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極度流水,而且說到一半還離題||||||*

昨晚突如其來一通電話問我「要不要幫忙拍片」,原來是成天與藝術人朋友交往的表兄。頻頻發問也只得「演咖啡廳裡喝咖啡的路人」這個乏善可陳的回答,就連服裝他也說「穿喝咖啡時穿的衣服就好」,一整個令人膽戰心驚的籠統,不過想說為了兄長就去吧。不上班的早上八點半集合是個難處,我七點半搖搖晃晃起了床,條紋長襯衫塞進牛仔褲褲頭,半長不短的頭髮紮成馬尾,薄薄畫了點妝,就這樣去趕八點一定沒位子的公車。


沿著安和路沒走多久,就見我那T-shirt五分褲,外型比劇組還劇組的老哥,和與他同樣一身casual、飄忽的眼神說明他已經走了幾天爆肝行程的朋友。一問之下才知道此位朋友是本次的製片,老哥是製片的好友,於是我就成了製片的好友的親戚......好個剪不斷理還亂的關係。拍攝地點在誠品敦南旁邊的咖啡館,狹小而有「藝術氣息」的室內放著劇團的照片,外頭數張撐著陽傘的室外咖啡座,靠牆有陰影的位子上已經坐滿花枝招展青春無敵的少女們。「坐下來等會有早餐」,老哥這樣交代,又拖著腳步放煙等人去了。大概是習慣了劇組有陌生人,抑或是太不習慣有陌生人不知如何開口,不然就是根本沒想到要與陌生人攀談,反正少女們沒人對我哼一聲,姊姊於是向面前有空位的少女借問,得到了剩下唯一一個能夠遮陽的座位。

早餐有幾片法式土司夾火腿、一個塗了鮪魚醬放上小黃瓜的鬆餅,那樣的法式土司我是第一次吃到,不但火侯恰當,難得的是連調味都恰到好處,甜而不膩。冰紅茶在這天氣格外消暑,雖然頗害怕裡頭浮沈的冰塊,還是啜了一兩口,無糖、很濃。然後與面前戴墨鏡穿細肩帶的少女交談,再呼喚另一位剛進來沒位子的少女跟我們一起坐,然後就剩下我與這後來的少女相談甚歡,墨鏡少女與他的伙伴們聊天去了。這是個寬鬆T-shirt五分褲打扮的少女,與我那casual老哥如初一轍,更妙的這竟然也是老哥call來的幫手,豔陽高照我忘了他自己介紹怎麼說,總之跟他聊天很好聊,他不用遮遮掩掩,我無須擔心自己爆出不該說的話,話題轉向現場其他成員,很明顯有兩個T。

一個穿著粉紅色襯衫,傑尼斯髮型,白白嫩嫩的手,笑起來很小動物的親切;我開玩笑去拉他的手說「你骨架好小」,他回「你跑過來就是為了摸我的手嗎?o_0」「不然我摸其他地方也不太好吧XDD」,一整個很有調戲到年輕小男孩的FU,唉,我老了。另一個高佻纖細,帶著幾分魔性,染成微微帶橘色的金褐髮中間高高豎起,竟有幾分Tilda Swindon*的味道,只是沒那麼陰冷鋒利。為了角色換上侍者服,還真是只能用一個萌字來形容.......(毆)午後因為陣雨無法拍攝,他到我們這來抽煙休息聊天,也是個親切的人,順便讓我飽了一頓眼福。(笑)

雖然有親切的朋友聊天,不過拍攝進度實在很糟。人員沒經驗,從set、化妝到實際開拍,至少也花了兩個小時,開拍沒多久又下起大雨,只好匆匆收拾。臨時演員大概是劇組?導演?還是誰的同學,劇組淋得一身濕,他們卻悠哉在咖啡店裡吃午餐,大概是不能弄壞妝吧...我這原本要當臨演後來變成劇組小妹的局外人,看了覺得很妙。看一群花枝招展的女生在那吃食,雖明白他們也無奈不能早拍完早散,不過身為工作人員,心情會有點國罵的。(笑)也許真正的片場明星/演員也是這樣,主角們為了保持儀態需要人多方照顧,工作人員個個當牲口在收拾,看著雨中搬運而全身濕透的男生,不難理解報紙若說哪個明星懂得問候,劇組很容易感動得飛上了天。

結果當我下午四點多離開現場,進度只有一顆(好像是一個鏡頭的意思?),晚上要拉到其他地方,估計明後天還得回咖啡廳,不然無法連戲。雖然好奇成品會是什麼模樣,不過我比較在意那個相陪聊了一天的朋友,和兩位估計不會再見面的美人呀。謝謝你們給了我愉快的一天。次日翻網站突然發現拍攝當日(5/27)是Paul Bettany的生日,雖然沒入鏡也沒幫上忙,至少是人生第一次在(業餘)拍片現場晃蕩,也算是個紀念吧。Happy birthday, dear PB. Looking forward to your new movies!

----

*Tilda Swindon:活躍於電影、劇場、文學、時尚界的英國女演員,以《美麗佳人歐蘭朵》成名,近年來大眾熟知的作品包括《驅魔神探:康士坦丁》裡頭將基諾李維踩在腳下的大天使次長加百列,以及《那尼亞傳奇:獅子、女巫、魔衣櫥》中寒氣逼人震懾四方的冰雪女王。高聎纖瘦,與其說女演員,那中性的外表更給人陰冷銳利英倫男演員的印象。昨天在紀伊國屋看到一本fashion magazine有他,偏偏是一個字也不懂的義大利文...為何不給我英文雜誌,這樣至少還能以學習之名衝動購買呀!(被揍)

創作者介紹

泠泠夜歌

冬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