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近況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本站內容,這是基本禮儀唷(^-^)

※12/27 live report補完※

塑膠樹,你們其實都是S吧(炸)
如果不是S,怎麼能把每個現場海月都整得慘兮兮(爆)

----

雖然全身酸痛困頓不堪,現在的心情有點像傑克對著大海吶喊"I'm king of the world!!!"(爆)
速記一下本日重點。report是會寫的,只是可能要delay。最近真的太忙(囧)
應該還沒記完就得去睡覺了,反正寫多少算多少~(睏頓不堪)

A. 開場前

1. 序號真的太閃

這次抽票大概是有村老佛爺or長谷川大神相助,抽到了極好的序號。要說有多好,就是沒人比我們更好--對,那傳說中的神號就在我們這裡啊!TAT...當初看到確認信自己差點被閃到需要墨鏡(汗)。有圖有真相:

081226-1.jpg 

希望不要因為抽到神號,而把一年份的好用都用光了=ˍ="

Live當天下午有點事,喬主席來電說五點半開始整隊,我匆匆搭上計程車花了三百大洋飆到the wall,是親友大團12人中倒數幾個到的(囧)。與友人討論一陣便往門口下去,晚來自然沒有置物櫃,打算入場以後放在舞台邊的地上,還好沒發生失物招領的狀況(笑)。然後就開始未婚妻的漫長等待等待入場。早就想過不太可能準時,果然預定的六點到了還沒聽到通知,大家就坐在階梯上聊天。等待途中把禮物放進了聖誕樹前的箱子,看到大家滿滿的心意,感覺很開心vv 然後又回到門口,我們運氣不錯能在通道裡等,外面的海月們則是吹了將近一小時冷風,最後staff放人的時候已經差不多六點四、五十分了。

入場的時候大家都挺冷靜,可能因為是第一批前面沒人搶吧(笑),各自佔了想要的位置。從確定序號之後我一直有個奢侈的煩惱,就是「真的要站第一排嗎?」...之前親友去看Dir en grey的live在第一排有非常慘烈的回憶,聽了他的敘述,怕擠怕熱怕人多的我始終猶豫不決。再,如果要站第一排,應該是選阿明區還是正正區呢?(太朗區真的會死人所以不列入考慮)當時的想法是明海月似乎比正海月激進一些,那麼站正正區應該會比較好吧?於是踏進會場逕自走到正正&太朗中間的位置。事實證明我的想法是大錯特錯,這在後面會說到(笑)。

第一次站第一排,很緊張。旁邊的姊姊&後面的男生似乎都有經驗,便向他們請教等一下要注意的事項:

「等下後面會推很用力,要努力保持自己的位置」
「現在還感覺有冷氣,等下會很多人很擠很熱」
「...囧rz」

越聽是越害怕,便開始幫自己抒壓,跟四周的人聊起「站第一排的任務就是明天不要上頭條」→不要手被踩斷、中途昏倒、受傷送醫(汗/笑)。第一排不是「很近」可以形容,而是你知道等一下他們就在你眼前,他的腳會踩在你扶的音箱上;器材、場務都看得一清二楚,staff出來貼setlist時我們都笑了,開玩笑說不小心看到便破了梗,失了期待的樂趣。還好那角度也沒人看得到。場子在聊天的同時逐漸塞滿海月,室溫明顯上升,想到等下可能的暴動,又是期待又是害怕...伴著大家聊天的是跟以前不太一樣的SE,有很pura的手風琴or鋼琴曲,有被說像是「做完臉還是去抒壓體療會聽到的南國音樂XD」,如果沒記錯的話好像還有蕭邦,跟上次聽到的SE風格非常不同,感覺很新鮮。邊聽著SE邊聊,台上是穿著有團名T的日方staff穿梭調樂器,乾冰不時從上手(Akira側)噴出來,觀眾鼓譟著,越來越有live即將開始的氣氛......

然後忽然出現的,是SE「~規則的な四拍子~」。

這次開場不是一貫的「only shalow」(My Bloody Valentine),只聽節拍器冷靜地答、答、答響,燈光熄滅、
觀眾們尖叫起來,第一排的我看見上手噴出的乾冰氤氳了視線,接著由下手魚貫出現的便是他們----頭髮用夾子漂亮地夾在後頭、感覺非常銳利的Buchi。一身黑色垃圾袋勁裝的Akira。黯淡燈光中像是會發亮,蒼白的正。最後是--總是最後一個出來挑起情緒--有村龍太朗,黑色的頭髮黑色的眼妝深色的衣服,而他也是那麼白,白色的臉白色的頸子白色的手指。

Plastic Tree tour "ウツセミ" @ the wall,正式開演。

(你一定要在這麼煽情的report裡面對阿明開槍嗎?)
(所謂習慣成自然..........)→沒發現哪裡被開槍的,請把上一段再讀一次。

照往例,簡述一下團員的服裝:)

太朗:穿一件灰色寬大的上衣、外罩同色系開襟背心,右邊胸口別著一朵花,胸口照舊開很低(笑)。下半身是微微亮面的長褲,挺貼身的,腳下踩著一雙深褐色皮製涼鞋(雖然很像拖鞋,不過看他唱唱跳跳都沒有掉,應該是涼鞋才對)。他真的很大一隻,骨頭很粗、手指很漂亮,頸子~前胸又白又嫩,讓人很想咬一口(笑)。
:黑色長袖的內搭,外面是黑紅細格子、直身有領子的背心洋裝。對,他是一件連身的背心洋裝。下身是及膝的黑色五分褲,裡面再穿一件黑色緊身褲,腳上是那雙他很愛的白色龐克鞋。近看覺得他的鞋子好大,腳後跟那邊空繫好大。相較於巨大的太朗,正正非常非常瘦,肩膀大概沒有我寬吧...。
:膝蓋長度的黑色垃圾袋皮衣,下身是深色牛仔褲,腳上是黑底綠色字樣的Asics運動鞋。這次站下手離阿明太遠了,細節看不清楚。
Buchi:對不起看不見啊(哭)雖然很近但他坐在鼓後頭...。髮型很棒,就是近來常見的把頭髮都夾在後面、留下幾撮瀏海,正面背面都很帥氣。

Setlist from PTT版友Dornan~感謝分享:)

-SE-(
~規則的な四拍子~)
01.うつせみ
02.テトリス
-MC-
03.SINK
04.Q
05.フィクション
-MC-
06.Dummy Box
07.斜陽
08.アローンアゲイン、ワンダフルワールド
-MC-
09.雪蛍
10.メルト
11.バルーン
12.GEKKO OVERHEAD
13.メランコリック
-MC-
14.リプレイ
15.記憶行き
-SE-(~三角形の構図~)
-EN-
16.ヘイト‧レット、ディップ‧イット
17.雨に唄えば
-EN-
18.GHOST
19.リセット

----

1.
うつせみ

那一秒,開場那一秒我馬上就理解前輩們說「要努力保持自己的位子」是什麼意思了....他們出場的瞬間,後面便像海浪一樣往前擠了過來;; 於是接下來兩小時我體驗了什麼叫「慘烈」,什麼又叫「更慘烈」...。太朗在麥克風前就定位,大家樂器也都準備好,下去的第一首歌是「うつせみ」。這首歌不快也不重,但有一種將會場染上Plastic Tree特有色彩的力道,大家隨著太朗晃著手、搖著頭,立刻沈入他們的世界。太朗的小動作很多,現在雖然說不出特定的動作,但他一雙又白又大的手一直在我印象中停留不去,很漂亮。

2.テトリス

開場曲結束之後staff幫太朗拿來吉他,我沒想到這首歌會彈,小小吃了一驚。テトリス是首很熱的歌,曲調、語氣都非常煽動,開頭的「はい」太朗是用唱的,非常可愛,大家的情緒被挑起,加上開場是移動的好時機、觀眾全往前面擠,從這首到大概Dummy Box吧,我都處於一種很想死的境界...。

-MC-

這次MC都沒有神人分享詳細內容,原因可能是他們說得沒上次多,然後大家都太投入(笑)。
「你好」
「どうも、Plastic Treeです」
這些應該有吧...可能也有些中文,不過真的不太記得。
那時我腦子裡應該只有「不要再擠了我會死:~~~~~(髒話消音)」這樣的念頭吧(囧)

3.SINK

心裡剛喊完,讓人差點死掉的歌曲就來了(苦笑)。倒不是因為擠,而是這曲目呀!「SINK。」,太朗說出曲名的時候我沒聽清楚,直到前奏下來大家爆出驚叫,赫然發現這不是...?!o_0" 聽這首知道pura的人不少,而我除了懷念逝去的青春(笑)還喜歡那歌詞,看似消極沈重卻隱藏著無盡甜蜜的詭異美麗。在台下往上看,太朗的臉實實在在地存在著,卻又很不真實。隨著他唱出「君の側へ 沈んで」,我彷彿也沈入那已經封印的年代,那時他們是壞掉的馬戲團,而我是迷路的孩子,一不小心掀開了塵封的盒蓋...

4.Q
5.フィクション

掀開記憶的蓋子的後果就是失憶...(少來!!)。「フィクション」是我個人挺喜歡的一首歌,在台下看著太朗唱「目を閉じて イメージできたら 両手を広げてありのままで飛ぶ」,他張開了雙手,而我看見天空--最後說著Bye-bye衝破的大氣層。天空之上能看見什麼呢?是地球美麗的海,還是歌唱的人已經在穿越的過程中燃燒殆盡,來不及看見那一片蔚藍...。

-MC-

一開始是太朗要講話,後來不知怎地交給Akira負責,他一開口就嚇到我!好好好好好好爽朗好精神好開心!!!!小喬說很像要選里長(笑)。這是那個以自暴自棄自婊出名的Akira嗎?!記得他有說「どうも~日本かなやって来たPlastic Treeです」,高興+故意提高聲音、滿面笑容,帶著真的很開心的表情。突如其來地我感到高興,就連那個Akira都能這麼開心了,像我這樣普通的人生有什麼不能克服?於是莫名其妙被治癒了:P最後是太朗中意的中文煽動「大家一起HIGH~~~~」

06.Dummy Box
07.斜陽


為什麼會失憶成這樣我自己也很懷疑(苦笑)。前奏一下就阿明領域全開的Dummy Box聽久也是我很喜歡的愛歌,尤其歌詞中令人顫抖的哀愁與憐憫:「該往何處 該問何人 救贖的手才會伸向你?」「如果待在那 如果那樣想 救贖的手便會憐憫地向你伸出嗎?」。太朗伸出手,海月便真的像尋求救贖一樣、明知不可及仍然忍不住回應。緊接著是
斜陽,副歌正正BASS一下我忍不住跟著甩頭,耳邊Akira尖銳的吉他聲響迴盪。四周很擠、很熱,那是一種奇妙的感覺,一切正在遠去,待音樂結束,似乎連意識都飄向遠方.....

其實我只是被擠到神智不清嗎(汗)

08.アローンアゲイン、ワンダフルワールド

原本應該靜靜聆聽卻讓我熱到晃神的斜陽完畢,緊接著AAWW前奏一下....真的差點被擠昏" 還好大家似乎擠累了,力道有緩和下來,開始跟著打拍子聆聽。太朗似乎沒把高音唱上去(並不令人意外/苦笑),但情緒非常投入,一些動作都很吸引人。有一段他跟著拍子踏步,先向左邊再向右邊,不知為何我看得很想哭,也許是太朗誰也沒在看的迷離眼神,把情緒都倒進不小心望向他眼睛的人腦裡,很乾淨、卻很重很重...。

-MC-
09.雪蛍

MC很短,但銜接得很好。

「台湾の冬も暑いですね。ここも熱いです。でもこれがいいと思います。」
(台灣的冬天也很熱呢。這裡很熱,可是我覺得這樣很好。)

太朗的眼神依舊穿越每個人看著遠方,又像在看著每一個人。

「台湾で雪は降るんですか?
」(台灣會下雪嗎?)
「不會」,海月回答,他便輕輕地說:
「降ったらいいですね。雪蛍。」(如果下雪就好了呀。雪螢。)

前奏是Akira用Mac播放的。這次大家靜靜聽著,身上的汗水開始冷卻,the wall簡單的燈光照在台上,有些冷、卻又很溫暖...。

10.メルト

雪螢在感動中結束,而メルト開始便帶起了高潮----這是今天第一首正式的甩頭歌(笑)。那天甩頭是一種本能反應,不需要旁人告訴你時機,你自己就會知道何時該開始。很可怕,那瞬間我好像豁出去了,隨著正低沈的BASS一次又一次前後甩著頭,背上能感覺後面的海月跟我以一樣的頻率動作,我們在很短的一段時間內共享同樣的情緒。前面沒有遮蔽物,抬頭的時候我看著leader,抱著綠色BASS的他忘情地動作,瘦小的身板發出強大的力量,於是我又低下了頭、閉上眼睛,把自己交給了他。有村唱著,那嗓音入耳痛如刀割:「抬頭看見無色的天空 心中融化出的蒸汽」,真的就像我們,眼瞼下方看見的黑色世界、人群中彷彿與四周連成一片的溫暖血肉。第一次我有這樣的感覺,現場所有人因為這首歌而相連,像是一股電流穿過所有人的腦,帶入同樣的想望、同樣的絕望;這究竟是誰的夢?沒有顏色的悲傷...。

11.バルーン

換曲的時候我情緒根本還沒轉過來(笑)。相較於狂亂的MELT,BALOON溫和多了,只在副歌帶起大家揮舞的手、晃動的身影。前頭是血肉模糊的絕望,這裡是飄散在空氣中的哀傷,靜靜地、緩慢地、隨著悠揚的樂聲逐漸逝去,如同遠離地面的氣球一樣...。

12.GEKKO OVERHEAD

結論中山明單聽專輯可能無法對每個人的胃口,拿到live上卻都異常開心。這首歌太朗又拿出テトリス那般自暴自棄的唱腔,加上中盤akira華麗的solo,很high!結果每到吉他solo我都好想站在他前面,看akira滑動的手指、採踏板的樣子,猜想他非常享受的時候會露出那微微嘟著嘴的微笑...(笑)

13.メランコリック

GEKKO~完畢的時候雪螢~開始進入聆聽狀態的場子又熱了起來,結果メランコリック前奏的吉他一下,後面馬上爆出慘叫一樣的歡呼,我跟旁邊男生相視大叫「完了會死啊!!!!(囧)」。因為這首歌認知度太高又太好暴動,前面...前面...反正就是非常擁擠" 副歌大家開始舉手狂跳,第一排有欄杆能努力穩住身體,中間大概不想跳也會被帶著跳起來;中盤「降り出したのは 雨」則是甩頭的好時機,隨著沈重的節奏運動頸椎非常過癮(但請注意安全/笑)。雖是有點聽到膩的定番曲,玩起來還是很樂:D

-MC-
14.リプレイ


對不起我沒有MC的記憶m(_ _)m 太朗背上吉他,跟Akira一起彈著前奏。當初很擔心合弦在live上會不整齊,實際演奏起來意外和諧,PV裡用快速切換畫面帶出的時間流逝感,live上便成了激烈的弦樂齊奏,音符潮水一般湧來。

15.記憶行き

這首歌一開頭大家便知道,是本篇結尾了。前奏也是Akira的Mac,溫柔的鋼琴聲襯著太朗特殊的嗓音,我們跟著節拍搖著頭、擺著手,500人的場地似乎逐漸擴張...。太朗唱得很投入,他的頭髮衣服早就濕了,閉著眼睛一個字一個吐進麥克風,再放大到會場每個角落,連喘息都染上哀傷的美麗。歌詞唱完之後太朗背上吉他,Akira開始即興solo,四人就這麼把自己完全沈入音樂中,像他們在アンドロメタフォーゼ結尾那樣,讓情緒緩慢而確實、無限地延伸。

-SE-(~三角形の構図~)

SE中四子回到後台,喊安可的時間到!此時已經累得說不出話,趕緊趁時候運氣調息(笑)。依照Plastic Tree的習慣,大抵上一安是必定會出來的,雖然如此大家還是投入全部的熱情大喊。是日文的「アンコール」四部合唱(笑)。

-EN 1-

四子出來的時候換了團T,台灣限定上面有地圖的那款,太朗這次很乖穿了合身的size,平時團T他都要大個兩號故意露鎖骨的(笑)。合身團T袖子長度只到上臂二頭肌,露出線條很漂亮的健壯手臂,青筋浮突的手很吸引人,我忍不住看了好幾次(變態)。他們都很開心,汗水淋漓但是笑容滿面的,觀眾看了也很高興:)上手側有兩個海月戴著Akira野台戴過的那種惡魔角,此時Akira跟他們要了來戴在頭上,是很可愛的紅色。雖然他可能只是情緒到了一時興起,但看到這舉動不禁覺得不是只有海月記得那一夜,原來他(們)也記得!頓時氣氛又往上翻了幾倍。太朗笑得好開心,正正不知做了幾次代表謝謝的合十動作,連Buchi今天都笑容大放送(殺得某學姐一敗塗地.../毆),反正就是member心情大好,海月看到主人大放送,當然也開心不已(笑)。安可出來的MC大約是這樣:

「アンコール謝謝!アンコール有難う!你們開心嗎?」
「開心!」,結果太朗不知對著誰補了一句日文:
「えっとこれは、日本語の”楽しんでますか”の意味です。」

現場都是華語圈的海月吧,你日文是要講給誰聽??不過他這現場亂講的習慣我很喜歡(笑)。然後是個人最喜歡的煽動:

「まだまだ遊んでくれますか~」
「ま~だまだ遊んでくれますか~」
「大家一起HIGH~~」,然後--「hate red, dip it~」

16.ヘイト‧レット、ディップ‧イット

要‧死‧了‧啊!(゜∀゜)(炸)喊安可的時候得到休息的大家又開始瘋狂往前,沒辦法這本來就是high歌咩...樂器隊發瘋就算了,主唱起乩那不是蓋的啊...前後左右的人都陷入極度興奮狀態衝撞,在第一排聽hate red的時候得要超人的體力,才有辦法一直盯著團員看哪!我乾脆豁出去了,反正就是跟著甩,沒看正正的金毛就在前面以非人的速度&弧度擺盪嗎!甩累了抬頭就看到太朗在跳大神,他真的很有力,短袖露出來白晰的手臂、包在緊身褲裡的腿線條都很漂亮,在舞台屬於他那塊小小的空地上用力地跳、用力地轉、用力地甩頭,用力地以達瑯的姿勢唱歌(被揍)。我很確定他有對著我們這邊開大腿(喂!!),不過還好有衣服遮住不會看到什麼XD(你是想看什麼)繼野台之後這次也出現「HELLO,HELLO,你好」,第一次聽著我想笑(有村照樣是天線寶寶),第二次卻豎起了渾身汗毛,太變態的聲音!

17.
雨に唄えば

看見太朗拿起黑傘,我慘叫了。雖然混在觀眾的歡聲中沒人會聽見,不過我真的慘叫了。怎麼可能?!看他撐起了黑傘,「雨に唄えば」?!?!結果開頭那非常陰暗變態的BASS和鼓點一下去,真的是!!!等Akira發揮變態真本事彈出前奏那段吉他,我就真的瘋了。收錄這首歌的「トロイメライ」是完美將Plastic Tree的陰濕扭曲、和吉他搖滾融合的專輯,每一首歌都帶著這樣毛骨悚然的氣氛,配合live尾聲大家體力即將透支的浮游感,製造出一種奇異的痛快。Akira的吉他在這首歌一向是神,尖銳神經質的高音,太朗把臉藏在了陰影下,而他的歌聲穿越空氣與吉他一同刺入耳膜,痛並且快活著。

-EN 2-

大家還沈浸在余韻中,他們走回後台,於是開始第二波安可大合唱...八段變速(爆笑)。這次喊比較久,我想起上次喊足了十分鐘他們才出來,便有了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但是我沒有看到聖誕老人的心理準備啊!!!OK我其實有心理準備但是當時已經給擠得什麼都忘了XD;四子換了紅色聖誕老人裝,首先看到的爆點是Buchi聖誕老人上衣裡面什麼都沒穿還露點,接著是中山明...中山明...中山阿明不知怎地頭戴馴鹿帽+白鬍子(゜∀゜)...你一人分飾兩角是想幹嘛?!爭影帝嗎?!XDDDDDDD 那時大家很不客氣地大笑了。聖誕老人們拿著禮物袋,很開心地往下發禮物~事後證明是乖乖玉米棒跟巧克力棒,朋友接到一條。太朗發完之後把空袋子拿在手上示意已經沒有了,然後聖誕帽也抓在手上,不過最後沒有丟出去。因為...因為那服裝是staff租來的不能丟XDDD 這段時間大家都超可愛,然後中山明超級崩壞!!帶頭模仿聖誕老人「Hohoho~」的笑聲,結果傳染到正正了,正正雙手插腰也開始「Hohoho~」,最後太朗要拿麥克風卻不小心掉在地上,也一臉尷尬+擺爛然後裝可愛地說了「Hohoho~」!Hohoho病毒感染了塑膠樹呀!還好Buchi沒說不然我會當場在台下崩壞(゜∀゜) 糖果發完、溫馨同樂時間完畢,接著就是痛苦(並快樂)的肉體碰撞同樂時間--


18.GHOST

(髒話),要‧死‧了‧啊!(゜∀゜)(゜∀゜)(第二次)前奏吉他還只是尖叫+點頭,BASS跟鼓點用力下去那一瞬間,來不及思考就直接爆髒話了,會死!會死啊!為了不被擠扁我又開始本能甩頭(毆),因為甩頭的時候大家基本上會跟著節拍,拍子一致比較不容易撞上,而且甩的時候身體要用力,比較不容易被擠移位。前提是要有足夠的體力才能甩...所以想往前擠真的要先練體力;;正正跟阿明都瘋狂甩瀏海,那樣子真的真的很漂亮!!甩頭的吉他手/BASS手最帥!!!(頸椎注意)通常他們在節奏快的地方會甩瀏海,慢一點的時候就上半身整個甩,不管哪一種都很好看呀!!!(狂)太朗唱到終盤變得非常非常MAN,而且體力照舊很好,GHOST接近尾聲有個三拍子,他跺腳像是要把地板踩破,超有力!整首歌在大家不顧一切亂甩的情況下結束(笑)。

19.リセット

GHOST結束之後太朗踩著中央音箱朝下面大喊:

「今年嫌な事は全部...」

耶?!?!什麼我沒聽錯吧?!!?他是說「討厭的事情全部...」嗎?!

「嫌いな事は全部~~」
「嫌~な事は全部~~」
嫌~な事は全部リセットだ!

(消音)(消音)要ㄙ...(゜∀/喔~~~是要死幾次啦!!(爆)

歌名「リセット」下去我又瘋了,這首也是Akira變態吉他大爆發啊!!前奏也好solo也罷,我遇到這種穿腦吉他整個人只有瘋掉的份!!!於是又豁出去了(笑)。這首不止音樂變態,歌詞變態,中間的合音也很變態,正正高亢的扭曲讓人全身起雞皮疙瘩。大家跟著太朗邊喊Bye-bye邊揮手,那熱度真的是沒話說!對我來說RESET不只是炒熱氣氛的快歌,更是將Plastic Tree出道十年濃縮其中的精華,唱著、叫著、揮舞著手臂,開心之餘更是在確認:啊啊,不管改變了多少,這還是那個當年震懾到我的奇怪樂團呀(笑)。於是在瘋狂、感動、與感慨中,結束了最後一首歌。結尾很ROCK BAND,以Buchi最後重重一個鼓點+弦樂器用力一刷+用力跳起來作結,不過起跳失敗了一次(笑),所以弦樂器繼續延長,太朗示意Buchi再來一回,最後成功地以熱血的方式ending。我也跟著跳了,SLAVE出身的我,不知跟著LUNA SEA的影像跳了多少次,這回在Plastic Tree的live上熱血,是另一種說不出的感動。

團員離開了樂器,向台下笑著,揮著手,說著謝謝。連Akira(戴著馴鹿跟鬍子...= =)也來了下手一次。正正把整排pick都丟光了,今天他雙手合十的動作做得比太朗還多,臉上的笑容一直沒斷過。Buchi走到台前跟中央的人擊掌,還把手左右掃過大家的手,像是要盡量碰到每一個人,然後回去拿了好幾支鼓棒,先用力敲了幾聲,然後丟給觀眾。太朗依舊是最後一個離開舞台的。他在右邊、中間、左邊都摸了大家的手、笑了,接著比出噓~~的手勢,我們很聽話地安靜下來。於是他說了:

「まだ来年。我們會再來台灣!」。

帶著笑容,太朗消失在後台。散場燈光亮起,布幕遮住了舞台,我們揉著眼睛、摀著腰,尋找四散在舞台側面的行李。擁抱,哭著,笑著。哪,就算有人沒唱上去(笑),就算有什麼地方不完美,又何妨呢?大家是這麼地開心。這麼疲倦卻這麼地開心。舞台是屬於樂手的,而live屬於大家,有團員、有staff、有觀眾才有如此充實愉快的夜晚,我想所有人都會記住。

那是2008年12月21日的夜晚,the wall很溫暖。
屬於你,屬於我,屬於他們,我們提早來臨的耶誕夜。


約好了,下次再見:)

----

填完問卷、領取海報之後我們離開the wall,一行人在門口拍照留念,浩浩蕩蕩踏上歸途。外面寒風陣陣飄著雨,雨神畢竟還是發威了呢(笑)。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瑪瑙
  • 嘩!! 你們已經參戰完畢回來了!!! 恭喜!!!!!!!!!(笑)
    他們唱「雪螢」呀!!!!!!!!!!!!!!!!!!!!!!!!!!!!!!!!!!!!!!!!!!!!!!!!!!!!!!
    其實 utsusemi 全部曲子都想聽!!
    我想你們一定是過了一個超美麗的晚上!!
    我現在要日日祈禱他們來到我身邊(爆)
  • 空蟬初回的14首都唱了,如果你能聽到應該會很滿足(笑)
    是個非常恐怖疲倦但非常美麗的夜晚:)
    我們會幫著一起祈禱,希望他們到你身邊~~~~

    冬音 於 2008/12/22 23:44 回覆

  • 狀況絕佳的喬主席
  • 仙台阿明也讓我炸了。(淚燦)
    還有你repo寫好快.....
  • K姊姊說那跟仙台貨物本尊差遠了-_-"
    阿明還是自重吧,就算一股傻勁想追求仙台的程度,
    在達成之前leader早就先把你斃了....

    等你的report唷~(俏皮/被揍)

    冬音 於 2008/12/23 16:57 回覆

  • 笑到崩壞的喬主席
  • 你是因為阿明俏皮也想跟著他來一下嗎(被毆)

    阿明要到達仙台等級之前請先完成今天下午我們msn對話上的那些動作(喂!)
    是說有村到底有沒有買衛生紙.....
  • 衛生紙這個梗我覺得還是不要提案比較好,老闆會否決=_=(老闆是誰啊!)
    不過他要是完成那一連串動作,應該真的可以加入仙台...(阿正:去了你就不要回來^-^)

    冬音 於 2008/12/23 22:54 回覆

  • chika
  • 太長的回應我現在想不出來(看了merry go around the world一小部分,我崩壞了!ho~ho~ho~)

    我還以為只有普奇小可愛是正常的聖誕老公公耶...
  • 他是男公關店的聖誕老公公(被揍)
    DVD有一秒照到我讓我囧了呀!!

    冬音 於 2008/12/27 23:10 回覆

  • 小喬
  • 真慶幸我很安全沒有入鏡(合掌)
    期待你的零碎感想,妹妹要看肉體啊~~~~~(這種事不要在公共場合說啦)

    那張dvd崩壞到我很想開一篇網誌吐槽他們。(抖腳)
  • 快好了快好了...明天應該會好"
    你說的呀,DVD感想一篇記在帳上了~XD

    冬音 於 2008/12/28 23:54 回覆

  • H
  • 可惡你的REPO文筆也太好太刺激XDD
  • 文筆沒有很好,只是中山明讓我吐槽功力大增(阿明又中槍)

    冬音 於 2008/12/28 23:55 回覆

  • chika
  • 喬主席快開一篇吐槽的!!快!!
    ...
    不過,還是不要好了...
    能吐槽的點實在太多,會太累(炸
  • 不然把MSN記錄貼上來就是吐槽篇了
    然後主席跟我就會被亂棒打死...

    冬音 於 2008/12/28 23:55 回覆

  • 夏日季
  • 我笑的開心XDDDDD
    票號真的好閃阿
  • 我決定把票貢起來祈求好運(認真)

    冬音 於 2008/12/28 23:56 回覆

  • 目茶
  • 這篇repo寫得真的超棒

    妳記憶力真的好好.那天我的腦袋整個就混亂得跟一陀醬糊一樣

    (hohoho那裡我會笑死)
  • 謝謝你,很高興大家喜歡^^
    記憶力也不是太好,很多細節是跟大家MSN聊出來的(笑)
    Hohoho那裡讓我想打中山明...(繼續中槍)

    冬音 於 2008/12/28 23:57 回覆

  • 小喬
  • 游回來,又重看一次。

    就連那個Akira都能這麼開心了,像我這樣普通的人生有什麼不能克服?

    看到這句我眼眶紅了。(苦笑)
    我也是被他治癒的海月之一喔。
  • 我們都痛著並快樂著(笑)
    Akira的鼓勵與小龍的腳開開都是前進的動力!(喂)

    冬音 於 2008/12/29 00:00 回覆

  • 小喬
  • DVD感想等元旦假日再看看,昨天跟軟花學姊聊完又有可以寫文的梗了啊!!!!(抱頭)

    我們MSN對話紀錄貼上去絕對不能貼,貼了我就死了。
    如果想知道為什麼請到日本GOOGLE打上關鍵字「 PLASTIC TREE THE WALL」

    由於具有神奇的魔法(??!!!),小龍的雙腳開開從此於海月圈永久傳誦......
  • 為了顧性命MSN還是不要貼的好+1
    還有我看到你上日孤狗了...(汗)

    冬音 於 2008/12/29 15:32 回覆

  • 小關
  • 我只是想來說.....DVD照到你不止一秒啊(爆笑)
    我發誓我有聽到你的聲音~HOHOHO~XDDDDDD
  • 難道是一秒影像+很多秒沒有入鏡但是收到聲音嗎(囧)
    Hohoho病毒傳染到你了啦!!(指)

    冬音 於 2008/12/29 15:33 回覆

  • 拉拉
  • 糾結尚未結束(笑)

    很晚才跑過來看原來已經寫好了!!喔喔!
    我說布奇弟弟有hohoho.....這hohoho真的讓我很破滅,
    還有阿明那衣服XDDDDDDDDDDDDD,好吧反正那幾天被說是池麵有補償到他就好*笑,
    阿明真的成為大家茶餘飯後(?)的餘興話題(這裡沒刪除線啊哭),
    這場live之後我更加認定阿明其實是個職業為砂石車卡車司機的里長伯(喂),
    在社區聖誕節活動的時候因為沒人幫忙所以只好下海當麋鹿+聖誕老公公發糖果給小孩
    (↑這是哪門子親民路線)
    老實說這一場只記得一些片段,原因是都被一個腹黑洗光光了><,
    我還答應他要寫repo給他(→徹底變身為M,好糟...)
    雨に唄えば會唱到真的讓我很驚訝...那個前奏bassline一樣讓我難忘,
    覺得要被殺掉了*大笑



  • 原來他也有Hohoho?!嗚嗚全團都淪陷了都是Akira的錯!XD
    他是茶餘飯後聊的話題、壓力大時放槍的對象(喂)
    你就寫中文report給正正吧,看他會不會發憤圖強學中文...

    冬音 於 2008/12/29 15:34 回覆

  • 下雨天學校放假的喬主席
  • 他是茶餘飯後聊的話題、壓力大時放槍的對象
    ↑用力推這句(笑)

    上日孤狗讓我很想哭,還是昨天軟花學姊告訴我的,她說我危險了(淚)
    中山明躺著也中槍那篇果然深得人心.....(阿明要哭了)

    還有拉拉的親民卡車司機真是好梗(拇指)
  • 阿明的形象已經深入人心,下一步是為他寫競選標語(錯)
    孤狗是件真的很恐怖呀,搞不好哪天四子就問某staff你BLOG都寫什麼XDDDD
    然後我們就真的要跑路了= ="

    冬音 於 2008/12/30 10:31 回覆

  • 小喬
  • 其實我有想把這些repo印下來寄一份過去給他們的衝動(別叫我手抄抱歉我沒那麼有誠意||||)
    當然部份內容會視情況刪除(笑)(例如某人雙腿開開之類的)

    四子工作很忙應該沒有閒功夫查孤狗吧(抖笑)
    要是看了我們就真的要跑路了=___=
  • 那我們出一本report本送他們好了,純手工(笑)
    只是要刪除很多很多開槍的部分"
    要是被看見大概落跑前家裡所有電器就會先自動罷工...

    冬音 於 2008/12/31 15:43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