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近況
未經同意請勿轉載本站內容,這是基本禮儀唷(^-^)

27日report,照往例,他很長

----

5級風中搖曳的草坪、驟雨前貼地覓食的燕子,這是尋找著等待入場的伙伴時,首先映入眼簾的光景。人龍從入口白色帳棚延伸,在草地上畫出色彩不一的線條。穿著tour T或者花俏打扮的龐克羅莉,幾乎必然是日系樂團少女,我們前面就排了一團海月。(笑)

主辦單位將開唱時間提前到五點,但是歷經狂風驟雨到了五點,前面人群毫無移動跡象,伴隨上頭傳來陣陣排練聲響,很明顯會延遲…雖然很想去問工作人員情況如何,不過他們大概也不清楚於是作罷。只要天公作美讓表演順利就行了。有人批評主辦單位媚外,外國樂團照常演出但是國內卻延期,個人覺得國內樂團還能艱苦地喬時間補演,國外樂團卻無法如此,所以讓國外樂團繼續演出,可說主辦盡全力滿足了FANS的願望。只能說苦了這些樂團,冒著樂器受損、潮濕觸電的風險在風雨中演出。(苦笑)

開始入場之前已經經歷了驟雨和大風,出門前明明記得翻出輕便雨衣卻忘了放進包包,感謝友人的友人好心把雨衣讓給我,不然看完就不只是鼻塞而已了Orz 天色一直不太好,我們一行人有雨衣的穿雨衣,熱得渾身汗卻不敢脫,因為隨時可能淋成落湯雞。一邊忍受風吹日曬雨淋大夥一邊聊天,忽然聽到熟悉的前奏,是Plastic Tree在排練!那音樂是「メランコリック」,不過沒有Vocal只有鼓聲&音樂,應該是Buchi在練鼓。我們邊聽邊笑說這樣就被捏到歌單了呀!結果音樂一轉…是「真っ赤な糸」,笑聲更大了,怎麼選了首颱風歌,你們是怕雨神Mr.正的威力還不夠呀?調侃到一半出現太朗的歌聲──

破音!(lol)

我跟□當場笑到東倒西歪,前面排隊的少女忍不住回頭,一臉「這人也太誇張」的表情。
同為海月的朋友可以理解我們忍不住狂笑的心情吧?XD”

開放入場之前工作人員用大聲公廣播:天雨路滑請大家不要奔跑,但是過了白帳棚檢查站我們還是開始小跑步,傳說中的「野台卡位山丘路跑」就開始了。(笑)時間是下午六點出頭,山坡不是非常陡,有識途老馬的友人帶路也沒跑錯方向,一行人陸陸續續在通往風舞台的小路集合。後面八成有人跌倒,那路確實很滑…穿運動鞋來是正確的選擇!某□此時很英勇地一雙海灘拖鞋登山,還好開場前就換回運動鞋不然我擔心他的腳指不保…。

到風舞台時pura還在排演所以被擋了一陣子,此時天空完全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態勢,小路上擠滿觀眾,興奮期待的熱氣讓我們汗流浹背,路旁鬍鬚張的叫賣聲卻一如往昔,滷肉飯~花枝丸~說得沒吃飯的一行人飢腸轆轆。一邊熱一邊餓,忽然聽到有人大叫,開始入場了!感受到後面一陣騷動,為了搶好位子&不被推擠甚至踐踏,我很快地開始跑,眼睛盯著地上快速移動的腳而不是前方,不知為何往前看有一種馬上會跌倒的感覺。以舞台下手(左側)奔跑了一小段距離,竟然卡到第三排!不是正中央不至於出不去,也不會太邊,一抬頭正好就是下手,超!清!楚!三次在the wall都站很遠,不知道原來前面會這麼清楚啊(感動)如果不用遭遇令人反胃的推擠,以後說不定每次live都想衝前面。(笑)

由於表演順序更動,Plastic Tree是風舞台的第三個表演者,前面是naan跟te’。

1. naan

Naan只有兩個人,吉他(兼模擬BASS)+主音+小喇叭,鼓手+效果+笛子,因為背對鼓手所以一直沒看出來笛子音是吹的還是合成…。調音的時候天氣還OK,結果好不容易鼓調完了開始下雨…那些名貴樂器+電腦都很怕水的,室外live對電子產品真的是一大威脅。Nano是北歐風格的冷調後搖(post rock),台上兩個人都很冷靜的樣子,話也非常少。曲子的起承轉合很完整,由一陣風過竹林般的聲響開始,逐漸激昂再和緩,結尾又是那風聲,有點像在詮釋進入深山看見的幻境,可能是精怪、或許是神靈,但最後一切歸於空寂,像是一場□麗的夢。(以上是我掰的謝謝)吉他手拿起小喇叭時我楞了一下,旋即想起朋友說後搖大量使用古典樂器,不過下一秒就噴了…第一次的喇叭演奏超像嗩吶音!XD 不過後來就是很正常(?)的小喇叭演奏了。吉他撥一撥要彎身去撿地上的喇叭很有趣。(笑)

2. te'

一般野台一團結束表演後會有休息時間,這天因為颱風,staff處於接力狀態,一團完馬上手腳迅速開始撤、另一團的人馬就開始安裝設備。前方的喇叭、後方的電腦都蓋了防水布,我一抬頭看te’的鼓…蓋著毛巾?!

「…像是浴室裡怕弄濕所以蓋上毛巾」
「…然後洗澡的時候一開蓮蓬頭就發現,還是會濕」

好蓋毛巾應該是為了吸水。(笑)te’已是第三次來台,之前buchi在BLOG提過他很喜歡這團的表演,朋友也給了我音檔,那時聽到的曲子感覺是抽掉vocal的□金,不過沒有真正的□金那麼暗,就是鼓&BASS節奏很重。Nano跟te’的鼓都在下手角落,正好是我們面前,鼓手set時我一直看他,四名團員只有他穿的T不是□色,因此一直到開場我才確定他是團員不是staff。(笑)這位叫tachibana的鼓手技巧一流,看他反手敲鑼的時候我嚇到;手臂非常非常漂亮,有肌肉但不過份結實,手筋適度地浮突,非常令人著迷的一雙手,還有著親切的笑容。團長是最低調的吉他手kono,看起來是個穩重的好大哥。

長髮捲毛BASS手masa,有點像《派遣女王》裡面的東海林主任長髮版,煽動之外還負責說話,而且莫名地有笑點,連平淡無奇的「我們是叫做te’的樂隊(te’というバントです)」不知為何下頭都笑成一團。他今天的名言是「台灣~LOVE」,下面叫好兼大笑,他自己也覺得好玩,講完又說「這是怎樣(何それ)」,後來快結束時直接拿這個當梗,他一聲「台灣~」下面就接「LOVE~」,「台灣~」「LOVE~」,masa:「這是怎樣(笑)」,是個很開心的人。甩頭、煽動觀眾都很上手,還跳下舞台跟前排擊掌,接著爬上左邊的燈柱做齊天大聖狀,非常hyper,事後check另一位吉他手hiro的BLOG才知道,他事先就爬過一次確認燈柱能承受自己的體重。(笑)

吉他手hiro是另一個怪咖,開演前先是因為太低調被友人A任成staff,又因為纖細+短髮離子燙的文藝青年造型,被點名是文弱總受,誰知道樂聲一起他就變身了。原來…文青是文青沒錯,不過是開關一開就變人格的psyco系文青!(lol)就看他一個人用各種姿勢搖頭、甩頭、跳躍、轉圈、起乩(喂),一頭飄逸的離子燙整個濕透了,最後還拔了麥克風「台灣!台灣!!」地亂吼,整個很有嘶吼系主唱終場破音+情緒失控的FU。他在日記裡說,有下雨那種觸電觸電的感覺XDD

Te’的表演非常精彩,雖然有朋友表示低音調得不夠強,不過對我來說已經很恐怖了…再強心臟可能會受不了要逃出去,聽說25號的MONO音牆猛到不少人落荒而逃。(苦笑)表演結束時安可聲此起彼落,除了專程來看te’的歌迷,相信也有不少主要目標為pura/LM.C的朋友,也情不自禁開口了吧:P

3. Plastic Tree

Te’下去之後四周明顯開始騷動,接著是Plastic Tree的演出。Naan跟te’的鼓都放在下手角落,我一時很認真希望buchi也把鼓架在那裡,不過他當然是遠遠退到後面去了。(笑)調音的時候觀眾爆出尖叫,是buchi!buchi很小一隻,黑髮黑眼影黑衣服…現在又是黑夜,你們可不可以不要這麼隱形啊…(囧)接著staff拿出弦樂器架在下手舞台的架子上。

「…綠色,四弦」
「是正正!」

因為風舞台一直有上手下手兩側交換的習慣(不知道是不是線路問題??),我們一直在猜會看到固定位置是下手的正正,還是兩側交換看到akira,結果出現綠色四弦琴,那就Mr.正啦~akira的深紅色吉他staff調好之後也架在地上。上手下手側都架了麥克風,一般是合音用的,就在猜要唱什麼?兩個人都合音的…該不會運氣那麼好來個「Psycho Garden」吧。(笑)還有紅色太朗的吉他,因為在外面已經聽到「淚腺回路」的彩排,對這把吉他的出現並不感到訝異。此時我盯著麥克風架,心想好近啊~之前在the wall站的是台階,從沒這麼接近過舞台,心情有點激動。他們近看是什麼樣子呢?莫名地少女心兒怦怦跳~(被揍)

究竟怎麼開場已經記不清了,反正就是尖叫吧(笑)
情緒點燃的瞬間前排許多人舉手,我從空隙中看出去,就看到了正正在面前,好近!好近!天啊好近…(失語)

正正穿著胸口印彩色圖案的T,下面是黑褲子,外罩黑底白點背心,就是Neo Genesis 26裡面那個造型,只差背心拉鍊是拉起來的。正正頭髮表面是金色、最底下10%是黑色,稍微set過有點澎鬆,眼妝很濃很黑,皮膚卻白得不像話,脖子隱隱約約看得見筋,真的很像一只僵屍或者惡魔。Akira在上手,黑褲子+深色襯衫,裡面是黑色背心,搞笑的是他頭上戴著紫色的發光小角!(lol)聽說週六四子逛野台的時候,除了buchi其他三人都戴了一樣的東西,絕對是在那些賣螢光棒的攤子買的。看到akira戴小角出來我整個人笑到快翻XD 太朗依舊最後出來,穿著可能是GADGET GROW的多層次上衣(上衣+背心+外套,右邊胸口別著愛心形狀的胸針,就是去年大港那套)、黑色緊身長褲,看到第一個反應是…太朗你會熱死(汗)明明是個超會流汗的人卻穿這麼多呀!他眼妝跟正正一樣□,頭髮□得發亮,瀏海照樣長得蓋頭蓋面,跟眼影連成一氣讓人看不清他的眼睛。

「你就一定要花很多時間寫外表就對了」
「………」

好,反正他們就長那樣,buchi太後面了我看不見呀!據說他穿著一個月前我跟朋友原本要買給太朗當禮物的上衣…。沒買是對的,如果buchi穿了那表示太朗穿不下(毆)尖叫聲此起彼落,不過因為是室外,還聽得出自己叫什麼。太朗雙手合十拜了拜…呃,是打完招呼,把吉他背了起來。

曲順from PTT,感謝各方大神m(_ _)m

01. イロゴト
我心想怎麼,一開場就要唱淚腺回路啊?結果正正那個「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這樣寫很難理解請大家翻歌出來聽就知道(毆),前奏一刷下去尖叫聲馬上標高──是「イロゴト」!沒想到會唱這個,還以為會用「不純物」或者「眠れる森」開場呢。太朗的聲音照舊很飄,真是個很有趣的聲音。キスをして~唱下去大家都快融化了(笑)接下來…就很high然後失憶(喂!)

02. アローンアゲイン、ワンダフルワールド
唱完イロゴト大家還很興奮,趁著曲聲逐漸消失繼續尖叫。然後又是一陣熟悉的前奏,吉他、BASS整齊畫一地刷下去,是「Alone again, wonderful world」。初次聽到這首歌的海月、因為電視播這首歌才想來的人都很high,正正比出了「噓」的手勢,示意大家安靜欣賞。發行時不覺特出,聽久了卻是難得的佳作,那份孤寂像是微風拂過全身,雖然輕微卻久久無法擺脫…。開場前在想弦樂器前的麥克風要做什麼,正正就在這首歌合音了,「alone again」&副歌同樣音調的地方他都會開口,很細很高的聲音,不過不仔細聽容易忽略。不知是沒開嗓還是狀況不佳,最高的音太朗果然唱不上,不過他隱藏得很好,直接往下一個音接過去。唱到後半麥克風線忽然掉了,太朗努力把它接回去,博得一陣尖叫(不是應該博得掌聲嗎…)。如果沒記錯整場麥克風線一共掉了三次,掉了他就在場內晃蕩順便把線接回去然後繼續唱…看來那條線承受不住有村先生的暴戾甩動”

在youtube找到這個,不知何時會被刪除(笑) 有村音準很危險請大家多吐槽(喂!)



-MC-
MC說了什麼…呃,好像樂器聲都停了、太朗站定位置這段時間,下面叫得亂七八糟。然後我們的有村小朋友按照往例,先「呀~」「こんにちは」「你好」地打了招呼,然後說了歪歪扭扭的中文:「我~悶~西~Plastic Tree~」。不要打我,他說起來就是這個TONE!(爆笑),還有「窩~洗~有村~龍、太郎」。他還很爽快地拿小抄出來照本宣科,「天氣~不好」「你們開心嗎?」,大家就回答「開心!!」,然後他竟然「Ne~」了一聲…奶什麼奶啊小子!你就是靠這招吃遍姊姊們的吧!(lol)「瞎一首西颱風的各」「下一首是颱風的歌」,接著就是「真赤糸」了。

03. 真っ赤な糸
很妙的是這天一唱到跟雨有關的曲,天上就很配合地開始降雨!因為te’開始天空雲慢慢散去,有時甚至看得到藍天,接下來的pura演出並沒有整場降雨,但唱到歌詞中有「雨」的曲子:紅線、淚腺回路、メランコリック,天空就很配合地都下起雨。原本對紅線沒什麼感覺,在刮風下雨場的場合聽又別有風味,果然現場表演會擦出不一樣的火花呢。

04. hate red, dip it
紅線的「さよなら~」唱完,觀眾拍手的拍手、尖叫的尖叫,就看台上弦樂器二人組換了樂器。我很興奮地想,要彈什麼要彈什麼?慢歌演奏完換樂器的意思,就是等下要演奏快歌吧!跟我有同樣想法的人應該不少,現場有些騷動。然後Alira很帥氣地走到遮雨棚外,撥了幾個音──台下就瘋狂了。是「hate red, dip it」!High歌,超high歌呀!(吼)尖叫聲此起彼落,akira在這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氣壓中,一次又一次彈奏hate~的前奏,每彈一次觀眾就更激動,太朗&正正豪氣萬千(?)地煽風點火,其他樂器加入、太朗悶哼一聲跳起來的瞬間,場子整個沸騰。本就是high歌的hate red一出,前排揮手的揮手、甩頭的甩頭,後方觀眾似乎也很興奮,場地溫度直上,中盤太朗踩音箱跳的時候,下面直爆出驚呼,是種近似於悲鳴的尖叫,實在太有請神歌的味道了:P

陰暗的天色、閃爍的燈光、沈重的鼓點、低頭狂刷的弦樂隊、迴圈再迴圈的主唱…那種氣氛可以說是「詭異」,大家都處於不知名的狂亂狀態。狂亂中的太朗除了跳上跳下好似達瑯(喂),還露了一招拿手的「帶線迴圈」,轉半圈之後把快要纏在身上的麥克風線繞過身體,第一次站這麼前面,終於看到這驚人絕技!(lol)一片起乩請神式爆音+狂舞中,唯一緩和氣氛的是太朗的即興歌詞:他把「HELLO~HELLO~HELLO~」改成了「HELLO~HELLO~你好~」…你好耶!你好!後面你好由一次變成兩次,最後變成三次!整個從詭異變成了可愛啊太朗!雖然我不否認瞬間有吐槽他「禁止說你好」的強烈衝動

05. puppet talk
延續hate red的氣勢,下一首也是high歌,「puppet talk」。Akira是不是在這時候脫了襯衫?總之staff幫明叔撤了外套(因為他背著吉他一個人脫不下來XD),頗有□道大哥的架勢,露出了裡頭的□背心和滿手刺青,怎麼看怎麼有FU。我們在下面笑著說「脫了脫了脫了XDDD」,真是一群色女…。照理說樂器都怕水,電子樂器除了怕損傷更怕漏電,但是akira往外一踏走出遮雨蓬守備範圍,滿不在乎地撥弄理應非常怕水的纖細樂器。是那股不顧一切豁出去的衝勁,或者是他不服輸硬要跟颱風拼的傻氣(笑),在風雨飄搖的夜色裡異常耀眼。

-MC-
中間有個短暫MC,我記得太朗又掏出那張小抄,不過只說了一句話…而且還是日文(爆)你帶小抄就算了,還偷偷寫在左手上以為我們沒看見嗎?XDD 第一次看到太朗拉起袖子看左手,第一反應是他手真的真的好大啊!轉念一想,live中你看自己手幹嘛?下一秒就開始說中文,原來是人體小抄…。

6.淚腺回路
之前彩排就有聽到所以不太驚訝,而且太朗似乎打定主意以「雨」做主題,那麼選這首歌再好不過了。果不其然「見上げらば僕は雨の檻 ずっとずっと降って」引來了雨,落在觀眾臉上、身上,落在他們頭上、手上、樂器上,渾身發熱臉上卻冷涼的感覺很奇妙,表演的人投入我們也看得出神。翻譯時我形容這首歌是「佇立雨中說著LONELY的詩人」,現場聽也有這種感覺。孤獨,也許是這男人──自稱主色調是藍色的有村龍太朗──最鍾愛的主題吧。

7. メランコリック
接二連三的降雨歌。(笑)淚腺回路是宜人夜裡飄散的綿密細雨,メランコリック則是悶熱盛夏驟降的雷雨,伴隨陣陣耀眼電光,轟隆隆地佔據了視覺與聽覺。場內燈光閃爍仿若閃電,他們在光影交織中動作,メランコリック是青春期的狂暴憂鬱,而天空飄下的是再應景不過的颱風雨…「降り出したのは、雨」。會不會太合作了一點呀、鳳凰。(笑)

8. アンドロメタモルフォーゼ
當樂聲轉弱,台上台下都動得汗水淋漓,我有一種感覺,希望這狂熱興奮永遠不要過去,因為狂熱之後一定就是尾聲了。燈光暗轉,同樣感受到結尾將近的觀眾發出既興奮又依依不捨的聲音…另一種形式的悲鳴。結尾曲是適合戶外的感動系,很長、很平靜的前奏,「アンドロメタモルフォーゼ」。先不論「アンドロメタモルフォーゼ」被說是MEW「Comforting Sounds」的拷貝爭議,現場聽起來仍是很感動的。明與正撥著緩慢地卻堅定的旋律,太朗的嗓音經過前面幾首歌已經完全放開,隨著逐漸激昂的樂曲,像是被某種力量所引導,他也唱出了中盤的高音。

「夢ならね 覚めないで 幾億の夜を越え
 如果是夢 請不要清醒 越過億萬個夜晚
 銀河にね 囲まれて 巡り合うの アンダーワールド
 與被銀河包圍的地下世界偶然相遇」

第一次我對「如果是夢,請不要醒來」這種煽情歌詞,有了強烈的情緒反應。如果是夢,還想繼續下去,哪怕是一個要接受風吹日曬與淋的夢。(笑)太朗奮力刷著吉他,風吹開他兩側的頭髮,露出了耳朵跟後頸,耳環閃著一點亮光。他漆□的頭髮貼在頸子上,很白晰的皮膚,那對比讓我想起日本對□髮的形容:「如同濡濕的烏鴉羽毛」。他演奏得入神,被地上的麥克風線纏住吉他,staff連忙跑來解開,太朗一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模樣,繼續低頭狂刷。

然後我轉頭看向明,就被他奪走了注意力…akira很早之前就一直站在雨中,從下手方向能清楚看見他的側面。仰著頭,高高昂起的下巴、隨風飄揚的頭髮,曲子由寂靜轉入激昂,在樂聲中又顯寧靜,雨水讓我不時眨著眼睛,akira在風中投入演奏的側影,隨著眨眼一次又一次在腦中留下殘影。很美的人,很美的光景。常喜歡上吉他手的原因,也許是因為他們比別的樂手有更多機會,在solo時盡情表現自己吧。(笑)刷到後來akira簡直是忘我了,曲子結束前他歪歪倒倒靠向音箱,整個人一副高潮過後脫力的樣子,這麼形容給K姊聽他爆出一句「好受」。(爆笑)喂!還我的感動情緒來!不過那疲軟的模樣是真的很受。(被打)

080731.jpg

↑迎風面雨的阿明,大圖請參考野台官方圖
結束之後除了太遠看不見的Buchi,大家都開心地向觀眾微笑揮手,太朗自然是泰國人合十手勢連發,退場前沒用麥克風說了聲ありがとう(還是謝謝?),不過觀眾聲太大被蓋了過去。正正此時妖氣似乎少了點,很開心地笑著跟大家揮手。Buchi終於出現在前排的時候送了鼓棒,他真的看起來很病弱,不過表情滿開心的。有位海月說他被鼓棒砸中胸口不過沒撿到…好一個甜蜜的打擊”最後退場的是akira,這也是整晚唯一蒞臨下手的一次,笑得非常之燦爛!此老頭眼妝果然也很濃!燦笑+美麗的側影,我很滿足了~。

----

Plastic Tree結束之後一行人先退到一邊,就聽到後面的人說「突然可以往前了o_0」。其實這天我是跟媽媽鬧革命(?)才出來的,加上週五已有感冒跡象,這天決定捨LM.C而去,對不起小愛~~對不起MAYA~~(哭)於是脫隊去搭捷運,路上本想脫下雨衣比較美觀,一脫卻發現上衣+內衣+褲頭全都濕透,雖然因為看表演太high體溫上升,但等會夜風一吹體溫降低──穩發燒!所以只好包著雨衣先買飲料,再去捷運站廁所換上預備的衣服,心滿意足地回家。(但我還是感冒了!)
從前排撤退的時候望向天空,竟然看見一顆亮眼的星。多麼奇妙的夜晚。

披著雨衣離開風舞台,走過攤販林立的通道,鬍鬚張的攤位仍然陣陣飄香,周邊攤位叫賣著T-shirt。兩側是昏暗燈光下的閩南式建築,想起排隊進來的時候,就像入了同學家四合院,怎麼現在看來竟有一種古老神秘的氛圍。夾道的攤位加上四周此起彼落的人聲、試音與演唱此起彼落,不像夜市卻像「千與千尋的神隱」,踩著磚頭鋪成的山路,忽然覺得一回頭一切就會成空,這些大大小小的舞台、台上台下興奮期待投入的人們,一切都是夏日午夜一場美麗的夢…。

補充水分之後眼眶有點濕,方才沒掉淚的我也許不是冷感,只是缺乏水分。再見了,第一次的野台。雖然他被說是不台灣的一次野台,不在地的一次野台,這樣那樣的一次野台…但是我很開心,可能你們、他們也很開心。一場活動變成什麼模樣,會受到各種因素影響,我也不會說「大家開心最重要」,只能說謝謝所有參與這場盛會的人,我得到了開心的夜晚。謝謝你們。Thank you all。
誠摯地希望哪一天,再次相見。

----

另,about Mr. 正。

一定要說,今天看到的正正完全不是我以為他應有的模樣,不是去年那個內向悶騷、演奏時發瘋說話時卻害羞又紳士、會可愛地抓抓頭的正正,今天的他──

是‧個‧傲‧嬌!(爆)

從開場開始這人煽動的手勢就不斷,舉凡攤手叫你come on、舉手要你跟上、張口吼叫狀,在足夠維持他紳士形象(?)的情況下,能想到的煽動方式都用上了。煽動還不打緊,紳士長谷川也能煽動,問題是他臉上那睥睨一切的神情,完全就是寫著「賤民們崇拜我吧」,燈光打在他身上,眼睛竟然不時會發光!會發光!跟一群站在下手的海月確認過了,就是會發光!像極了什麼非人生物(笑)我一直知道他有魔王MODE,沒想到還有女王MODE,真是太神奇了。加上彈吉他彈到疲軟的隱忍akira、臉色發白的病弱buchi,台上根本就是有村老佛爺與他的後宮狀態…(被揍)

以上,不純的補充XD

----

很閃的29日送機report努力中。媽媽我累了!(囧)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joewind
  • TITLE: Re: 野台終日˙「接下來是颱風的歌」
    SECRET: 0
    PASS: f806a070f6cec9976cebc63bbb96507f
    TAT野台终幕真是很令人难受的消息

    看别人的report是一路大笑,看到冬音的觉得有些感动
    给冬音的外貌描寫和气氛描寫大拇指XD

    btw友人老是说明像空调修理工、昨天又看到小乔说他像卡车司机(哭),所以明脫衣那段被脑內处理成了「卡车司机累了」的片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wun
  • TITLE: Re: 野台終日˙「接下來是颱風的歌」
    SECRET: 0
    PASS: d9b1d7db4cd6e70935368a1efb10e377
    我看到AKIRA出場戴螢光惡魔小角心想是我眼花了吧是我眼花了吧。
    那個人不是akira....沒想到真的是....
    最後那段狂刷的吉他跟bass很棒,
    當時我像是被吸進音浪一樣,感覺似乎會就這樣持續不歇一直下去。

    上次在THE WALL看過魔王mode的正正,女王mode....(抖)可是我想看
  • 小喬
  • TITLE: Re: 野台終日˙「接下來是颱風的歌」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傲嬌不是清信嗎(顫抖)
    本次野台這兩人是不是交換人格了....
    不過聽你這麼一說真的有傲嬌到

    嗚啊.....我也好想仔細的看akiraTAT

    空調修理工可以進化成水電工嗎(喂)
    明叔你又有新職業了(泣)
  • 拉拉
  • TITLE: Re: 野台終日˙「接下來是颱風的歌」
    SECRET: 0
    PASS: ec6a6536ca304edf844d1d248a4f08dc
    太精采了啦!!!!!!!!!!!!真的超級精采!!!!!!!!!
    冬音的report超級精采喔喔喔喔喔喔喔!!!!!!!
    吼對啊那個紳士正正:果然是露出一副"賤民們崇拜我吧!"
    根本就是對我這個M的調啊!要死了!

    前面那bass我很愛,所以一聽到就知道是那首好高興!!!
    太朗真的穿太多了啦!

    正正先生在機場又變回那個樣子真的是我只能說他很可惡...
  • 沙攤拖登山勇士
  • TITLE: Re: 野台終日˙「接下來是颱風的歌」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有村老佛爺、還我美好的明龍來謝謝!(被毆回冥王星)
  • 玫瑰
  • TITLE: Re: 野台終日˙「接下來是颱風的歌」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冬音
       應該是吧XD"
       (如果不是舊打擾了=口=)

       是說 
       我是玫瑰:目

       冬音的記憶力好好
       受不了…
       那天看完LIVE差不多就忘了…
       
       除了幾個高潮點:)

       謝謝你,我又找回那種感覺(拭淚)
  • 冬音
  • TITLE: Re: 野台終日˙「接下來是颱風的歌」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joewind>
    基本上那脫衣不是「卡車司機累了」,是「卡車司機發威」(毆)
    明叔怎麼會這樣就累呢~他應該要耐操有檔頭才對呀~
    (後面這句聽不懂請不要問了謝謝)

    wun>
    對螢光角我倒是沒很震驚,畢竟他是個穿過布偶裝的男人...。
    很想很想沈浸在的音浪裡,可惜夢終究要醒。
    下一個實際的夢什麼時候出現呢!快來開個唱呀!>D<

    小喬>
    清信老大不是傲嬌,他是史上最強元配(喂!)
    阿明現在是綜合修理工吧?冷氣不冷請找:耐操好用有檔頭的阿明師...
    (我有一天一定會被阿明的電波逼得當機orz)

    拉拉>
    謝謝你的厚愛(紳士鞠躬)
    不過你這麼高調地承認自己是M沒關係嗎?XDD
    無限推崇機場的大好人正正呀~~(回想)

    勇士>
    你這稱號要用多久啊太有笑點!XD
    明龍也是OK啦,請你家阿明吃個5公斤回來謝謝orz

    玫瑰>
    沒錯呀我是冬音...你怎麼找到我的?!XD
    很高興report能讓你找回感覺,我們一起回味,一起期待下次吧:D
  • 目茶
  • 其實我一直覺得他講的是"上一波新颱風剛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