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近況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本站內容,這是基本禮儀唷(^-^)

(12/23補完)
發現自己真的很愛送機......以後要是公司不准假怎麼辦TAT"

搭中午12:45的國光號到第二航站,拉拉&喬主席已經在場守候;海月們成好幾個小聚落等待。
我們站在華航前面的門口聊天,桃園比台北更冷,玻璃門開關帶來寒風陣陣,大家縮啊縮抖啊抖...。

兩點多時有兩個日本人問我們在等誰,回答之後他們表示不認識Plastic Tree,但是一聽我們說昨天有live,馬上拿出兩份報紙問這團有沒有登在上面?果然有一小格,大家指給他們看&粗略地給了些資訊,看兩位的樣子回日本後可能真的會去查詢。我們反問他們是來觀光嗎?「來看賀軍翔的(゜∀゜)」「他們說什麼?」「他們說是來看賀軍翔...XD」「「XDDDDD」」

雙方對於追的是對方國家的演藝人員都感到很妙。七七八八提供了一些零碎的情報,團員名字啦~什麼時候出道啦~年底有巡迴啦~

「主唱叫什麼?」
「有村龍太朗」
「這名字聽來很威...」
「對,很有昭和味= =」
「(爆笑)」
「他們隊長叫長谷川正唷XD」
「又是一個很古風的名字...XDDD」

聊天聊得很開心,日本阿姨很想看看我們口中「名字很有昭和味」的團員們是什麼樣子,無奈他們搭的是EVA三點多的班機,在還沒等到的情況下依依不捨地離去,海月們繼續在寒風中胃痛。

等啊等啊等啊等...........等到花兒也謝了...........每次送機都一樣感覺,來晚了怕錯過,來早了又是望穿秋水好不焦急。尤其第一次來送機的朋友真的會很緊張,不知道他們幾點會來、來了會不會行色匆匆、願不願意收禮物、有沒有機會近距離接觸、他們人好不好,會不會不高興,會不會對大家笑....等等等等無數念頭在腦中迴盪,看到旅客陸陸續續拖著行李來check in,原本不緊張的也開始抖腳忐忑不安。此時忽然有位海月一拍我肩膀說「來了!!」,咦?離華航櫃臺最近的不是這個門嗎?他們從另一個門進來了!情急之下爆了一聲粗口(抱歉)便快步往他指的方向移動。走沒幾公尺,在門邊的空地發現幾位在the wall見過的工作人員,裡頭混著兩個髮色顯眼的人,大家一邊弄行李一邊有說有笑,原來是阿明跟正正。再仔細看才看到Buchi,他黑髮黑衣似乎故意要很低調(笑)。心情似乎挺好的一群人中有個東西很引人注目,是一隻...........

(bear)\(゜∀゜)/

脖子上有緞帶的布偶熊,大概有他們上半身那麼大隻!不要問我哪來的,反正不是歌迷送就是夜市打到的吧(毆)。Akira跟正正很開心地跟那隻熊玩,PTT版友說staff把熊綁到Akira背包上,我看到的時候他已經作勢要背熊了......

拉拉:「他們是要玩公背婆嗎?(花容失色)」
我:「是要玩老背少吧(黑臉)」
「還不都一樣!XDD」。

現場情況非常詭異,海月在團員&staff四周圍成一圈,大家很有默契地不敢走近,他們非常開心地自顧自聊天,擺明了就是知道我們不敢怎麼樣,一盼派泰若自然(笑)。所以海月們也自顧自聊起來(喂!)。樂器隊到齊,主唱咧?有村龍太朗是不可能混在那群工作人員中不被發現的,所以他老人家一定又是晚到啦~~

等了一陣太朗出現了,好像是從我們原本等的那個入口。他老人家戴著黑色毛線帽&大大的墨鏡,大概是不想讓人看到頭髮亂翹睡眼惺忪的樣子(毆)。一看到太朗從背後出現我差點挺屍心跳漏了一拍,海月們也都靠過來,剛剛圍成的小圈現在更緊密了。太朗走過去跟其他人會合,也開始整理行李,staff遞給他一隻比熊小一點的粉紅色布娃娃,應該是海月送的。整理完他們開始慢慢往華航櫃臺移動,海月這時也要移動了,我看機不可失便跟另一位太朗海月走上前,把禮物遞給他。這時才知道本命代表什麼,就是一種跟他互動之後我會完全失憶的生物!!!(抱頭)太朗把我們的禮物接過去,分別說了聲謝謝,可惜的是這次他戴墨鏡看不到綠豆大小的眼睛ˊˋ從來沒有機會跟太朗握手的我這次藉著遞禮物有摸到,不過還是很怨念啊!!!下次我一定要正面跟他握手+四目對望!!ˋ口ˊ Akira走過時我也上前遞禮物,他今天真的很好很親切很燦爛,笑著說了聲謝謝。這跟上次那個拿兩千塊揮舞、殺氣騰騰的痞子完全判若兩人嘛!!犯規!!>口<

四子的外貌大約是這樣:

太朗→黑毛線帽、大大的墨鏡,黑色(還深綠?)的外套,吊帶垂在身後的吊帶牛仔褲(跟上次來那件很像),白色運動鞋(應該是KERA!上那一雙,只是看起來有點舊了)。曾經以為他走路拖著腳板是因為馬丁鞋太重,不過送機兩次他都穿平底鞋還是照拖,所以這傢伙應該只是懶得把腳提起來而已=ˍ=
Akira→黑外套,褲子我忘了,好像是牛仔褲。腳上是黑底綠色字的Asics運動鞋,跟live上同一雙(這團似乎只有有村會另外帶鞋子)。眼袋依舊很驚人,不過今天他老人家心情好,笑容非常燦爛,燦爛到我跟小喬想給他一棒槌的程度(被閃到)。
正正→深藍色及膝軍裝外套,背面可以看到拿來扣肩章的帶子。黑色緊身牛仔褲,腿很細很細很細很細(硬要講很多遍),鞋子是live上穿的那雙白底黑紋龐克。那背影真的很纖細,拉拉:「天啊他腳好細,我的手臂大概等於他的腿TAT」,我:「那我的腳踝大概等於他的脖子=ˍ=」「噗~~~」
Buchi→黑髮、黑鋪棉外套、牛仔褲、看得出來常常穿的深色帆布鞋,習慣路人打扮就對了...。今次Akira走型男(型宅)路線,Buchi的路人裝於是非常融入staff,還好他的燦笑很閃+_+

接過禮物太朗往櫃臺走去,拖著一款不太醒目的銀色皮箱。staff在後面不知為何拖著HANDS的巨大塑膠袋....喂,Tokyu Hands東京一堆吧,你跑來台灣買什麼?(汗)Akira背著迷彩後背包,雖然後背包有宅的味道不過比上次的小學生後背包好看一百倍,所以我還是給他型男的評價(拇指)。正正的皮箱跟上次一樣,是真皮的土黃色硬箱,很英倫很有型。相較之下會搞不懂有村幹嘛拖那麼大一卡,裡面是塞滿零食嗎.....=ˍ=(因為種種原因我今天砲火對準了有村....XD)

Check in 的人挺多,四子就慢慢排隊,海月就跟著他們不停左右移動。最好很剛好地,為他們服務的是最右邊的櫃臺,意思是旁邊有一塊空地可以站,所以他們check in 的時候後方跟右方都充滿了竊竊私語以愛慕眼神關注的海月。弦樂器兩人組又在玩那隻熊,正正還用熊的手腳跟大家say hello,那可愛的樣子簡直是一種白目行為!!!大家知道那種因為太可愛太犯規所以想罵髒話的感覺嗎TAT 後來H子跑到右側空地把熊貓頭套送給Akira,Akira不知為何幫那隻熊戴上....於是乎現場有了一只戴著熊貓頭套的布偶熊(゜∀゜) 原來這人的COS興趣不止是自己一人分飾兩角(聖誕老人&馴鹿),還要幫布偶打扮就是了=ˍ=(今天一如往常給中山明的砲火不會少)可能是因為行李太多的關係,check in 花了不少時間,然後太朗忽然蹲了下來,

一個青蛙跳把皮箱往前推到櫃臺邊邊!(゜∀゜)(゜∀゜)(゜∀゜)!!

青蛙跳太可愛,我差點又要亮凶器了(咦)接著他打開行李箱,把那只粉紅色布偶用力塞進去...。看來他不打算手提粉紅娃娃上飛機XDD 瞬間有看到一眼皮箱內部,還挺整齊的,東西也沒有太多,重點是好像沒看到零食(喂!)。不過據說他在等check in 的時候有吃東西,我是沒看到...。阿正阿明玩耍的布偶熊不知何時也不見了,應該是塞進哪個袋子托運了吧。身邊一直有正正海月說「我想當那隻熊....」,對啊可以被正正抱在懷裡!不過(應該是)太朗海月的我可不想當那隻粉紅布偶,被塞進皮箱是會扁的...。等待Check in 時阿明繼續有說有笑,我離他實在很近,就看到他手上拿著一只銀色硬殼箱,裡面應該是live上放音效的Mac。不過重點不是手提電腦,重點是他的箱子左上角貼著Plastic Tree CELL時期的貼紙,旁邊是COD的貼紙,右上是個有點像無敵鐵金剛的頭像,然後下面幾張貼紙裡頭我赫然發現了----

海綿寶寶(゜∀゜)!!!

那一瞬間我可能真的有罵髒話.....................囧rz 阿喬在一旁也不行了,我們決定不管中山明多麼燦爛爽朗有型,他皮箱上有海綿寶寶這件事情一定要公諸於世=ˍ= 結果等待check in 的時候砲火照舊對準了夫婦組,有村打呵欠跟真正的熊貓一樣,豪氣干雲大大咧咧,完全不需要遮掩,看得少女們膽戰心驚,你穿得像琳賽羅涵女明星表現卻依舊是大老爺,這種反差對心臟很不好耶!不過真的好像在看熊貓機地的熊貓喔~XD 等待的過程中Akira拿出眼藥水來點,喬主席很壞心地開玩笑說:

「去推他」
「然後(眼藥水)就滴進嘴裡?」
「XDDDDDD」

聽到我們對話的海月一陣爆笑...我想戴隱形眼鏡的人大概可以懂這笑點在哪...(自重)。其他時候四子自顧自聊天,海月邊看他們也邊聊天。此時一直很想添購包包的我注意到有村的包,是看起來頗厚的黑色牛皮,銀色的五金,感覺用過一陣子了,皮革軟化的程度剛好,感覺很漂亮。很像inch賣的包,只是無法確定,而且感覺應該是好幾季以前的了...真可惜,如果是當季說不定會想趁打折買一個(笑)。

Anyway總之check in搞很久,海月們靜靜地圍在四周看很久,最後某staff像導遊一樣發給四子護照(我在後面倒,旅行團啊!),他們終於又開始慢慢移動....卻不是要往出境口o_0?!相反地,他們穿過大廳往大門走去,最後上了門邊往商店街的樓梯。有些海月想跟上去,但staff請大家不要去打擾他們,於是海月們又回到大廳。基本上航站就這麼一個出境大廳,他們如果不走傳說中的祕密通道,出境必定要經過這裡,所以大家也很有耐心地繼續等。等到後來我跟喬主席都很暴躁----兩人睡眠不足嚴重缺乏咖啡因,他是一臉要開扁的表情,我已經開始穿著裙子抖腳(自重!!)。想去Starbucks買咖啡又怕被他們認為想騷擾,但蹲在大廳不知道要等多久,猶豫很久決定--就上去買吧,遇到了馬上閃人,不要去打擾就好。

於是拖著沈重的腳步到樓上,左顧右盼沒看到人,鬆了一口氣。晃晃晃到Starbucks櫃臺點了咖啡,我往左邊一轉頭,就看到某staff可愛的金髮&某人醒目的毛線帽--啊!!噢賣糕的是有村!!救人啊!!((囧))當下只覺得"天啊我不想被當成跟蹤狂我沒有要騷擾讓我買咖啡吧!拜託有村大人不要把我打飛!"---->大概是這心聲有被聽見,或者我們完全沒有要衝過去的意思,有村大爺就繼續待在那邊,我跟小喬得以感激地買咖啡T^T 喝了兩口體內有了糖份,腦子終於又可以運轉,可是喬主席塞在靴子裡站了幾小時的腳快不行了,我們就商量要不要乾脆在美食區的椅子上休息?可是明目張膽坐在那又好像擺明了要堵他.....天人交戰之下,我們還是決定退回樓下的大廳。臨走前再往那方向看一眼,

「咦?不在(放鬆)」
「在啦!我看到某staff姊姊!」
「媽啊還在!(緊張)」

所以我們匆匆往樓梯移動,誰知道大爺跟staff也往這方向....此時我內心怕惹有村生氣的恐懼,勝過想去求他握手的衝動,兩人就像間諜片中被追殺的主角一樣,邊回頭偷看邊退到樓梯......。

最後一次回頭的時候有村的正面剛好朝這裡,我跟他行了舉手禮(←這人真的怕被大爺揍),然後就拉著小喬逃了。還好大爺決定繼續待在樓上消磨時間,不然他要是跟在後面下來我難保不會又血壓高。不過脫離了大爺的勢力範圍我們兩個又開始無良吐槽....因為有樓梯跟電梯通往商店街,我就想有村要是下來的話會搭電梯還是走路呢??便問小喬「不知道有村大爺會不會移動他的尊腳下來?」,結果本日狀況絕佳的喬主席一聽,回答:

一躍而下嗎?=ˍ=」
「噗XDDDDDDD」

不愧是本日狀況絕佳,所有梗都滿分!XD拿著咖啡退到大廳,不久之後一陣騷動,竟然是Akira先出現了!他一路往出境口走去,海月們發現了連忙追著,跟他揮手說bye-bye。Akira今天心情真的很好,臉上一直掛著燦爛~爽朗~清新的微笑,親切地跟大家說再見,揮揮手消失在門裡頭。Akira的笑容真的很治癒....雖然他不常笑,但一開口就殺到不行啊,為什麼不多笑一點呢。怎麼辦,我好喜歡他這有點笨拙的感覺唷(笑)。送走Akira沒多久,Buchi神出鬼沒地出現在大廳,邊揮手腳步匆忙,就消失了--我根本還沒看到他!!(驚)不過Buchi海月的朋友今天好像有跟他說到話,真是太好了^^

北海道組一前一後離開了,剩下千葉組,我跟小喬又移動到樓梯附近繼續聊天。那時他看著樓梯,我面向大廳以免漏掉任何一邊,忽然小喬一臉凝重:

「來了耶(語氣非常冷靜)」
「嗯?」
「正正,你背後(指)」
「NANI?!(猛回頭)」

就看到金毛阿正一派悠哉,帶著一個staff竟然出機場外面去了...

「「一定是去放菸(大笑)」」

有幾個海月跟出去看,他果然是去抽煙XDDD 抽完回來便直接往出境口移動,途中有海月試著請他簽名,沒想到他真的願意!!因為剛剛check in的時候他們四人一概婉拒簽名,所以正正的允許讓大家非常興奮,馬上團團圍住他,他也非常nice地一個一個簽,幫大家都簽完了!這人會不會太親切!(驚)簽名的時候正正始終帶著溫柔的微笑,看見遞到他面前的東西他都會問一聲「是要簽在這裡嗎?^_^」。簽完海月們乖乖讓出一條路給正正,他微笑著跟大家揮手,慢慢走了進去。那個笑容啊,跟live時睥睨的女王完全不同,柔得能滴出水來!就是看到那笑容,讓我在live上對他的怨恨都煙消雲散...果然天蠍隊長最懂得人心呀T^T"

也許是因為正正幫大家簽名,等待太朗的時候大家也有點期待他會如法炮製,不過看看手錶,絕對沒有時間讓他開小型簽名會了。果不其然太朗從樓梯上下來以後,雖然原本接過筆要幫大家簽,但是staff表示會錯過登機時間,太朗便很抱歉地雙手合十,用中文說了「我們會再來台灣」。於是大家依依不捨地跟隨太朗到出境口,他先停下來跟某staff道謝道別,然後一路揮手跟大家say good-bye、說他會再來,最後消失在出境口。我很仔細地看著太朗,他的帽子他的墨鏡,他走路拖泥帶水的模樣,他雖然駝背卻很有氣勢的身形,他大到不成比例的手腳,他那讓我想踩一腳的吊帶(毆),想把一切都記下來。果然啊,有村,我對你有執念啊(笑)。

疲憊但歡樂的送機行到此圓滿結束,同路的幾個海月決定搭同一般國光號回台北。
我們聊著天搭電扶梯到一樓,走在往乘車處的走廊,一邊翻找回台北的車票。

事情就是在這時候發生的----我找不到票!!o_0"

「我的回程票不見了!!」
「皮包找過了嗎?裡面的夾層呢?」
「沒有......我翻第二次了!每一個格子!o_0"」
「手提包的內裏?有沒有掉在裡面,底下,還是夾在任何東西裡面?」
「(乾脆蹲下來翻)...沒有!都沒有!衣服口袋也沒有!@A@"」

「...........你會不會掉在剛剛送他們的禮物袋裡面啦?」

「!!!!!不會吧!!!!!(第五次翻找錢包)」
「我看過你的錢包了,裡面真的沒有=_="」
「所以難道....真的是....」

「「「「有村把你的回程票幹走了XDDDDD(大笑)」」」」

↑大家知道我對有村有怨念所以砲口都對準他(毆)

「(髒話消音),有村你馬上給我滾下飛機:~~~~~~」
「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因為所以,我對有村的怨念事蹟又多一樁(爆)。雖然一路上充滿吐槽,我們對四子的愛卻是滿滿的,很幸福呀。幾個小時的等待換來甜蜜,謝謝你們,團員和staff和海月們,非常美好的一天。我會用這份力量,努力度過接下來的關卡,希望大家也一切順利,直到...約定好的,再相見的日子:)

12/23晚上九點,在錢包裡找到那張本以為跟有村大爺回日本的車票...原來夾在鈔票裡(囧)
對不起有村大爺前面你被白嫖了(咳),本人在此鄭重道歉m(_ _)m
不過當時找不到票怎麼說都是你的錯!!!(怎、怎麼說?怎麼說都不是吧硬要賴!)

下面是正正主人的簽名:)
081223.jpg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想在中山明點眼藥的時候推他的喬主席
  • 其實那個想推他的是我,你可以不用以「某人」保護我XDD
    反正我接下來的網誌炮火也會很欠阿明+有村殺(爆)

    咦你什麼時候拿到正正簽名的!!

    早知道我應該趁阿明在排隊出境的時候溜過去跟他聊天,殘念!

    經過這次送機,我覺得以後我看到素顏有村都會想抖腳(自重)
  • 所以有村相關的關鍵字就是抖腳(錯)
    正正簽名...就他在幫大家簽的時候呀?你不是在我旁邊?(汗)

    下次要去排隊聊天!一起上吧!(握拳)

    冬音 於 2008/12/26 18:02 回覆

  • 拉拉
  • 沒想到對話內容你記得這麼清楚啊冬音姐姐~(遮臉)
    看到砲火連篇卻讓我今天很凹的心情有了一點治癒唷!
    這次給阿明的信中有跟他提到:
    「実はアキラさんの笑顔とてもかわいいよ、誰かアキラさんに対してこんな事言ったの?」
    對不起我調戲你了阿明><
  • 對話是好物(拇指)
    是說你的信有一點點文法錯誤...你是想說「有沒有人對你這麼說過呢」是嗎?
    那應該寫成「誰がアキラさんにこんな事を言った事がありますか」-->類似這樣,
    或是「他の人に言われた事がありますか」-->有被人家這樣說過嗎?的意思。

    不過我想他看得懂,而且會很開心吧(笑)

    冬音 於 2008/12/26 18:0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