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近況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本站內容,這是基本禮儀唷(^-^)

本想把零碎感言寫在live report後面,結果發現太長所以另開一篇。很多事情各方海月應該都寫過了,我這邊大概也不會多什麼情報,純粹是發花痴,大家加減看XD

1. 第一排

其實應該叫第一列...(因為直排橫列),反正就是奢侈到不行的位置。

不像野台等臨時搭建的欄杆又細又不牢靠,The wall前面的欄杆是固定的,而且很粗很堅固,能夠承受一排人的體重+後面三百人推擠沒問題,所以只要你體力&力氣夠,在第一排是活得下去的。請記住,前提是體力&力氣夠。力氣不夠的話會被人流沖走,一轉眼發現自己在激戰區正中央,或是被擠到旁邊;體力不足的話在那種環境下根本站不久,兩下就腿軟。本人有點力氣但體力不足,後面人流衝過來的時候只能靠手撐欄杆、膝蓋頂住前方牆壁避免被沖走,幾首歌下來手就酸了,後面...就像有村說的,「用意志力在撐」。前排許多觀眾都直接雙手撐住音箱,用胸骨去頂欄杆,但本人很怕胸口被壓住不能呼吸,所以是用前臂頂欄杆,讓手&胸口之間形成一個三角形,確保呼吸&稍微移動的空間。這樣做的壞處是支點比較小(只有手臂),有時兩邊的人被擠過來,我又離欄杆有一點點距離,就很容易移位,不過還好用意志力&蠻力抵擋住人潮、堅守崗位(苦笑)。

在此感謝大親友灰,旁邊一同分擔濱死苦痛的姊姊(我們真的忍不住大叫"拜託不要擠了".....),左後自告奮勇要幫我們擋人的男生(雖然他畢竟還是擋不住....||||||),你們讓站第一排的恐懼緩和不少。記得メランコリック前奏一下,我跟那男生很有默契地對看一眼,同時爆出的感想是「要死了!!!!TAT」(笑),之後每一首可能讓我們粉身碎骨的high歌,我們都會交換了然(絕望)的目光,然後繼續high;那種會心一笑的感覺很好。也謝謝在我正後方的海月,跟你用同樣頻率甩頭的感覺很好,不過我想你是不得已...因為不同調的話,你一定會不停被我敲到頭(囧)。謝謝你忍受甩頭時甩到你臉上的頭髮,並且謝謝你甩手時沒有兇暴地攻擊我:)對了,快終場的時候旁邊男生的手錶掉下來,我跟小灰接到就放在音箱&欄杆之間的空位;還有一位海月從後面傳過來他的包包要寄放,所以我們前面一共有兩瓶水、一個包、一隻錶,還好那空位在音箱下方正正不會踩到(笑)。雖然地板上貼著"請勿放置物品",不過有時情非得已...希望the wall可以通融大家在那方空地放一點東西呀T^T

略去擁擠的問題不談,The wall第一列其實是很開心的,因為距離舞台非常近,幾乎是零距離--這裡的第一列與舞台之間沒有"護城河",伸手馬上摸到舞台地板,只要台上的人願意接近,立刻就能碰到。這回除了阿明,其他三個人都碰到了,說有多奢侈就有多奢侈...。除了有機會跟台上的人拍手,第一排還能清楚看見舞台細部,包括樂器、音箱、效果器、電腦、麥克風,進出後台的門、來來去去的staff,還有演出人員的表情,包括通常隱身在黑暗裡的鼓手。甚至視線範圍內同時有兩人接近,還會不知道該看誰好(笑)。總括來說,如果是自己非常喜歡的歌手/BAND,建議可以嘗試一次第一排的感動。請注意當天不要感冒,不要吃太飽,手上首飾盡量減少,頭髮...中長以上的頭髮小心不要被壓住or甩到人,盡量穿舒適的衣服鞋子。第一排出乎意料的好玩,難怪會有那麼多人願意夜排搶位子...希望以後還有機會往前玩耍呀~(笑)

2. 團員雜感

(1)Buchi


那個頭髮全夾在後面、只留瀏海的髮型真他媽型、爆、了!!(粗口抱歉)天啊好好看好好看好好看!!因為知道Buchi平時是怎麼一個宅樣樸素打扮走低調路線的孩子,看到舞台上帥氣的模樣那種反差不是蓋的!好萌!!眼妝也很濃,近看有點像是火影忍者裡面會出現的造型(爆),打鼓的時候Buchi偶爾會吼叫,他一閉眼眼睛四周就是一團黑,與黑髮、黑衣、鼓座附近陰暗的燈光合在一起,像一隻怒吼的野獸,有一回我忍不住尖叫了:P 不過一離開鼓座他又是那個笑容超可愛的小黑犬,尤其謝幕時來到台前,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因為無法跟每個人握手,乾脆舉手來回掃過大家的舉動,貼心中帶著一點不知所措,讓人笑了開:)其他團員在說話時Buchi常會在後面有小動作,笑啦~做表情啦,還有兩曲中間休息的時候他會拿毛巾壓乾臉上的汗水,壓的時候小心翼翼不弄花臉上的妝,然後再繼續拿起鼓棒。啊~~~反正就是好可愛!!(詞窮)聖誕老人裝的時候Buchi裡面沒穿(羞),打鼓的時候胸口很ㄌㄤ(台語),打一打真的有露點...//////→自重=ˍ= 聖誕裝袖子太長太寬,會妨礙他打鼓,所以敲一敲還會有拉袖子的動作,整個就是很可ㄞ/...(強制截斷)

第二天送機,帥氣型男恢復成路人小宅(笑)。遠遠看著Buchi融入工作人員的模樣,突然覺得他真的是專業人員呀,台下如此平易近人,昨天在舞台上卻是神采飛揚那麼帥氣!(雖然隱身在黑暗裡....笑)對了還要說一句,pura之前的DVD收音一定有問題!之前看DVD老是覺得Buchi的鼓有點沒力,加上他老是在破病,於是有了一種「Buchi是個虛弱的鼓手」這樣的刻板印象;但是看這次的live,他明明就很強啊@口@!力氣很夠、技巧也很好,這次甚至沒有趕拍(爆),希望DVD能確實呈現他的實力呀:~~~各位父老兄弟姊妹,Buchi今年(消音)歲,未婚,他不只是個宅加入塑膠樹之前在許許多多不同風格band支援過,培養出堅強的實力,是個才色兼備為國為民的好鼓手,請大家一定要多支持!四號莎莎布吉....(放錯宣傳帶)

(2)正正

隊長大人,我要為隊長大人平反!他才不是一身骨頭!叫他骨頭是錯誤的!......他只是沒什麼肉。(喂!XD)吼,正正真的很瘦,從第一次看就在感嘆,為什麼會瘦成這樣?跟有村當朋友真的很辛苦是吧 送機時包裹著單薄身板的T-shirt有多小件就不提了,live上那件襯衫領的連身洋裝我大概也穿不下吧...更別說五分褲+緊身褲,我那樣穿的話健美度大概可媲美摔角選手...。不過就算摔角選手也敵不過骨瘦如柴的天蠍座女王啊,進場時我還天真地以為正正區會比イケメン阿明區和平一點,卻忘了野台看到的那個AT力場全開、就差沒像sugizo穿高跟鞋揮舞皮鞭的正正女王--live上海月的汗水才能成就他的喜悅啊!心知肚明團員一笑、海月起肖,一場表演下來正正不知來了多少次煽動,激起多少海月忠犬之血啊!本來嘛,正正就是在live上會暴力人格大開的個性,我們在台下看他瘋狂甩頭、瘋狂轉圈、瘋狂搖擺就算了,人格變化是live的精髓咩,可是他老人家BASS彈一彈越來越靠近舞台邊、不時伸手釣下面的海月、還往前站讓大家摸他的鞋子,這時就很糟糕了,前幾排海月全部往前想摸正正的手,第一排就像冰箱最下層的水果,給擠得滿身淤青。

但,只有前幾排隊長大人怎麼會滿足呢?於是他一次又一次攤開雙手,做出「come on!come on!」的煽動手勢,這模樣可是全場都看得見啊!於是受到女王號召的海月大軍奮不顧身向前暴衝,幾百個人往幾十平方米的空間塞進來,那瞬間的壓力啊!!我們這些冰箱最下層的水果,好像遇到買一堆菜回家才發現冰箱很多東西,可是不放進冰箱又會壞掉、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把東西往裡塞的媽媽,整個直接被擠到噴汁!(囧)但是女王大人的歡愉需要更多犧牲呀!所以我們是壓扁的蕃茄(哭哭)。在後面看的學姐說就看前面突然多出一塊空地,然後換一首歌,又多出一塊...大家都塞到最前面激戰區了" 不過女王似乎心情大好給我們摸了很多次,於是摸到了正正的鞋子。至於為什麼是鞋子,因為那時離我最近的是鞋子(笑),手...可能在混亂中有碰到吧,encore的時候前排簡直像是千手觀音,所有海月都把手往前伸,突如其來就會有手從自己肩膀上長出來(恐),這種萬手晃動的情況下有沒有碰到、碰到誰的手實在很難判斷。就看他女王大人一臉愉悅啊,好吧我服了,海月前仆後繼就是為了呼應你的召喚...啊噗"(被擠扁的小蕃茄噴汁了)

不過雖然live上暴戾,正正還是很細心的。第一排被擠到最後都把手放在音箱上,正正會看看他如果下腳會不會踩到大家的手,確定沒問題才把腳踩上來。雖然只是短短一瞬間,但是知道他真的很注意FANS,那種感覺很好。然後下一秒正正就爆發了,後面又會把你擠出汁來(苦笑)。但是到了送機,正正又是那麼可愛(還跟熊寶寶玩耍)、那麼溫柔、那麼體貼...竟然還在出境之前一一幫大家簽名,是有沒有這麼親切!;口;雖然也能解釋成他太會做公關,不過每次看見他眼神都如此真摯,讓人願意相信他真的重視這些重視他們的FANS(拗口)。就是那樣女王與紳士的反差,讓海月們死心塌地跟著這位leader吧。正正,我們永遠的瘋狂帽商:P

(3)阿明

這人怎麼了...(喂)雖然我沒見過Akira幾次,但是從許許多多訪問&影片判斷,這人應該是十分纖細而神經質,並且容易負面思考的。他負面思考的力度之強,讓容易被他人情緒影響的我,幾乎要忘記這人也是可以開懷大笑的...雖然很可惜沒能見識握手會上閃亮亮的中山明,但the wall昏暗燈光中仍看得見的蒙娜麗莎淺淺笑容,散發出的治癒光波竟是如此強大,震撼了我。原來向內壓縮成黑洞的力量,轉換成正向釋放出來,是這麼驚人...Akira,這樣的你,付出溫暖的你,讓被治癒的我好想流淚。

崩壞的聖誕老人(一人分飾兩角)也讓人好想哭啊。

不,該說讓人暴躁很想抖腳(壓住大腿克制)。唉唷才剛為你的大好心情感到高興,怎麼你一下就得意忘形啊?!聖誕老人Hohoho驚嚇指數兩百好嗎!(囧)不過事後想想,Akira其實就是這點可愛,明明很鑽牛角尖的呀,可是心情一好就開心得跟什麼似地,眼角都含著一抹笑。那笑容帶點孩子氣,讓你看出他得意忘形卻不會跟他生氣,只覺得好耀眼、好溫馨,完全不像那個壓抑的中山明。不過他真的很容易做過頭,一人分飾馴鹿&聖誕老人讓大家看不到臉就算了,被稱讚是イケメン(帥哥)就會心情大好,好到嘴角上揚!親切得像要選里長!(爆)忘了哪一次MC時間,太朗原本開口要說中文卻忘詞,便示意Akira接手,結果他想了想竟然用日文爽朗地問候,害我在下面吐槽「人家是憋不出中文才叫你,結果你給我說日文啊!(放槍)」;結果便是那段競選台詞似的「我們是日本來的Plastic Tree」(笑)。還有一回下手有人說他「凄い」(好厲害!)-->聽說是在說Buchi很厲害,結果Akira誤認為在叫他(爆),Akira一時沒聽清楚,問說「え?オレ酷い?」(耶?我很過份?),下面大笑又說「凄い」,然後接「Akiraさんイケメン!」(Akira san好帥!),這下他可樂了,開開心心地說「我很帥?謝謝!」然後一直猛微笑。難道說他其實很好哄?XD 還有一次MC下手鼓譟Akira說話,結果不是喊「Akira」而是直接喊「イケメン」,イケメンイケメンイケメンイケメン這樣聽起來超有力的啊!害得中山明真的以為他是イケメン!(好其實他是.../笑)

不知是不是被稱讚太多回帥哥的緣故,此次台灣行他老人家心情大好,在機場也隨時微笑不用錢大放送,加上他這次的打扮又很型男,讓我們飽了一頓眼福:P 小喬去問某staff說「中山明這次壓力很大嗎?囧」,staff明白我們在說他怎麼如此爽朗,笑笑地回答「不,他這次是真的心情很好!:D」。聽到這樣的回答邊吐槽「原來你心情好會變成小朋友」,邊覺得很開心。記得年初看了R&R種種令人心酸/無奈的言論,發起「TELL HIM」運動寫信給阿明,便是希望自己的一點點心意,能夠傳達到他那裡。也許這一年他經歷了許多,改變了許多,所以有那樣燦爛的笑容;也可能他老人家沒變,只是單純心情特好;不管哪一種,只能說我從那幾天的中山明那兒得到許許多多的溫暖。謝謝你,辛勤的卡車司機中山明。我會努力不忘記這樣的溫暖,努力去闖面前的關卡。

當然也不會忘記有事沒事朝你開槍...

(4)太朗

不論看他幾次,鎖骨都很誘人(笑)。開場時我一直盯著太朗白晰的前胸,光照在上頭多麼地白啊,雪一般晶瑩剔透的白玉...。左手袖子是別針別起來的,為了不阻礙他彈吉他。然後他開口,抬手,搖頭,像是一只壞掉的人偶。然後他移動,轉圈,間奏時靜默,搖搖晃晃像是腦袋裡被抽掉了什麼。說起話來還是那螺絲沒鎖緊的模樣,只能說很可愛!Kei姊姊的朋友聽說回去以後喊了一小時的"龍太朗好可愛"(笑),歡迎加入算計小龍有村大爺俱樂部,第一次看Plastic Tree的live,很難不被那充滿個人特色的MC所吸引。不過不久之後就會發現他頭腦好得很,一點也不簡單...(笑)請各位記住,雖然我常開玩笑叫他(XL號)少女但他不是少女他很MAN、說他可愛但是他也非常懂事、說他傻但他其實精明得很!如果他當真純潔無瑕不經世事,有辦法在這業界生存嗎。當然一直沒發現or不想承認的朋友也是很多啦...(嘆)

...耶奇怪,明明跟小喬說好要吐槽到底的,怎麼到有村突然就感性話題大開??(抓頭)

好吧轉換一下(敲頭)來吐槽。太朗這次還是披披搭搭穿一堆,開場的時候很擔心他又要跟去年the wall或者ZERO一樣,中場衣服濕到變色,還好這次衣服顏色沒有變" 可能空調也開比較強?前排雖然擠到不行,不過慢歌的時候能感覺空調在運轉,不會有熱到不能呼吸的情況(當然這只限於第一排,我們前面沒有遮蔽...要是後面被塞在人群裡,應該真的會呼吸困難ˊˋ。唱一唱太朗的頭髮雖然濕了,不過沒看到汗水飛濺的情況,也沒有狂噴止汗劑,冬天畢竟還是比夏天涼吧!以他那種噴汗體質,一場live下來不知要耗掉多少水分。說到水,朋友說他跟Akira會同喝一瓶水,我是沒看到啦,只看到Akira自己去喝水的樣子。因為已經習慣太朗的XL少女尺寸(喂),看第一套衣服沒有特別感覺,但是換上愛台灣團T就馬上發現,他其實很壯!這次胸口沒剪開所以注意力不會被吸走,便看見他短袖下頭露出來的二頭肌,再往下是青筋浮突的大手,線條真的很漂亮。我迷戀太朗的手(笑)。整場live下來他跟台下互動過很多次,握到手、碰到手的海月也不少,不過他沒剛好停在我前面,加上本人手短,最後好像還是沒能親近他的玉手(為什麼說好像,因為一團混亂中即使恰好摸到了我也無法確定....)。不過我很幸運(?)地,

摸到了小腿(喂)

抱、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性騷擾,但是小龍整個人往前腳釘在音箱上唱的時候,簡直就是大放送啊,據我所知他背面的腰部以下所有地方大概都有人摸到吧...有個朋友不小心摸到他臀部+大腿,結果回家以後長針眼(爆)這個人整個就是很毒,大家記住重要部位不可以亂摸!至於我,在他大放送的時候把自己從人群裡拉出來,拼命伸出手,摸到穿著緊身褲的小腿。很緊實的腿,真的,線條異常地好看(此為認真感想)。摸到臀部和大腿的應該也感覺很緊實吧,是那種很有力的腿,難怪可以全場蹦跳甚至踩破舞台...(→很多年以前的事情)跟旁邊的姊姊開場前一直在說live上絕對不可以被有村踩到,手一定會斷!就算他穿的是涼鞋不是馬汀,被那個力道一踩手指穩斷!!還好太朗非常專業不會踩到人,不然我們就要上蘋果日報頭條了...。除了腿還有一個更容易摸到的地方,是他的腳(笑)。忘記哪一首歌小龍把鞋子脫了丟在後面,然後一直到終場他都打赤腳跳啊跳,踩在音箱上就看見醒目的白,跟深色褲子、黑色音箱、黑色指甲油強烈對比的白。但我不敢去摸他的腳...腿上至少還有褲子,腳一摸就直接摸到皮膚了,總有一種褻瀆人家的感覺...(想太多?)所以對有村大爺的腳一直只敢看不敢動手。他腳上皮膚超好,難道有定期去角質??不然為什麼腳踝上好像一點死皮都沒有!一定是跟中山明約好去全身美容...(為什麼又扯到中山明?)

對了對了喊安可時staff走到Buchi的音箱前面,然後把太朗的鞋子撿回去。大家爆笑了。

還有一件事是跟小喬MSN才想到的,太朗不是常蹲低低左右移動、像蛙王達瑯那樣唱歌嗎?此時他兩腳會張很開...然後曾經有一瞬間我人就正對著他大開的雙腿" 啊啊啊啊有村龍太朗在前面M字開腳是怎樣!? 衝擊太大以致於我幾天後才想起有這回事....(或者是當時已經擠到噴汁所以暫時失去記憶)當下什麼也沒想,反正就是很high地在唱歌嘛,回來跟小喬MSN發現不對,整個就很不對,非常不對...小喬看到的是M字跪坐在地上與海月互拼搖頭的誘人太朗,我看到的是M字蹲在台前雙眼迷濛中帶殺氣的小龍,不管哪一個都很超脫現實啊,世界上不是天天有這種詭異的事情發生....所以我們決定要把雙腿開開化為力量應對生活中的種種難題!(夠了)

除了扭曲的姿勢、彈力超好的蹦跳、M字開腳,我還看到太朗以貴妃醉酒的姿勢半橫臥在舞台下手(笑)還有聖誕裝的褲子很鬆,他沒辦法隨心所欲亂跳,於是蹲下來的時候手抓著褲子、跟著樂器隊的拍子起跳,模樣非常可愛。MC講一講不知怎地突然說「好吃!」引起一陣笑聲,非常可愛。丟聖誕禮物時帶著眼妝卻滿面甜笑,非常可愛。除了可愛我還說過什麼?回想起來印象最深刻的片段,都是他精神亦亦跟大家互動、臉上掛著微笑的模樣。我說我確信有村龍太朗這個人有孩子一樣單純的成分,便是在說這時候吧...而說到他MAN,則是退場前靠觀眾很近很近、蹲下來「噓--」地讓大家安靜,然後不用麥克風直接約定明年再來的時候。好MAN,而且好美。

嗚嗚,「好美」跟「雙腳開開」好衝突,這個人真的好矛盾......(是你的眼光很矛盾啦")

----

後話

有時後覺得太朗這人好奇怪,我也好奇怪。燃燒之後會有一陣子完全忽略他的臉,處處看他不順眼,可是過了那段時間,又開始覺得這人魅力十足。是我有月亮的陰晴不定,還是他有雙魚的兩面特性?知道這人的時候我還不太懂日文,當時也沒有youtube、論壇、下載等資源分享管道,對於他的認知除了歌聲幾乎是零,所以也不曾經歷許多海月經歷過的「小龍真是容易受傷讓人想好好保護的天使」時期。有村在我心中木確實有單純的一面,卻也有複雜的一面,此種兩面性成就了他的魅力。或者說,他既然是充滿矛盾樂團的門面,表現出的反差自然更引人注意。所以當我對他有時熱情有時卻冷漠,似乎也不那麼難以理解對吧?有村,就是個謎樣人物啊。第三次在live上看見他,依舊不是正中央的位置。除了身為團FAN的自覺讓我飢渴地想看每個人,怕被踩死而不敢站正中央也是個原因。但有村龍太朗無法讓人完全忽視--美麗的骨架,深沈空洞的眼睛。

人群之中他唱著,動著,伸出的手指向遠方,那裡什麼也沒有、甚至沒有絕望。跟上次一樣我看不清他的真意,只能把整幅畫面刻進記憶,或者閉上眼睛、毫不保留交出自己。於是我成了畫面的一角,空氣的一隅,以一種瀕臨崩潰的姿態、聆聽。Akira的吉他以侵略的姿態鑽進耳膜,正的BASS與Buchi的鼓聲敲打著心臟,樂器與歌聲在耳邊迴響,於是明白了,live上誰在想著什麼,誰在看著誰,其實並不重要。他並不是看著我,我也,最終,並不在望著他。他的、他們的聲音化在空氣裡,被我們吸了進;我們的吶喊與熱度融進了黑暗,與他們的影子緊緊相連,整個live house剎那間成為一體。是誰的淚水,又是誰呼喊的聲音,攪和著誰的笑容,共鳴震動了炙熱的空氣。重要的終究不是你與誰對上了眼;將在場所有人吞噬的熱情,才是live的精髓。用冷冽矛盾讓聽眾溺斃的Plastic Tree,此時是一池濡濕溫熱的液體,是羊水和著血液;整個場地是一個細胞、一個母體,我們是那一夜分裂出來的無數個體,分享著深層記憶:未來的哪一天,要再次相聚。

在那一天來臨之前,我們可能是不相干的個體,忙著打理自己。
到了約定的那一天,希望我們能以成長蛻變後的姿態,重新聚在一起。
Live之後我們擁有的不只是一夜限定的歡愉,還有繼續奮鬥的動力。
看live不只是為了他們。喜愛不只是想溫暖他們。

共享的那一夜,是為了儲備有朝一日要用的溫暖,填補不知何時會襲來的空虛。
我們是,他們也是。是為了填滿自己,是為了成就自己。


是這樣的一個約定。


我們,他們,將要帶著溫暖、繼續前行。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把雙腿開開化為力量的喬主席
  • 姊姊你文筆也太好(笑)
    妳總是寫出我網誌裡糾結背後的真意,謝謝,看完後很溫暖。

    期待明年
    像是太朗在去年大港唱完真紅線帥氣的躺在舞台上朝我們伸出小指那樣
    現在的心情整個就是被約定治癒了
  • 不敢當" 我只是偶爾會放一下押韻結界(笑)
    想寫得更明白卻怕自己太過直接冷酷,所以總是迂迴。

    哪,是呀,被治癒了。
    他是那麼強大,強大得足以表現出懶散,強大得能夠分力量給大家。
    約定好了唷。

    冬音 於 2008/12/30 10:36 回覆

  • 軟花
  • BUCHI:為什麼我是4號(含淚小黑犬)
  • 我是按照入團順序編號的(毆)
    不過其他人好像沒有要選....XD

    冬音 於 2008/12/30 10:32 回覆

  • 未蘭
  • 冬音的文筆真的是精闢巧妙,
    我在你描述正正的冰箱地獄那段忍不住大笑了。
    對不起...你們被擠的那麼淒慘,可是冬音的描述太生動了(噗)
    我真的懂你說正正手一勾就多出一大塊空地的的慘況,
    從後面看前面真的就是這樣,然後就會心想前方的慘了...^^bbb
    另外我也想說,有村的確是個精明的傢伙(點頭如擣蒜...)

    後話寫的太好,寫到心深處了。
    謝謝冬音額外又寫了這篇分享,
    從上星期開始一直呈現痛い子的狀態,
    也該敦促自己,能有所成長,往前踏出下一步了。
  • 不敢當,很高興你喜歡我的report^^
    冰箱地獄是前排的寫照呀,算計有村則是我一直很想說的主題(笑)
    大家多少都曾有痛い子的經驗,只是何時、以何種方式跳脫的差別。
    我嘴上說著要前進,結局還是不夠努力,要更鞭策自己...>_<

    冬音 於 2008/12/30 10:35 回覆

  • 我也要雙腿開開化為力量的chika
  • 不好意思,害你們變成蕃茄汁...我無反抵抗主人的召喚

    第一排視角repo大感謝!

    p.s.後面真的不能呼吸,你的鼻子前面就是另一個人的頭...
  • 沒關係的,主人的愛就是要廣披四方(噴汁)
    我有在其他海月看到"都在吃前面的人頭髮",頓時非常內疚orz
    呼吸不到新鮮空氣還要被頭髮甩,真的很痛苦...

    冬音 於 2009/01/01 09:12 回覆

  • 悄悄話
  • 拉拉
  • 我只能說一邊看一邊大笑(雖然在深夜裡),不過看完這篇的確有被治癒到,有那麼一點點溫馨,不過冰箱跟里長伯還有四個人的仔細描繪讓我覺得很感動^^!阿明當然也不會有事沒事記得朝著你開槍+1,阿明里長伯的傳奇永垂千古啊~(毆)
    其實阿明對我來說...嘛...等阿明生日再寫好了(笑)
    真是太巧妙的比喻啦!!!冰箱!!!爆笑到不行啊~~~~

    雖然我不知道要多久可以脫離痛い子的行列不再糾結,說到最後也還是願意相信還能再度相見...
    到現在我還是腦袋常浮現那個蒼白又帶著大大的喉結的脖子....(是說因為我喜歡吃雞脖子嗎?*喂)


  • 里長伯大受歡迎(笑)
    冰箱的故事就讓他流傳下去吧,每個想往前擠的人共勉之...Orz

    大家在某部分都有痛い子的因子,我也不例外。
    怎麼把痛い轉成力量,這是我們的課題^^
    人家不吃雞脖子還是記得他的脖子呀...(汗)

    冬音 於 2008/12/31 15:44 回覆

  • 弼
  • 我是來搭訕的((躲牆後))

    對不起我就是那個要放包包的海月((遮臉))
    因為七月去看某M時也是那樣把包包請人幫我丟在音箱前*喂*

    一直覺得冬音親的文筆很好 很多地方都寫到心裡深處去 感觸很深
    我就是去年對Buchi一見鐘情((炸))然後今年一直被他笑容秒殺被鼓聲灌醉

    隊長大人那的冰箱形容很貼切啊XD

    嗚喔一不小心好像說的太多了

    總之 請多指教((合掌))
  • 你好~~:D(從牆後拉出來)
    原來是那位帶著可愛包包的海月呀,真是有緣千里v

    對Buchi一見鍾情的都會爬不出來唷~
    而且會一直想往前,因為後面根本看不到他Orz
    所以就算要成為冰箱底層,同志還請繼續努力!!XD

    以後也請多指教~~(搔頭敬禮)

    冬音 於 2009/01/01 09:14 回覆

  • 弼
  • ((被拉出來))

    是的所以去年當我看到一半忍不住想往前奔時被朋友拉回來了
    因為我去年穿了一雙16公分高的有跟厚底鞋....
    朋友說我穿那雙去前面會踩死人的*炸*

    沒關係我向來是自願當冰箱最底層的XDDDDD
  • 你朋友成功地阻止你犯下傷害罪XD
    以後也一起足登運動鞋當底層水果吧=ˇ=

    冬音 於 2009/01/05 14:15 回覆

  • kei姐的朋友--Aminah
  • 我要補充一點,雖然我回去喊了一個小時龍太朗好可愛,但是裡面包含喊了20分鐘的buchi好可愛及10分四個人都好可愛---(爆!)
  • 那你還是有40分鐘在喊太朗好可愛嘛(笑)

    冬音 於 2009/01/05 14:22 回覆

  • 小春
  • 我站在正的前面啊

    被擠到撞上音箱去了
    那笑容之和煦的我說= =

    重點是!!
    連音箱都被推去撞牆壁
    ((我那時後才發現 音箱原來沒完全靠牆!!!

    看你這幾篇網誌
    我都要笑翻了

    愉悅到我不想寫報告
    慘= =||

    喔 但是就讓我繼續沉淪好了XDDDDDDDD
  • 嗯嗯到最後是音箱跟牆壁拯救了我們(囧)
    正正見狀真的很樂...。
    看了歡樂的BLOG要把愉悅化為力量,好好寫報告呀XD

    冬音 於 2009/01/05 14:2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