整死…XD

就肯肯這個人來說呢,我對他沒有特別好惡。長得不錯,小小隻很可愛,嘴巴又很甜,才加入半年各地會場就已經有很多人喊他名字了,公關做得不錯(笑)。問題在於他實在太會說話了呀,姊姊怕怕…嘴甜的弟弟感覺很有心機(苦笑)。相較之下人氣度一直很微妙的Buchi,也許沒那麼會說話打扮也不花俏,卻讓人覺得無比真誠。所以對肯肯的感覺嘛,目前停留在「觀賞用」,暫時沒辦法像對Buchi那樣掏心掏肺,慢慢觀察看看以後演奏風格會不會起化學變化吧。

總之肯肯是個小甜心就對了(笑)。
加入一個小甜心可以補充老頭團的元氣,在他們快要無法賣臉/賣肉的時候海撈最後一筆…(毆)

接著是池面阿明。

之前阿明那頭綁在後面的辮子+臉上鬍子讓一干海月少女心碎,這次來台大概是為了維持去年得到的池面封號,拆掉接髮恢復乾淨清爽的短髮,鬍子也剃到剩下巴一小措(對,他還是有留鬍子滴~)。Live的時候頭髮弄得很澎鬆+有點捲,身穿有點寬鬆的印染淺色上衣露出脖子鎖骨,整體來說,嗯,很像Dollshe家的大娃會有的打扮?一瞬間有種「咦換吉他手了嗎」的感覺(笑)。表演的時候雖不到去年那般超級開朗,笑容還是挺多,似乎很享受演出。當然我還是想念著去年他笑到眼角皺紋全爆出來的模樣,今年似乎在上海有出現?討好你真的很不容易呢,中山明(苦笑)。

演奏方面,好多地方都跟CD或以往的live不一樣。之前Buchi的鼓與阿明的吉他常常營造一搭一唱的效果,現在鼓的編制整個換掉,阿明的吉他自然也重新編曲,很多曲子聽來煥然一新(也可能是live上阿明就愛重編曲XD)。或許是肯肯的鼓不如Buchi那麼吃重,阿明要負責撐起全曲的氣場;也或許是唱了不少前期的歌,以致於吉他跟效果器都開很大。瞧他爬上爬下忙碌的手指、聽著刮耳膜的效果器,我這吉他控真的快失控...

00030.gif←示意圖:沈醉於阿明solo的東西

很久沒聽到他令人腦崩的吉他+效果器了,好帥好舒暢,聽完覺得他寶刀未老(笑)
Hate red, dip it的煽動,鬼氣十足的阿明最高。我是跟定你了,彆扭的老頭!

最後是太朗。

這人一樣高大一樣健壯,所有第一次看現場的朋友感想一致:「太朗本人好大隻!」。衣服應該跟代代木那場同一套只是拿掉胸花↓



黑上衣紅褲子赤腳,手腕上戴著去年BEAMS的白色骷髏髮圈,我有一個所以小小開心了一下(笑)。

太朗這次唱得很不錯,沒什麼走音,高音也都上得去,直到最後才比較喘。不知道是換了發聲方式還是怎麼,聲音聽起來很清晰也很實,跟以往飄忽的感覺不同。很妙的是除了「」和「游泳禁止」兩首,一直到終盤hate red, dip it我才有”跟他精神連結在一起”的感覺──而以往這種感覺都是開場就會出現的。為什麼會這樣,原因誰也不知道。可能太朗的狀況不好,也可能四人尚在磨合期,他沒有辦法顧慮現場觀眾?R&R vol.27武道館前的訪問裡這樣說到:

「…以前可以感受到以樂團為中心產生的漣漪,擴散到會場每個角落。可是這次(7/24的JCB HALL演出)似乎沒能達到那個程度。以我自己來說,要顧到舞台本身已經耗去所有精力」

暑假的「夏行腳」巡迴、武道館之後他們參加的都是對BAND演出,夏天之後的oneman台灣可說是第一場,也許磨合尚未結束,the wall的前半場太朗沒辦法做出那個引起共鳴的”漣漪”?期待龍太朗可以放心將背後交給樂器隊,全心投入製造共鳴的那天。


****


以下花痴可略過不看(咳)
略去共鳴問題,有村在台上還是一樣好看00041.gif

長瀏海黑眼妝下透出的,是他看似死白的皮膚,在強烈舞台燈光下閃現;the wall的燈光很單純,白以外便是紅與藍,兩者都將他化成對比強烈的圖畫,深深烙進了網膜。不是煽情喔,我到現在還記得紅色光下他的臉,雕像一樣的鼻梁…落下的黑衣裡頭白晰的肩(笑)。令我怨念不已的手指一樣漂亮,彈著吉他、做著各種匪夷所思的動作,挑釁地煽動觀眾情緒,那雙魔術師的大手。唱到高潮狠狠做著手勢,緊靠身體的手肘製造出一種將情緒濃縮的效果,再順著聲音狠狠拋出來,隨著他的汗水、炸開。安可時換上團T,整個人就完全拋棄演技爆出了流氓氣息(笑),踩著欄杆將麥克風指向觀眾時太朗吐了舌頭,那麼地不羈。在舞台左側跳啊跳發現自己碰到高處器材,又跳起來一次要摸的孩子氣模樣。

於是我情不自禁地圓滿了。
於是我情不自禁地不去責怪他無法百分之百放得開。

因為他沒有做錯,不是嗎?
因為他,他,他,和他,因為他們如此投入。

有村唱得很好(後半除外因為他放開了/毆),他感受到了我們的期許,他在與後排互動那一剎那,與觀眾是一個熱騰騰的整體。仍是新人的肯肯認真對待每一場live,隊長一如往昔帶領他的子民將情緒融化在激烈的動作裡,而中山明的吉他如此美好,待我發現自己已經融化在他的音場中,那曾經無比陰鬱卻又笑得開朗的強大靈魂、製造出的(美妙噪音)聲響。

過了幾天突然想起太朗跟前排互動完,叫囂著要後排跳的模樣;揮手、不用麥克風地大叫、囂張而滿足微笑。
很不想承認,不過舞台上的有村龍太朗,是我的小心肝00030.gif



Live結束得有些倉促,有些奢侈地不滿足。你們還欠我一首Reset,或一首Cream,或一首Psycho Garden--用Ghost作結實在不夠意思(笑)

說好了,明年要再來唷:)


****

今年冬音自己的行程倉促,沒能與大家見面很可惜TAT
明年再一起high唷!vvvvvv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拉拉
  • 幾乎都在看隊長正正的我很擔心該如何寫下去................= =
    第二次世界大戰...讓我有笑到XD太經典XDDDDDDDDDDDDDD
    不過這次曲目我很喜歡!!!
    冬音會去看少爺咩?
  • 預計會去看少爺,據說他胖了?XD
    幾乎都在看正正就寫充滿正正的report呀~別有一番風味。
    曲目我也喜歡,雖然很希望Ghost之後再來一首歌收尾...

    冬音 於 2009/12/25 08:10 回覆

  • 穎
  • YOU!跟我的共鳴!在REPO的字數XDDDD
    太好了我們都是萬字姐妹花(誰跟你姐妹花,是要去賣檳榔了嗎)

    看著REPO會有小小的激動,真的可惜前兩年都是以噗拉作結,今年被我給捨棄...
    不好意思,本年度忘年會佳賓是龍老師(毆爛)

    過了這幾年,看見你的文字還是那麼令人心安,我懷念第一次被現場震懾奔騰而出的眼淚。
    但是、第一年我忘了耳環留給哩打、第二年忘了布吉海報留給哩打,如果今年有參戰,不曉得忘的是什麼(爆)

    翻翻自己MP3,噗拉的歌占了1/3以上,我家本命沒半首、我覺得是某人的錯==+
    那個把我帶入奇妙的世界,讓我一邊聽一邊開車會開到快撞車的世界的人(恐怖的是妳!)

    喧囂而美麗、靜謐而歡欣,我承認我是被治癒的那個。
    有時候我喜歡台下大於台上就是這樣:P

    可以的話希望明年能返回隊上,跟大家一起衝鋒陷陣!
    但在那之前,公關長妳確定妳不救濟一下我嗎(打爆)
  • 你是需要我救濟什麼?!(驚)
    有什麼我忽略的事情嗎(抱頭)

    如果噗啦每年來,我們還是有機會聚的呀,順其自然吧
    龍老師是你本命他很重要,老頭皆可棄,本命不可拋XDD

    那次帶你去,讓你被震懾、讓你情不自禁,是巧合中的巧合,緣分中的緣分。
    我的文字不為什麼,為了留下那一刻自己感受到的激情,給未來遺忘的自己。
    當我們再次閱讀,若能感受一鱗半角的共鳴,便不枉書寫耗費的力氣。

    期待下一次共同製造的回憶:)

    冬音 於 2009/12/25 08:29 回覆

  • 小喬
  • 龍太朗是你的小心肝~~~~~~(戳)

    我還是好喜歡你的repo,客觀中不失煽情,砲火中不失感性。
    還有你居然把對啃啃的感覺都寫了XDDDD(握手)
    期待明年與他們的再相見,我的repo字數也請你多多擔待了~(擺手)
  • A村是俺小心肝.......(倒地

    彼此彼此啊,你的repo也總讓我得到很多:)
    把對肯肯的感覺寫下來,為了日後的自己反芻;
    說不定明年就覺得「我幹嘛婊他啊肯肯對不起!」(機率低/毆)

    年底了,大家都要加油!
    這次得到的不是雙腿開開的力量而是更不堪(?)的東西...XDDDrz

    冬音 於 2009/12/26 08:37 回覆

  • 小喬
  • 阿明也是我的小心肝啊(倒地不起)

    我想肯肯在我心中的形象應該很難更動了,我還滿希望能有讓我後悔婊他的一天XD

    下次送機一起去吧!
    一起當隊長溫柔眼神下陣亡的苦情姐妹花~
    客戶要繼續捧場朋友公司的機器喔(喂)

    今年也是有開開啦只是不知為何比去年不堪很多......Orz

    (在自家感性,結果跑來你這裡歡樂了起來~XD)
  • 把K當牆靠的苦情姊妹花(淚)

    其實MSN更歡樂但是不堪到無法貼上來=.=
    布奇場我要掀你的新裙子啾咪~(渣化自重)

    冬音 於 2009/12/27 11:11 回覆

  • 軟花
  • 推姐姐怕怕。

    關於肯肯我想的你都說了。(遠目)

  • 嗯,認真考慮的結果還是寫了(苦笑)
    不過日本好多人說他很純良耶(恐)

    冬音 於 2009/12/27 11:12 回覆

  • 小喬
  • 佐藤弟弟在上海場的表現讓我滿心驚恐~(掩面)
    這種寵幸我可承受不起XD

    裙子還不一定會買,中午剛刷了一個隨身硬碟,希望新水夠我花(合掌)

    MSN上的對話我想還是隨風而逝吧.....Orz
  • 隊長在上海也很令人恐懼...是說肯肯昨天在檸檬HALL據說淚目了...
    我想去看靴子,如果有很P團風格的就好了(笑)(正樣的不算=..=)

    MSN的對話會永遠活在我們幾人心裡(是感動還是陰影?)

    冬音 於 2009/12/28 10:10 回覆

  • Mioy
  • 今年沒有跟到(TAT) 錢包哭哭了
    看到冬音大寫得REPO真的好想大叫阿...
    有蒼い鳥啦 ... NO!!!!!(抱頭)

    謝謝你的"李波"
    感覺置身現場Q_O
    還有謝謝新專輯的翻譯#握#
  • 沒關係啦2010年還會來的!(拍拍)
    我的repo基本上就是很長很煩很詳細,很高興你喜歡(笑)
    專輯緩步翻譯中~

    冬音 於 2010/01/07 17: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